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四十七节  残局(二)

cnkhtd16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102团和189团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虽然在心里上大家老大的不愿意,可是也没有办法,只能执行命令。大家在收拾完战友的遗体和缴获的战利品后,心情低落的上了路,马洪还想搞一搞小动作,他向闫为民提意,用封土城军械库里的库存炸药把封土城变成一座废墟,正在喝水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102团和189团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虽然在心里上大家老大的不愿意,可是也没有办法,只能执行命令。大家在收拾完战友的遗体和缴获的战利品后,心情低落的上了路,马洪还想搞一搞小动作,他向闫为民提意,用封土城军械库里的库存炸药把封土城变成一座废墟,正在喝水的闫为民听后,一下子把刚刚喝到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通国骂出口,直骂的马洪睁不开眼,嘴里还老是嘟囔着不就是一个想法吗?我又没真做,而受伤的教导员汪洋在听到此事后,拄着拐托着受伤的腿也对马洪进行了一翻思想教育。上面的要求不仅不能毁坏一座Y南的房屋还要对战斗中被击毁的废墟进行清理,对受伤的Y南老百姓进行救治,还要把多余的粮食分给没有饭吃的Y南老百姓,虽然战士们和基层的军官对于这一点很不理解,甚至可以说还有很大的抵触心理,但是做为军人他们还是照做了。

以德报怨从来都是Z国人的做法,虽然他们吃了亏,付出了代价,但是他们从来不欺负人,从来不抵毁人,对人、对事对其他国家也是这样,这不是懦弱,而是无畏。

随着我军部队的逐步撤离,几个小时前还战火纷飞的封土停止了喧嚣,整个城市陷入了一种异常宁静的气氛当中,有一些大胆的Y南老百姓走出了他们的家,在发现了Z国军队已经走了后,大吃了一惊,在他们看来,凡是到Y南来的外国军队,这几十年间,没有不强东西,不杀人、不放火的,F国人是这样,M国人也是这样,Y南政府对他们说的Z国军队也是这样,可是他们没有想到Z国军队竟然就这样的走了,不光没有乱杀人,强东西,竟然连他们的家门也没有迈进一步,就算是不打枪了,这些外国兵竟然放着可以遮风挡雨有床的房屋不进,偏偏睡在大街上,这一点让封土城内很多的老百姓不解,包括那些受伤的、生病的都得到了Z国军队卫生人员的包扎和救治,甚至一些没有饭吃的老百姓也得到他们放到家门口的粮食,虽然不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并没有恶意,更没有害人之心,Y南老百姓看着受过Z国军队包扎伤口的老百姓和面前的一袋袋的粮食,心中不由的感叹道,天呐!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呀,太不一样了,这和Y南政府所宣传的Z国军队的残暴有着天壤之别,和以前进入Y南的外国军队的差别也太大了。

Y军337团驻地。

“快快!这些东西能带走的全部都带走,如果不能带走的,就地埋掉,记住位置就行了。”阮成站在一堆物资的根前对着管后勤的一个军官叫嚷道。

“团长!这么多东西的确都带不走,坦克车和装甲车又不能当拉货的货车,能不能搞一些货车来拉这些东西。”军官一脸愁苦的说道。

“我到那里搞货车去,大军用货车都被调去拉武器弹药去了,这些坦克和装甲车还是给装甲团的李团长说了好些好话人家才来帮着来拉的,要不是咱们驻地还有这么多的东西物资,也早就让你们撤了。”阮成怒道。

“要不给多给我些人手也行,这一个排的兵那里够呀!这些东西可都是咱们好不容易才从上面要求来的,全是M国造的物资 ,全丢了可惜呀!就算是埋!咱们的人也不够呀!”军官哀求道。

阮成叹了一口气,“唉!大部队全部被调去组织第二道防线去了,Z国人的推进速度很快,一但劳山上的金星师全军湮没,他们就会全速开进,到那时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快点吧,能装多少就装多少。”话到此处,阮成看一眼一脸为难的Y军军官,“实在不行就炸了吧,我也知道你不舍得,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总比让Z国人拿去当战利品的好。”

Y军军官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搬起了物资,向装甲车上装,他的眼角闪过一丝泪痕,阮成也没有再作声,而是挽起了袖子也干了起来。

“阮团长!……阮团长!……”这时一个Y军装甲兵军官从一辆坦克车内跳了出来大声的叫道。

“怎么了!”阮成没有好气的说道,突然他的神色一慌,好想像起了什么似的,“难道是Z国人到了!”

几个Y军军官和士兵一听阮成此言,顿时都吃了一惊,望向Y军装甲军官。

“那到不是。”Y军装甲军官的话一出口,顿时几个人才松了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都呆在当场。

“刚刚接到上级的最新战报,说是原本驻扎在封土的Z国军队,突然在今天早晨撤走了,现在正在向北部边境地区缓缓的开进。”Y军装甲军官一脸不解的说道。

“什么!”阮成一下子呆了,不光阮成呆了,连带着其他的几个人也呆愣在了当场。

过了好一会儿,阮成才反应过来,“是真的吗?……Z国人撤走了……”阮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战报上说是通过封土的我军侦察人员和民兵,他们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并且M军的电台测向队也证实现在Z国军队的通信电台正在缓缓的向北部边境地区移动。”Y军装甲军官说道。

“这个……怎么……怎么可能呢!”阮成还是很不解,当然对于这种变化,阮成真得不能接受,“那上级有没有别的命令呢?”

“这个还没有。”Y军装甲军官答道。

“稀!~这是不是Z国人的一个圈套呢?”阮成狐凝的说道。

“不清楚。”Y军装甲军官接着说道,“另外,据……”

“据什么!还有什么消息快说!”阮成迫不急待的问道。

“阮团长还是你自己看吧。”说着Y军装甲军官就把一份刚刚接到的战报递给了阮成,阮成几乎是抢过来一般。

“据战报上说,从封土我军内线的民兵报告情况上可以确定,撤退的Z国兵并没有损坏封土的一件建筑,相反还把一些在交战中击毁的建筑做了简单的清理,把道路给通了,连受伤的我方老百姓也得到了Z国军队的救治,就连不是受战伤的老百姓也得到了Z国军队医护兵们的救治和帮助,在交战后,疲倦的Z国兵并没有进入老百姓的房子里休息,而是选择了在大路边和废墟上休息,所过之处与老百姓们秋毫无犯,甚至还有的Z国士兵把自己的一部分口粮留给了没有饭吃的老百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是什么意思?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呀?”Y军装甲军官不解的说道,但是其目光中却不由的流露出一种极为尊敬的神色。

阮成看着战报,听着Y军装甲军官的解说,长时间没有说话,但是在他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他去过Z国,并在那里的昆城学习了半年,当时正是ZY关系最友好的时候,两国还时常的进行交流,Z国给Y南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以及大量的物资,尤其是在几十年前Y南闹独立时,那十几年Y南和M国打了一个长时间的持久战争,而Z国一直是在其背后默默的支持着Y南,支持着Y南的民族独立战争,不仅提供给Y南大量的军用物资,武器、弹药、粮食、被服、还有战略技术,甚至Z国军队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还直接派遣军事教官来到Y南人民游击队中来教他们如何打仗,如何从游击战向运动战转变,当时阮成也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来到了Z国的昆城军事学校学习了半年,实话说阮成对Z国的印像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崇拜,他们为人宽厚,待人真诚,即便是自身强大,也从不欺负弱小,可是接下来在打跑了M国人后,Y南的当权派竟然在S联的支持之下和Z国为起敌来,几次在边境上挑起事非,西元79年时,万般无奈下的Z国向Y南发动了一场极为有限的自卫反击战,当时整个北Y南落入了Z国人之手,边境上的Y军十几个师几乎在一天之间就被歼灭,就连Y南首都哈内市也直接暴露在Z国军队的进攻兵锋之下,要说当时如果Z国军队发一发狠,哈内市早就给荡平了,可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Z国军队竟然撤兵了,之后两国在边境上打了近十年的胶着战,头几年两国刚刚修好,关系刚刚的有所缓和,可是这个时候,Y南当权高层竟然又和曾经侵略过自己的M国勾结到了一起,在南海、和北部边境向着曾经的恩人Z国挑起事端,这种背信弃义,与往日的敌人勾结与往日帮助过自己的朋友为敌的事情,他阮成的心理其实感觉很不爽,甚至有些厌恶,可是他是一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只忠于自己的国家,不得不面对自己以前的朋友,不得不面对自己以前的老师,并且和他们为敌。

“他们是真的撤走了,他们还是那样的善良。”说到这里,阮成的眼中有一丝泪痕,是感激,也是激动,是惋惜,也是后悔,可是他只能代表他自己,而不能代表Y南的当权者,而且这些话他不能说出口。

“如果真是Z国人撤走了,上面怎么不让咱们追击呢,这么好的机会。”Y军装甲军官嘴中嘟囔了一句。

阮成看着这个年轻的Y军装甲军官,可能他没有经历过那一段ZY友好的蜜月时期,受当今的Y南当权派的鼓惑太深,看着这些阮成的心中就有气。

“你想一想,如果他们真的是一个圈套的话,Z国人会全面的撤退吗!而且他们不损坏咱们东西,咱们还这样报复人家做什么!还有即然我们已经做了背信弃义的人,就不能保留一点良知吗!再一个如果你去追击,以咱们现在的势力,你想会占到什么便宜吗!没准人家又会回过头来呢,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无知!”阮成不由的骂了一句。

Y军装甲军官的脸上十分的不好看,低下了头。

“好吧!命令部队大部队原地待命,派三连和四连还有卫生队,向北开进,救助失落在丛林里和和敌占区的我军士兵和老百姓。”阮成下达命令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