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十节 紫金山

战犯2014 收藏 7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15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喂,我是戴笠,接委员长!”戴笠身上缠满了绷带,自己从死神的手里捡了一条命,要不是单宝轩,自己估计早就见阎王了,戴笠恶狠狠举着电话,这一状戴笠直接告到了老蒋哪里!

“雨农,何事啊!?”老蒋节驻武汉之后,心情一直十分不好,南京眼看就要丢了,十万大军困守孤城,南京,老蒋有太多太多的留恋和记忆,哪里可是民国的首都啊!

“委员长!”戴笠抓着电话气的浑身发抖,老韩是他妈混蛋,可是没曾想他连自己都敢下手,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告诉老蒋,按老蒋的脾气估计一个电话打到韩复渠哪里一顿臭骂加威胁,自己的处境也就更加艰难,可是如果不告诉老蒋,不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事情有变,到时候自己又是难逃关系,想了想戴笠说道,“没什么要事……”

“哦。”老蒋一皱眉,“韩复渠那边最近怎么样?有什么动静吗?”

戴笠也是眉宇紧锁,“委员长,此人并不简单,还是及早防范,我看他反意已决!”

老蒋听罢叹了口气,屋漏偏逢连夜雨,环顾自己的四周,除了这帮忠心耿耿的中央军嫡系,还有谁是真心服从自己的呢?如今国难当头,自己把老本都搭上了,这些军阀还在想着法子保存实力以某他求,糊涂啊糊涂!国家不国,留着这几十万兵马又能如何,最终还不是要被日寇一一击破!?老蒋懊恼的说,“他敢!”

放下委员长的电话,戴笠思绪万千,怎么办,如今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了,韩复渠和自己都是皆大欢喜,他可以谋他的反,我可以保我的命。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行走于天地之间岂能如此贪生怕死!?不行,我要留下!我要继续督军抗战!可是自己留下保不齐还有下一次刺杀,不是我戴雨农怕死,只是任务尚未完场又把自己搭进去,太不值了!

自己在这里权衡利弊,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当当当!”

戴笠一皱眉,“请进!”戴笠如今是只身一人独留在病防之内。

“雨农,好久不见了!呵呵呵!”来人一脸笑容,不高的个子,身材匀称,精气神十足。

“哎呀!长官好!”戴笠想要起身却被一袭剧痛定在原处。

“呵呵,躺着好了,听说你小子被人刺杀了!?”

“恩!李长官怎么来济南了呢?”

“德邻特意来看看贤弟,没曾想怎么还遭到了刺杀!”说话之人名为李宗仁,字德邻, 1891生人,广西临桂人,汉族,国民党一级上将,黄埔军校南宁分校总负责人。国民党桂系军阀领导人!

“呵呵,多谢李长官,是在狼狈,呵呵,脸上无光啊!”戴笠倒是一下子有些发愣,李宗仁和老蒋从1929年开始就一直在火拼之中。

当年以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军阀与蒋介石之间爆发蒋桂战争。结果桂系战败,逃回广西。蒋介石还曾以“叛乱党国”的罪名,开除李宗仁党籍,免除本兼各职。后来李宗仁返回广西南宁,组建护党救国军,自任总司令,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下辖第三、八两路军,此后,长期盘踞广西,与蒋介石对抗。其后还参加冯玉祥、阎锡山反蒋,被推为中华民国陆军副总司令(总司令阎锡山)兼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由广西进军湖南,支援阎锡山、冯玉祥在中原同蒋介石作战。李宗仁又联合粤系军阀陈济棠反蒋,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打打和和近十年了,老蒋始终也没有把广西纳入自己的地盘,广西一代完全是脱离中央管制的独立王国。抗战爆发以后桂系军队被老蒋改编为第五路军,李宗仁被任命为总指挥。10月又将李宗仁调往第五战区任司令长官。

这样的一个地方实权人物第五战区的司令长官来找自己有何贵干呢?戴笠其实并不知道,李宗仁美其名曰来看他,其实是专程为了韩复渠之事而来,黄河一线的防务与整个第五战区安危息息相关,虽然韩复渠是西北军的老将,可是这厮六亲不认,没想到连冯玉祥现在都调动不了他,惊叹之余,李宗仁默默的为自己擦了把汗,这么个人守着最重要的一道防线,老冯的话他都不听,老蒋的他就能听!?

“呵呵,雨农啊,你来我第五战区也不来徐州走走!”李宗仁淡笑着,看着戴笠。

戴笠何等聪明上一秒的惊讶已从眉宇之间消失,仔细一想,李宗仁一定是为了韩复渠一事而来的,心中有了底,自然也就好办了,“是卑职的过失了,早就应该去徐州拜访司令长官!”

李宗仁淡笑着,“怎么我还听说日本人同时袭击了你和韩主席?”说实话,李宗仁仔细观察者戴笠。

戴笠淡淡一笑,“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也就是这些龌龊之人才能干得出来!”

李宗仁心想,多少人惨死在你的手下,李宗仁不是中央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双方是敌对的,不少桂系的将领都在蓝衣社严密的监控之下,许多激进的反蒋分子都遭到了清洗。

“呵呵,自身光明磊落自然邪不压正!”说着李宗仁话锋一转,“委员长给我的这个第五战区都是除了30集团军都是地方武装,派系复杂,政令不一啊!”

戴笠点点头,李宗仁雄霸广西这么多年,抗战爆发,老蒋一纸调令,李宗仁欣然赴往前线,可是由于老蒋与李宗仁素来恩怨情仇颇多,戴笠曾派人监视李宗仁,“李长官能够顾全大局,排除万难欣然领命,实为全国将帅之表率!”

戴笠说的是客套话,一个是蒋中正的宿敌,一个是蒋中正的佩剑,此时却为了第五战区的稳定坐在了一起,“戴主任能到第五战区督军抗战,亲上一线,我李宗仁也是十分敬佩!”

寒暄过后,李宗仁看看戴笠身上的绷带,“你我都为中华民国计,亲赴战场!”看戴笠点点头,李宗仁严肃的说道,“戴主任的伤是何人所为?别告诉我是什么霜花社,小小霜花社岂是你的对手!”李宗仁不禁想起了当年中原大战之时戴笠穿梭于众军阀之间暗战杀敌,无论是阎老西,冯玉祥都当时都被戴笠弄的人心惶惶。

“呵呵,长官英明!”戴笠心想既然老蒋哪里不能随意开口,李宗仁倒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可是李宗仁能节制住韩复渠吗?“如今我军与日寇隔岸对峙,鲁军首当其冲,如果鲁军不战而退,我想……”

“我想整个第五战区将会十分被动!”李宗仁接下了戴笠的话茬,李宗仁明白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果然是韩复渠下的黑手,韩复渠连戴笠都敢动,自己有怎么能指挥的了呢?不禁皱起了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长官,早做打算,以备不测!”戴笠知道韩复渠已经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再者韩复渠的所作所为退兵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恩!”李宗仁听罢已是心知肚明,事实虽然令人咋舌,如何收拾残局才是当务之急。


12月10,南京保卫战已经进入到了最后抵抗的阶段,雨花台,中华门,中山门,通济门国军阵地都已被突破,紫金山,教导总队孤零零的守着最后一处国军阵地。

马威龙气喘吁吁的趴在战壕上,“呼,反坦克炮准备!”教导总队装备了德式反坦克炮,给予了日寇坦克极大的杀伤,95式坦克的轻型装甲根本无法抵御反坦克炮的攻击。

日寇的坦克带着轰鸣声再次杀了上来,后面是密密麻麻的步兵,国军将士喘着粗气,日军今天已经轮番攻击了5次,一次攻势教导总队就要付出重大伤亡,马威龙一个旅数日血战过后,编制堪比一个国军整编师的马威龙旅,只剩不到3000人,团长以下军官全部死了一轮,战斗异常惨烈。

“袖濑中佐,司令部命令!”袖濑站在战壕之内焦急的看着坂本支队的第五次冲锋,袖濑转过身来,焦躁的喊道,“念!”

“南京外围支那军已经全线退守,速度肃清紫金山之敌!”

“知道了!”袖濑皱着眉头,自己从自罗店之战到现在遇到攻击力最强的部队就是这个教导总队,德械装备,组织严密,还有重火力,坦克装甲车发挥不了作用,几天的战斗自己已经撂下了近千人。按照原来袖濑的性格,袖濑肯定是亲上战场拼命去了,袖濑在战斗中已经慢慢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此时他知道一军如果失帅,一定会被敌人击溃。袖濑思前想后,“命令部队停止进攻!”

接到命令,攻击部队撤回了阵地,国军难得的得到了喘息的时间,马威龙马上命令把阵亡的士兵抬出战壕,自己手上已经没有预备队,别说轻伤不下火线,就连只剩一口气的士兵都没有从战线上退下。

马威龙看着眼前这一幕幕知道自己即使再拼消耗,很快也会没兵可耗,无人可守,怎么办?马威龙期望着教导总队坚守待援,可是如今教导总队指挥部的电话一直是拨不通,马威龙那里知道,教导总队除了自己如今全部退入城内,号称十三道城门的南京城,如今已经被摧毁了一半,自己所在紫金山国军阵地已经是南京城外最后一道防线,就像一道闸,把日寇堵在这里,让日军坐立不安,咬牙切齿。

“中佐,我们怎么办?”从前线退下来的指挥官喘着粗气看着袖濑,袖濑阴沉着脸,右手扶着悬于腰间的佩剑。

“接柳木中队!”柳木中队是日空军一部,负责袖濑的防空与空中火力支援,只是如今几次的空袭都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自己反而被击落了几家,国军战线内击落一架飞机犒赏500大洋。教导总队配备有防空火力,所以日寇的飞机并不敢肆无忌惮的俯冲投弹射击。

袖濑接过电话,“在飞机上装上传单给我撒到支那部队的阵地上,今日我誓死也要拿下紫金山!”

柳木中队长一愣,恩?传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