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欣赏美国的教育体系。有些地方恰恰和中国相反。比如,真正的名牌大学都是私立学校,他们得靠教育质量多出精英取得生源,让全世界的学生宁节衣缩食交惊人的学费也要挤进来。政府投资的州立大学,社区学院则是作为全民教育的普及机构,虽然不能像小学中学那样享受免费教育,但是学费远远低于名牌大学。那些虽然不是神童般聪明而家境又无法缴付高学费的,可以在这里接受高等教育。当然,只能获得大专毕业文凭(AA degree) 。 可是如果你在此聚集了足够的能力,达到大学本科的入学要求,你可以把你在社区学院的学分转过去,这样,在名牌大学里只要读剩下的两年就可以了。这可省了两年的昂贵学费啊。而且由于社区学院的选课的自由,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


但是政府资助的大学和社区学院仍然存在竞争,政府是按学生数量拨款,那就是说,他们仍然需要吸引学生入学。这个制度刺激了州立大学质量提升。像加州大学的10个分校,都先后不同的跻身于世界排名的前100名里了。伯克利大学甚至变成前10名里了。这真不容易。


而中国的二级学院,虽然和美国的社区学院同类,但是由于家长爱子心切,他们的学费竟然比正规大学还高。这个很是奇怪。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言归正传,说说我的同学。声乐课不会有太多人,一个班上也就15-6个学生吧,前面已经讲了一个老太太。现在该讲一个美女了。她严格讲已经不是我的同学了。开学几天,她打扮的性感极了来上课。动不动就把腿翘上了桌子。老师明示暗示了很多次,宁不讲课了也要让她把那条性感美腿放下去。那个意大利人很是讲究规矩的。


老师的教学方法很独特,我记得周小燕的教学法曾经说过,一定要把自然声区练好,再一点点往高里练。但是他却是一开始就让我们练头声。这小姐不干了。直接在课堂上嚷上了“难道不分嗓音条件一律唱高音?”老师解释了他的方法。但是每次唱女高音歌曲时,她都愤愤不平,甚至直接站到门外去。直至有一天,老师迟到了5分钟。他解释道,是因为一个女同学有些疯狂,状告到教务处,他们一起沟通了很久,可惜无法协商。以至于他迟到。最后他宣布她不会再来了。


谁啊?每个人东张西望,几堂课以后,我猜出来是这个性感美女。她再也没有出现。


另一个是一个男生,他明显的有点智障,穿着几乎掉梆子的球鞋,永远是那套脏兮兮破兮兮的蓝色运动衫。一条乌黑的天蓝色化纤的围巾总是围在脖子上,头发脏成一个正版鸟窝。他根本无法唱歌,永远跑调。但是他非常认真,闭着眼睛努力地分辨,还买了个什么小设备,当他发声不正确时可以从那个仪器上看出来。可是于事无补。他虽然不能和人正常沟通,但是有时他会突然冒出一段非常哲理的话。老师常常说他其实很聪明。有一天老师在课后和他讨论他的困难。主动提出可以在课后帮助他(这可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啊,可惜老师从来不给我们这个优惠)。但是他丧气的摇摇头,表示那也解决不了他的缺陷。尽管如此,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尊重他,他从不落课。所以,根据老师的标准,他也是可以通过考试的。


第三个是一个英俊呆了的小帅哥,他永远是拿着他的滑板在最后一分钟冲进教室(难道他是踩着滑板来上学的?),常常迟到,缺课。一天老师问起谁愿意做示范,他立刻起立站在了台前。一开口,哇,很棒的男高音。老师和蔼的问起,你是不是在某某乐队当主唱,他说是的,老师说你的嗓音条件很好但是发声方法很错误。给他了许多指导。最后嘱咐他既然在乐队当主唱,如果发声不对,将伤害他的嗓子。“我希望你不要和我一样养成坏习惯。” 小伙子是一块好料,可惜一定是到处赶场子缺课太多,我估计他是不会通过考试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