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团 正文 第四章 潜伏狙击 1

大沿帽 收藏 2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URL] 潜伏狙击唐汉第一次看到丁如风的枪是在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两人潜伏在一个楼顶狙击日本士兵。 丁如风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支被拆散了的狙击步枪,这是一把德国制造的狙击步枪,性能稳定精良。丁如风在组装的时候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一般。一分钟不到,丁如风已经把枪组装好了。 此时的丁如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


潜伏狙击唐汉第一次看到丁如风的枪是在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两人潜伏在一个楼顶狙击日本士兵。

丁如风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支被拆散了的狙击步枪,这是一把德国制造的狙击步枪,性能稳定精良。丁如风在组装的时候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一般。一分钟不到,丁如风已经把枪组装好了。

此时的丁如风就如他手中的枪一般坚硬,冰冷,无情。

两个日本兵在街头巡逻。

丁如风静静地站住,一双眼睛如刀一样锐利。他的枪就放在他的身边,他忽然抓起枪,瞄准,开枪,两声枪响,两个日本兵应声而倒……

然后丁如风开始把枪拆掉,一件一件地重新放了回去,只片刻,他已经把箱子背在背上,淡淡地对唐汉说了句:“我们走!”

在远处狙击敌人的好处就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即使暴露了自己,也能从容地离开险地,这无疑是与强大的日本鬼子战斗的最好办法。

血魂团在迅速地壮大。几个月之后。成员已经近百人,血魂团在厦门各个地方都有秘密联络点。这个时候加入血魂团之中的有一个热血青年张弩,曾经是厦门印刷厂的排字工人,他有头脑,有文化,很快就成为了血魂团的领导之一。还有一个就是蔡妮的闺中密友蒋渺,她也是一名教师,年轻美丽。曾经被日本鬼子伤害过的上海戏团的张艳秋与纤纤都加入了血魂团。

蔡妮的家中,正在召开血魂团的高层会议。

“只要日本人和汉奸一日没有被消灭光,我们血魂团就不会停止行动,但是该怎么行动,大家说说有什么最好的办法?”唐汉最先发言。他的身边有蔡妮、蔡英杰、黄明、黄百戈、张弩、蒋渺、潘文川、丁如风。

“我的意见就是暗杀。每天杀几个鬼子,一年也要杀不少的鬼子。”丁如风说。

张弩缓缓地看了众人一眼,平静地说:“抗日是全中国人民都应该做的事情,只要我们全中国的人民团结起来,就一定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但是我们现在不能把全中国的人民团结起来,我们在厦门,可以把厦门的中国人民团结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听。

“我们该怎么团结他们?我们要让厦门的中国人都知道我们在干什么!然后,他们会主动地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大,敌人也会被我们一点一点地消灭……”张弩继续平静地说。

“我的意思就是在厦门人多的地方散发传单,做快速的演讲,让日本人恐慌,让我们中国人觉醒。”张弩的提议得到大家的认可。

负责印刷制造传单的是蒋渺、蔡妮、潘文川,厦门的大街小巷里常常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地贴上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还我河山等等,传单上都有血魂团的字样。


五老峰前,南普陀寺。

现在寺庙里只剩下两个僧人,一个是住持觉斌,另一个是小沙弥悟净。

“住持,日本人来了……”悟净在山门外看到一大群如狼似虎的日本士兵冲上山来,慌忙跑进来报告住持觉斌。从前的南普陀寺香火旺盛,自从日本人侵略厦门之后,寺里的僧人都走了。觉斌不走,因为他是南普陀寺的住持,他要和南普陀寺共存亡。

日本人冲进了寺庙。

这些日本人有三十多个,是厦门警备司令部的预备部队,只有三个教官,一个叫渡边,一个叫平谷,一个叫阿木太郎。其余的是他们的学生。

“佛门是清净之地,施主,请你们离开这里。”觉斌迎着日本人的刺刀,面无惧色。

“老和尚想死的干活。”几个日本兵大呼小叫,端起枪就往觉斌的身上扎。觉斌双手合十,口里轻轻地诵着佛号,一动不动。

“等等。”阿木太郎止住了日本兵的刺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住持,然后命令日本士兵把瑟瑟发抖的悟净拖到了面前。

“寺里还有多少的人?”阿木太郎瞪着眼睛,凶狠地问悟净。

“小僧与住持两个人。”悟净说。

“很好,南普陀寺,皇军的征用,大日本警察,大大的训练,你们两人,为大日本警察服务。”悟净现在才明白,日本人占领南普陀寺,是因为贪图这里宽敞,要征用为训练场所。

日本人把佛门静地搞得乌烟瘴气,乱成一团。

“我要消灭南普陀寺里的日本警察学生。”唐汉听到了日本人在南普陀寺训练的消息之后,和黄百戈、丁如风三人在五老峰上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之后,这么对大家说。

“干,狠狠地打日本鬼子。”黄百戈只要一说起打日本鬼子,他全身的血液就奔涌起来,兴奋不已。

回到黄百戈的家中,唐汉召集了行动组商量行动的计划,张弩有点迟疑,他说:“三十几个日本鬼子,我们现在有那么大的胃口吞下去吗?”

唐汉已经过深思熟虑,他不慌不忙地分析了一下情形:“我有四条理由:第一,南普陀寺附近没有日本驻军,这三十几个日本人是孤军作战;第二,这些日本学生是学员,战斗力不强;第三,三十几个学员的武器正好装备我们血魂团,我们的队伍现在急需武器;第四,我们熟悉地形,在夜间采取突袭,事半功倍。”

经过他的分析,张弩仔细地想了一下,觉得偷袭的可行性很大,问了一下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

“就这么决定了!”唐**大家仔细商量了一下行动计划。

月末,没有月,也没有星光,大地一片漆黑。

近八十名血魂团勇士在深夜潜入南普陀寺。唐**丁如风轻易就解决了天王殿外的两个哨兵,然后进入了天王殿外面的一间草庵,觉斌住持和沙弥悟净被日本人赶到里面居住。

“我们是中国人,厦门血魂团,我们是来杀日本人的。”觉斌和悟净都在一盏油灯下打坐,看见忽然有人闯了进来,悟净大吃一惊,而觉斌却淡淡地念了声:“善哉!佛门以慈悲为怀,但是面对强暴,也只能以暴制暴……”

“我要知道日本人晚上睡觉的地方。”唐汉低声问。

“我知道得很清楚。”小沙弥悟净天天伺候那些日本警察学生,他告诉唐汉日本人都睡在大悲阁,外面有两个哨兵,三个教练睡在大悲阁的偏殿里。

了解了详细的情况,悟净自告奋勇地带他们前去。寺庙里可以隐蔽的地方太多,几十个人潜伏在里面,也没有弄出一点声响。

两个哨兵端着枪站在大悲阁的门前。唐**丁如风两人商量了一下,从正面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过去的。于是两个人从侧面上了大悲阁,用脚勾着屋檐,倒挂金钩垂了下来,两个日本哨兵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几乎是在同时被人从后面捂住嘴巴,脖子被冰冷的刀割断,然后悄无声息地倒下……

唐汉进了大悲殿,里面点着几十盏油灯,只见日本人的枪排成一排,人都是头在外睡成两排,整整齐齐。唐汉挥了挥手,血魂团的勇士们悄无声息地进来几十个,每一个日本人的前面都站着一个勇士,勇士的手中有大刀,有鱼叉,有枪,有刺刀,每一个勇士对付一个日本人。

大悲阁里日本人的鼾声如雷。

“杀!”唐汉一声令下。

“喀嚓!”十几颗鬼子的脑袋滚落下来,有的鬼子被鱼叉和刺刀刺透了心脏,几十个日本鬼子都是在梦中被消灭掉的。

三个教官的房间被血魂团勇士包围住,因为不清楚里面有多少武器,为了避免意外的伤亡,血魂团勇士们并没有破门而入,而是等待他们出来。

外面的忽然响动惊醒了三个日本教官,他们哇哇叫着冲了出来,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把武士刀,赤着脚,而且都光着上身,下面仅仅穿着短裤。他们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居然有很多人,想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三个人背靠着背,良久,他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渡边双手握刀吼道。

“血魂团。”唐汉冷冷地说。

三个日本教官都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死路一条。”张弩说。

三个日本教官都是狂热的武士道分子,他们随时准备为天皇尽忠,所以,他们是不会投降的。“中国血魂团的勇士们听着,久仰中国是礼仪之邦,自然不会以多胜少,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喜欢一对一的决战,哪怕战死,也不会退缩,不知道中国血魂团的勇士们敢不敢接受我们大日本帝国武士的挑战?”阿木太郎想拼死一搏,所以用上了激将法。

“我上。”血魂团的勇士们齐声吼道。

但是唐汉很清楚,仅仅依靠一腔热血是无法抵挡日本鬼子手中的武士刀的。他示意大家静下来,轻蔑地对三个日本教官说:“日本人的刀法没什么不得了的,我一个人对付你们三个,你们三个可以一起上……”

他从背上慢慢地抽出大刀。三个日本教官看清楚了他的刀,异口同声地问:“追魂刀!你就是唐汉?”

“唐汉就是我!”唐汉豪气干云。

三个日本教官沉默。

唐汉的刀在灯光下闪烁。

“呀!”渡边鼓起勇气,第一个冲了上来,他的刀斜斜地劈了过来。唐汉一声怒吼,挥刀一挂,渡边只感觉虎口发麻,手里的刀把持不住。唐汉反手一刀,刀锋贴着渡边的脖子飞了过去。渡边脖子上的大动脉被刀划开,顿时污血飞溅……

平谷与阿木太郎并肩而上。唐汉手中的刀忽然飞了出去,如一道闪电,从平谷的前胸穿了进去。平谷一声惨叫,仰面朝天地倒下了……

阿木太郎见唐汉手中没有了刀,顿时狂喜,冲上去,一刀刺向唐汉。唐汉不慌不忙地闪过,双手抓住阿木太郎的手腕,把他的手拖到自己面前,阿木太郎一双手移动不了分寸,手里的刀也不敢放下。唐汉拖着阿木太郎直直地撞向一堵墙,阿木的刀插入了墙壁之中,而他的小腹却撞在自己的刀柄上……

只一瞬间,三个日本教官都一命呜呼。

血魂团袭击了大悲阁的日本警察教练处之后,三五个人为一个小组迅速地撤离,觉斌住持和悟净随后也离开南普陀寺,不知去向。

唐汉、黄百戈、丁如风,还有一个血魂团成员蔡家春四人一行,在经过江隶日军驻军军营附近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一队日本士兵把十几个中国男人押进了兵营。

“日本鬼子抓了这么多中国人做什么?”黄百戈忙问。

“看看。”唐汉一挥手,四个人就选择了一个比较高的地势,埋伏起来,只见日本士兵把中国人捆绑在木桩上,然后排成一排,一个日本军官对着日本士兵指手画脚一番,一挥手,日本士兵们就端起上了刺刀的枪,进行活人刺杀训练……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狗日的日本鬼子,我去炸死这些杂种。”黄百戈一声吼,呼地跳了起来,往日本军营冲了过去。唐汉连喊了几声,黄百戈哪里停得下来。

“你和蔡家春负责掩护,我去接应黄百戈。”唐汉想了想,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立刻对丁如风说。

丁如风点点头,一言不发,不慌不忙地把背上的木箱子取下来打开,开始组装狙击枪。

黄百戈奔跑的声音惊动了日本的哨兵,日本哨兵大声喝道:“什么的干活?”

“把日本士兵引过来。”唐汉知道黄百戈的身上有四颗手榴弹,一把匣子枪。蔡家春的身上有一颗手榴弹,却没有枪,自己身上有一把驳壳枪,数十发子弹,两颗手榴弹,一把大刀,丁如风一人一枪。这点武器装备根本无法和日本军营里的士兵抗衡。

黄百戈听到唐汉的喊声,才明白自己的鲁莽,但是已经被日本哨兵发现了,两个日本哨兵端着枪冲了过来。黄百戈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掏出枪,砰,一声枪响,一个日本哨兵被黄百戈打死。

砰!又是一声枪响,另一个日本哨兵被唐汉一枪打死。

枪声惊动了军营里的日本士兵,一窝蜂地冲了过来。

“把手榴弹全部揭开,给我!”唐汉跃到黄百戈的身边,抓起一颗手榴弹,扔了过去。他是练过武功的人,力气大,而且扔得准。轰,一声巨响,几个日本鬼子被炸飞上了天。

“轰,轰。”两声巨响,又有几个鬼子被炸飞。

“砰,砰。”两人枪里愤怒的子弹射向日本人。

大批的日本士兵冲了出来。

“撤退。”唐汉对黄百戈吼道。

“我还有一颗手榴弹没有炸日本鬼子。”黄百戈说。

“让我来炸,要炸在关键的时候。”唐汉说。

“等我再打一个鬼子之后再撤退。”黄百戈端起枪,不慌不忙地瞄准,砰,又一个日本士兵倒下。

日本人猛烈地还击。

日本军营里摩托车开了出来,上面架着机枪。

唐汉再扔出了一颗手榴弹,在手榴弹爆炸的瞬间,两人翻滚着,交叉掩护,交叉撤退。追上来的日本士兵忽然倒下了好几个,唐汉知道,这是丁如风的枪发出的神威。

他的枪只要一响,就必然有一个日本士兵倒下……

日本人不知道来的中国人是什么部队的!但是他们知道来的人不多,因为枪声太稀少了。

“不要放走一个中国人……”日本军官的吼叫声。

又有几个日本士兵端起枪大叫着冲了上来,丁如风的枪又准确地命中了几个目标。

但是他知道,自己枪里的子弹并不多。

“撤退!”看到唐**黄百戈已经撤退到小巷里,丁如风不慌不忙地把枪扛在肩上,和蔡家春一起消失在小巷之中。

这是一次成功的突袭,日军伤亡数十人,而血魂团无一伤亡。

在蔡妮家的总结会议上,唐汉狠狠地批评了黄百戈的鲁莽行事。黄百戈也认识了自己的错误,不过这次行动却让唐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我们人少,日本人多,我们需要一些杀伤力强的武器,展开突然袭击的时候,能够多杀日本鬼子……”唐汉说。

“对,比如手榴弹,携带方便,杀伤力巨大,能让日本鬼子防不胜防。可是我们到哪里去弄更多的手榴弹呢?”张弩沉思说。

唐汉眼前一亮:“手榴弹只有部队才有很多,日本部队里有,可是不容易弄出来,中国军队呢?我怎么没有想起中国军队呢?”

“对呀!现在厦门嵩屿岛上就有国军75师驻守,如果我们能找到他们,让他们支持我们,手榴弹不就有了吗?只是我们怎么才能到嵩屿岛?即使到了嵩屿岛,国军会不会给我们手榴弹呢?”张弩迟疑着说。

“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我想国军会支持我们的行动的。”唐汉看了一眼黄百戈,“如果我们有一条小船,从鼓浪屿偷渡过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船的问题我可以解决。”蔡英杰说。

“就这么决定了。”唐汉说。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