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民警开警车盗挖文物败露后自辩"只是爱好"


两民警开警车盗挖文物败露后自辩

红苕地已被挖出一个约3立方米的深坑


重庆晚报11月26日报道 23日,两名神秘人物从主城开着警车到彭水县郁山镇盗挖埋藏在地下的文物。事情败露后,他们竟掏出警官证,表明他们是南岸区民警,挖地下文物纯属个人爱好。


因未造成严重后果,两人被当地派出所请去做了笔录后放行。


地下古庙宇


已被挖出冰山一角


昨上午,彭水县郁山镇后红苕地中,废弃的瓦砾堆上放着一条长木凳,一块庙宇屋脊特用的半圆瓦带着湿土,静躺在木凳边。木凳前,红苕地被挖了一个约3立方米的深坑,原埋在土中的4级石阶、部分砖块裸露在外。


一群村民围着土坑议论纷纷。他们在打赌:那两个挖宝贝的民警被派出所民警请走后,是否还会回来。


郁山后灶是我市著名的古村寨,辖区产盐史可追溯到4000多年前,贩盐古道等至今保存完好。


当地62岁村民支寿昌称,被挖的地方原是文昌宫所在地,它和紧挨着的川主庙都曾是郁山历史上著名的“九宫十八庙”建筑,距今300多年。两庙宇修得特别气派,一个菩萨就高达7米,一个脚背可坐两人。文昌宫的入殿下坡口,两侧各有9级石台阶。台阶中央镶有一块石板,上面雕刻着两条白色的腾龙,雕工精美细腻。文化大革命时期“破四旧”,两庙宇被毁坏填埋。


支寿昌说:“两民警就是冲着那两条腾龙来的。”


神秘重庆客


开价收购民间古董


支寿昌介绍,本月19日,村里来了两名神秘“重庆客”,两人30多岁,开着车身上印有“南岸区”字样的警车。两人身着便衣,自称民警,表示喜欢收藏,前不久从网上看到郁山镇后灶有“好东西”,便专程开车来看。


两人在村里转了几圈后,走进支寿昌所住的舒家大院,一对雕工精美的古石鼓引起两人兴致。两人表达收购意向,被主人拒绝:“以前别人出千多块钱一个我们都没卖!别说现在。”两人只好作罢,后又抓着支寿昌家的一对生漆古圆木凳瞧了半天,并报价300元,问老支卖否。“500块都不够加工费,别说300块。”老支也拒绝了。


随后,两人坐在舒家大院,围绕后灶历史,与老支天南海北地攀谈起来。老支和他俩谈及文昌宫、川主庙,以及被埋地下的白玉龙等文物,两人听得格外尽兴。


村民们回忆,两人在村里转悠了两天后,离开后灶。


雇15个村民轮流开挖地下宝贝


23日,两人又开车来到郁山。


支寿昌说:“他们说要去挖龙,并叫我给他们喊几个劳力。我劝他们不要挖,一是那石龙重达10吨,挖起来了搬不动;二是即使挖出来了,村民们也不会轻易让他们弄走。但两人不听,非要去挖,说只想挖开看看,开开眼界。如果有价值,挖出来了再向市文物部门报告。”


中午12点过,两人按50元一天的价格请人,65岁的黄天碧婆婆也报名参加。两人雇了15人后,指挥大家挖起来。黄天碧说,大家分成两批,轮流上阵,一部分人挖,一部分人用簸箕端土。因人多,加之土质疏松,大家挖得很快。


“为给村民鼓劲,两人还大方地掏出150元,请我到镇上给大家买烧腊、饼干和矿泉水。”村民毛峰说。


担心村民挖到宝贝私藏,两人搬来一条木凳,近距离坐在坑边监工。“到下午3时许,镇政府和派出所民警赶来制止,土坑已挖至第4步石梯。”毛峰说。


离开的时候


两人称“还会回来”


“地下文物属于国家,任何人不得私自开挖。”郁山镇政府副镇长蔡小荣说,23日下午3时许,他接群众报案后,立即通知文化站站长罗涌江和干部任建宇前往调查,发现确有其事,就要求派出所民警将两人带回做笔录。两人对派出所警察说,挖地下文物纯属个人爱好。由于尚未造成严重后果,派出所查明两人身份后将他们放行。罗涌江称,他和同事赶到现场,发现两人正指挥10多名群众开挖,于是在向派出所报案的同时,也将情况向县文物管理部门报告,上级领导要求必须立即制止。他于是上前做工作,但两人不听,辩称掩埋地下不超过20年的就不是文物。派出所民警李某、张某等来后,经两次劝说、警告,两人才支付了工人工资后,与民警一起到了派出所。两人向派出所民警出示了警官证,证实确系南岸区民警。


村民们称,两人给村民留有电话,离开时表示还会回去。


郁山派出所一民警昨天证实,对两人做了笔录,并对其身份作了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