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五至十年主要经济政策及策略简析

中国刚刚从全球金融危机中走出来,经济开始稳步增长。时值中央年底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夕,针对经济形势分析判断和经济政策调整,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舆论吵得不可开交,争议和分岐很大。有忧国忧民的,也有处心积虑搞破坏的。本老百姓作一些主要的经济政策策略的分析及建议,由于说的范围比较广,就只分析要做什么,不分析为什么,更不说实施的结果。有些以前说过的也不说。


首先,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之内,国家应当尽量想正确的办法让普通老百姓有钱,增加占全国人口70%的贫困或一般收入的老百姓的收入应当是头等大事。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的任何正确办法都可以实施。特别强调正确办法,所谓正确办法是不会带来根本上不良结果的政策,不是瞎折腾。


其次,关于人民币汇率及外汇储备,可以允许人民币小幅持续升值,每年升值的幅度在3-5%.实施外汇储备多元化并花掉30%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多元化可以大致按美元30%欧元20%其它二十国集团国家的货币按约5%的比例配。花掉30%的外汇不是乱花,而是用于调节经济和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关系,同时既增加自己的国家储备又帮助其它友好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发展经济,真正做到双赢。比如现在钢铁和橡胶产能过剩,咱们就可以在国家收储的同时,不减少或逐步减少原料进口,可以让过剩产能逐步缓慢降下来进行调节,从而不冲击宏观经济,又可选择我们想帮忙的国家进口,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比如东南亚友好国家的橡胶,巴西非洲的铁矿石等。可以储备原材料,也可以储备半成品和成品,留着以后长期能用不会变质的就行,比如钢铁产业就既可以收储铁矿石也可以收储钢材成品,逐步缓慢的降低产能进行调整,甚至如果未来几年内国家自主发展有产能需求的产业还不用降低产能呢。不减少进口就可以帮助出口国家发展经济,咱还可以选择从谁那进口以及减不减少进口呢,也就是咱可以自主选择想帮谁。贸易战?谁想打咱就打个热火朝天。不是只有产能过剩的才进行国家收储,可以主动的进行全方位调控,把外汇储备的使用和调整经济结构有机的结合起来。嘿嘿,咱还可以看谁不顺眼整谁不是?也没必要把钱都花去买什么富国的高价东西嘛。其实外汇储备只需要保持在1万到1万三千亿美元左右,多余的都可以逐步花掉。说什么外汇储备不能花掉的都是无知的废话。这里不说外汇储备的其它投资问题。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缓步实施,稳步进行,不要急功近利操之过急,更不要大力去推,以免影响全球经济,同时对自己也不利,还惹得人家美国急得要上吊。美国不整中国,咱也没必要整他嘛。上交所开设国际板缓行,三年以后再考虑。上海不要着急嘛,全球金融中心迟早要从纽约转到上海,跑不掉的,你们着什么急嘛。过早推出对中国经济不利。当前中央的稳步推进很恰当。还有其它方面的考虑这里就不说了。


第四,要警惕新能源和低碳经济的战略陷阱,国家不可花费大量资源在这上面。新能源和低碳经济虽然很重要,但只要足够的重视就行。有人在大力误导中国把这当作创新发展的主要方向,一方面是想让中国陷入战略陷阱浪费大量资源;另一方面是借此阻止真正的全面技术创新。把新能源和低碳经济忽悠成创新的主角和重头戏是想欺骗和祸害中国,让中国陷入舍本逐末的陷阱中。新能源和低碳有相当的重视和投入即可,过多的投入会全是浪费,空耗国家资源,误导国家创新发展方向,更有孤注一掷的意思,非大国所可为。创新的两大经济支柱是创业板和创投,且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要大力提倡和扶持的是创投,这是促进技术创新的主力军,也是刺激、引导和促进资本全程和技术的结合,创业板是扶持和引导相对成熟的创新技术的大规模应用并给创投动力和出路,真正对原创性新技术的萌芽培育的是创投(不管是个人创投还是机构创投),从新技术萌芽到种子期,成长期,靠的是天使投资、种子期投资和成长期的扶持。技术创新战略的实施不可舍本而逐末更不可孤注一掷,要的是刺激并保证对未知领域创新的扶持,激发全社会(不只是国家)创新能力和创新精神。创新确实是有很大的风险的,所以就引导有钱人去做创投,他们承担得起这个风险并愿意冒这个风险。同时高风险也是高收益,也让他们体会非凡成就感和巨大收获。创投也不只是创业板IPO前的PE,更重要在前面。在创业板推出过程中一直打压创投是不正确的。另外,关于国有股转持社保豁免问题,只要公众投资者享有一定比例的权益就应当批准豁免,可以划转上市母公司的国有股权。为了杜绝上市国有公司借此政策转移资产,可以进行新老划断。自办法公布后,只有参股投资公司比例较高(比如10%)才可豁免。旧的投资如果低于被投资公司一定比例(比如5%)股权并且享有投资公司的权益小于母上市公司一定比例(比如5%)净资产将取消豁免。当然这个一定比例的权益是总和,不是单一上市母公司。比如一家投资公司有多家上市公司参股,计算其公众投资者享有的权益就是所有上市公司所占股份的总和。创业板已经上市,这个政策应该尽快推出。


第五,货币政策,中央的判断和计划也很准确。明年的货币政策应当保持正常偏宽松。利率应该保持相对长期基本稳定,可以不加息。如果确实有必要也在0.5个点内浮动。中国的经济现状,加息基本不影响物价。存款准备金率视情况而定灵活调控,升降配合实际,但一定不要矫枉过正。


第六,资本市场走慢牛。这方面的把握和调控,国家已经能够基本掌控了。就不多说了。


最后,通货膨胀问题。不要谈通货膨胀色变,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做好上述各项工作,特别是能增加最广大的普通老百姓收入基础上,适度的通货膨胀对中国经济整体有利。这里有一点要特别说明,适度的通货膨胀是因经济发展和上述政策带来的自然的适度通胀,不是指人为去刻意制造适度的通胀。恶意哄抬物价行为,以前就说过了,用行政和法律手段坚决打击。通胀中央早有充分认识和准备,肯定能够准确调控好,无需太担心。国际上的通胀波动应该会厉害些,前面保持低比率的人民币升值也有调节作用。


另外,关于国进民退问题,一些战略产业和资源产业,国进民退很正确,不要认为国进民退象犯了什么重大错误似的,有些人就是喜欢胡闹和忽悠。现阶段坚持国资和民资两条腿走路,以国资为主导民资为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