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噩梦

sunyajun857 收藏 4 18
导读:我最近频繁地做噩梦,常常挣扎不动,好像被什么鬼缠住一般。原本我是抱着见怪不怪的态度对待这些事情的,因为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以前有时我梦见我死去的二哥微笑着站在我身旁,我会在梦中打个招呼“二哥你来了哦”,然后翻个身,继续坐我的春秋大梦。所以很长时间也相安无事。但最近我梦见我一年前踩死的那只白猫。它来找我聊天了。随即是连续的噩梦,有时被怪兽追赶,有时从悬崖上掉下来,还有时梦见抱着个长发的人头等等,千奇百怪、荒诞离奇。我又对自己说:难得天天晚上看恐怖片,省了大钱了。这种情况延续着直到昨天。



我最近频繁地做噩梦,常常挣扎不动,好像被什么鬼缠住一般。原本我是抱着见怪不怪的态度对待这些事情的,因为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以前有时我梦见我死去的二哥微笑着站在我身旁,我会在梦中打个招呼“二哥你来了哦”,然后翻个身,继续坐我的春秋大梦。所以很长时间也相安无事。但最近我梦见我一年前踩死的那只白猫。它来找我聊天了。随即是连续的噩梦,有时被怪兽追赶,有时从悬崖上掉下来,还有时梦见抱着个长发的人头等等,千奇百怪、荒诞离奇。我又对自己说:难得天天晚上看恐怖片,省了大钱了。这种情况延续着直到昨天。


我不屑于在电脑里吐露这些家常琐事,因为已经多年不动笔了。有接近十年的时间我一直和病魔做斗争,没有平静下来思索的时间,头脑近乎于停滞,同时为生活奔波劳碌,丧失了大学时博览群书的习惯。


噩梦不一定会成真,只要我踩死的白猫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质量,我就能轻松待之。但昨晚它把我吓坏了。


它先喵喵的叫了几声,后对我说:“主人,我知道你不怕死,但这次我要夺走你所有的钱财,来报你夺命之仇”。我哈哈大笑:“我一向视金钱如垃圾”。我虽然最大的希望就是做一个捡“垃圾”的人,但也不在乎身外之物。白猫继续说:“这次可不是简单的夺走你所有的钱财,我要先让你在白天变成个贪官,然后再让你成为穷光蛋”。我大吃一惊:“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么?”白猫冷笑着,“我今世已经脱胎为人,很快就要当大官了,而且现在的权力摆弄你易如反掌。但我要扩展我的事业,怎么办,先把你变成贪官,启用你,等你对我有所贡献,再反掉你这个贪官。”我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用先把我变成贪官再用我呢?”白猫答:“我要想叫你为我卖命,就必须给你好处。可我手头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你,只好给你权力了,你再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不就得到好处了吗?这样你为了保住自己贪污来的钱财就自然会维护我的地位。那样不就皆大欢喜了”。我接着不解的问道:“既然用了我,为什么还要反我呢?”白猫答:“要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只有这样才能欺骗其他的人,才能巩固我的地位啊。谁要听我的话,我就给他贪污的权力;像你这样时间长了肯定不听我的话,我就反掉你,同时又可以得到群众对我的拥戴。”我就说:“我不会有把柄留给你的。我是个清廉的人。”白猫说:“水至清则无鱼,你活着就会上当的”。我问道:“我贪了后如果你用我而招惹了民怨怎么办?”白猫答:“难道我不会作秀么?我会让民众误认为我是好的,而不好的就是你,把责任都推到你身上,当你民怨太大时就宰了你,为民伸冤!你的财产就能失去了。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这种玩权术的艺术你是不懂的。”


这只白猫的确厉害,但我大笑道:“你这畜生,我既然在你的前世能把你踩死,这世就也能送你去西天。”白猫抖抖毛说:“你就吹吧!”然后就消失了。


我随后身体就冻结了,只有眼珠能够转动。在挣扎中,我猛的坐起从梦中醒来,浑身是汗。我琢磨着,难道我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当一个贪官么?那只白猫是因为随地大小便后我给它洗脏了的毛,然后它抓伤我时一气之下一脚踩死的,想不到却成了心腹大患。的确对当权者来说贪官比不贪的可靠,也许我未来可以让白猫放心得过。假如我终于忍不住贪了,就必然要求它加以庇护,也就不得不紧跟着它了,做白猫忠实的奴仆。几千年旧中国都是这样玩的,现在不过可能应验到我身上罢了。有人早就说过,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就是这个意思了。白猫深得我国恶文化之真谛。


今天白天我大脑昏昏沉沉的,因为昨晚觉又没睡好。在繁忙的工作中,逐渐清醒后,原来发觉不过是白猫强词夺理而已。而我清醒的认识,就是如果所有当权者都任用了一大批和珅一样的人,社会岂不早就黑白颠倒而乱套了。即使现实生活中果真有白猫这档子事,那又是它的事。何况我又不是一个愿意当官的人,主观不愿意,客观又没条件,操得哪门子当贪官的心。真是可笑啊!想通了这里,就暗中祝福自己好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