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澳报:保家卫国的事儿有没有香港人的份?

别居 收藏 4 726

澳门《新华澳报》26日刊发评论文章《港人参军遇“一国两制”难题》,驻港部队民意支持率稳步上升,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又成为城中讨论热点。综观香港一些网络论坛的言论和民间反应,更可以看出普通香港人对当兵的复杂心态:既心生向往,又害怕受不了解放军非比寻常的政治要求,更怕吃不消当兵的苦头,毕竟当解放军不是过把瘾。


文章摘录如下:


香港回归祖国初期,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港人对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满意率不足五成。时移世易,12年来,驻港部队严格执行《基本法》、《驻军法》,有效履行驻港防务,为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做出积极贡献,民意支持率也出现大逆转,稳步上升至现时的近90%。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又成为城中讨论热点。


10月12日,香港《商报》驻北京记者更爆料称,北京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乔良少将指出,港人参军“将为期不远”。不过,在实际操作上,香港人离解放军军营的距离恐怕不会那么近。


军人和港人:由远及近的距离


10月16日,一行80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官兵,从中环军营走进城市大学,通过参观、上课、午膳和乒乓球友谊赛,与城大学生进行近距离接触。


就读城大法律学院三年级的沈景尧在活动中担任学生大使,一整天带领官兵参观校园。沈景尧受访时说,在交谈后,她对解放军印象大为改观:“他们比我想象中更亲切。大家年龄相若,有很多共通话题,原来我们都爱玩同一款计算器游戏!”


相比之下,解放军驻港部队早年表现得异常严肃、低调,而香港回归当天解放军进驻香港,与香港市民“井水不把河水”的情景更令人印象深刻。


1997年6月30日21时,509名驻港部队先头部队官兵,从深圳皇岗口岸进入香港境内。7月1日6时,驻港部队主力4000多名官兵分陆路纵队、海军舰艇编队、空军直升机大队,陆续进入香港,在“东方之珠”上作为国家主权的象征驻扎下来。


然而,令人感慨的是,在“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下,真这支象征国家主权的军队,在那个夜晚之后,便有如隐身一般,在香港无声无息,不到节假日军营开放,市面上连解放军的影子都看不见。


原来,由于历史原因,回归前港人对解放军进驻心有戒备。因此,解放军驻港后,便实行全封闭式管理,除了每年军营开放和庆典出动仪仗队,鲜有在港人面前亮相。有人戏笑说,绝大部分驻港部队解放军只有三次路经香港市区的机会,一次是入伍到香港,一次是退伍离开香港,再有一次就是退伍前集体穿便服到闹市逛逛。


曾驻守赤柱军营一年的退役解放军士兵杨柯便证实,军营恪守封闭式管理,许多士兵对香港的印象,只能依靠进驻香港那一夜见到的城市风景。他曾听一些“老兵”忆述,回归初期,新界石岗附近发生山火,有长官见状便领兵到灾场协助抢救,却一时忘记驻军在未经中央批准下不得外出的规定,违反了军纪。又有一次,石岗又有山火,驻军不敢出动,却被外界批评没有协助救火,变成两面不讨好。


在内地驻守的士兵,当附近有事故时,必会外出协助,但在香港则要严守《基本法》,当香港发生紧急事故时,驻军只可作出内部应变准备随时等候上司命令。这一切都反映出驻军对港人长期“高度戒备”,宁愿“大隐隐于市”,也要避免任何一宗小事触发****。


全港多达18个解放军驻港部队军营及训练场,遍布港九新界。但与军营一墙之隔的市民,对这批共处了10多年的“内地邻居”所知甚少,因为这支军队甚少外出,行事低调,甚至为了不打扰港人休息而成为全军惟一不吹军号、以闹钟唤醒晨练的部队。


驻港部队进驻香港初期采取的这种低调政策,虽然避免了军方与港人产生意外摩擦的机会,但同时,也造成香港人印象中解放军陌生、“高傲”的形象,甚至彼此误解重重,以至于驻军初期与港人发生的一些类似军车与私车轻微碰撞等小意外,都被当地媒体大篇幅报道。


1999年10月,经总部批准,香港驻军对外发言组正式列编,并更名为香港驻军新闻发言办公室,对驻港部队的对外沟通由此有了制度化安排。


之后,驻港部队越来越注重形象,除了开放军营让市民参观外,开始主动参与公益活动,包括捐血、植树、探访护老中心等,希望借此加强港人对驻军认同。


最近几年,驻港解放军部队与香港社会的交流进一步深入和多元化。首先是在2005年暑假,驻港部队和香港教育统筹局首度合办“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于粉岭新围军营“招呼”200名香港的青少年入营培训,加强国家意识。活动至今,已是第五届。





中国的一国两制又不是完全自治,防务还是中央说的算!否则不成了“国中之国”了么?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