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5 15:08:44上一篇 | 下一篇



一个组织的所有制形式与政治不应当牵连在一起,否则就会在错误观念下造成对微观经济的错误指导。比如以前农民想自己养些家畜或种自留地,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结果私有经济的优点不能发挥出来。私有制是责权利对等的很好的经济组织形式,公有制与其比较,明显在灵活性上落后。但私有制是有缺点的,比如它会引起经济危机,它无纪律或较为混乱,本来可以有计划有比例发展的行业或组织,强硬的进行私有化改造,国营单位步调一致的高效率就被抹杀了,比如福利一致性带来的社会稳定,大规模国有经济对污染治理的低成本等等,这些国营单位的长处私有制尤其是小单位的私有制明显不具备。这就是说,指导生产的宏观理论错误或不完善,将使微观经济陷入混乱。与其如此,发言的努力还不如不发言的无为而治;长篇大论还不如什么也不管或不如抽象圆滑的诡辩。


那么各种所有制究竟是什么关系以及如何完善呢?它们的关系是互相补充渗透乃至相互转化的。举例说明,银行有各种所有制形式的银行:私有的,集体合作的,股份制的,和全民的。它们各自发挥着自己的独特作用,有竞争也有合作。必要时,它们就可以改变自身的形式,在金融危机面前,为了防止大规模的挤兑,国家有必要把不能承担不可抗力风险的私有银行转化为有国家财政担保的国有银行;为了提高灵活性或某种效率,国有银行在合适的时机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造。完善所有制形式的标准有很多,比如竞争力、稳定度,以及公共利益等。竞争力标准要求优胜劣汰;稳定度标准强调职工福利和幸福感;公共利益则突出社会和谐环境。为什么中国目前不宜实施激进的私有化,就是因为要考虑到所有制的转化成本即以上三个标准。中国目前所应该做的是在现有基础上。通过明确界定各产权的地位和关系,不断完善和制定公平的法律环境,以及进行宏观和半宏观的以以上三个标准为目的的调控。有些人看到西方国家大部分以私有制为主体,而我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就着急,这是没有必要的。他们再发展也有可能以公有制为主体,我们再发展也有可能以私有制为主体,改革策略一切要看所作所为,而不是所说的言论口号。我们被空洞的理论欺骗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再也没有必要重复错误的折腾了。决不能不加区分、不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就得出哪种经济低下的观点。有人研究得出结论说发展私营企业要优于发展国有企业,他看到中小企业因财力有限而任意排污污染环境了么?看到私有组织较低的福利和拖欠工人工资了么?国有企业如果没有社会成本开支,便可基本上“扭亏为盈”。反过来有人主张国进民退,他看到某些国有企业的低效率和隐性资产侵蚀了么?总之,判断一个组织的所有制好坏归根到底要看社会整体效率和公平。


那么又怎样保证所有制转化过程中不出现问题呢?在公有制转化为私有制过程中,最为棘手的是职工利益得不到保证。解决这个问题要实现三重保障,即职工的待遇和福利不能降低,先有企业财产作担保,再由私有化后的老板财产作担保,最后由国家财政做担保,后者向前者追溯财产并法律化,否则将激化矛盾并导致不满情绪和混乱。尤其是不能剥夺职工的职业劳动权,因为就业劳动权是职工财产权的一部分。管理层侵占是另一个棘手问题,那么就需要将管理层的收入股份化,即股权激励,而不是无法保证公平性的管理层收购。在私有制转化为公有制过程中,不能硬抢硬夺甚至无偿转化。如国家建立初期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使用明显违背正义常识之割裂社会割裂人群的阶级斗争理论,企业或其它组织的所有者被当成剥削者而打倒,这焉能不激化成残酷的你死我活的社会矛盾。所有者的财产也不是凭空得来的,他们也正在付出脑力劳动并承担经营风险。


但哪些组织需要国有化呢?污染环境的同行业中小企业需要做大以降低污染治理成本,它们可以进行也必须进行;农村土地种植散户需要机械化和联合经营,它们也有必要而且目前已经到了集体变国营的时候了;需要垄断经营的关系国计民生以及国家战略的行业也要国有化,在国外已经进入垄断资本主义社会而当今国内却不垄断是危险的。已经是公有组织的和即将国有化的单位都需要建立反腐败制约机制,同时应当实现民主管理与科学管理。


哪些组织需要私有制经营呢?经济运行的信息比战争复杂千万倍,不能处理细节和导致僵化的事业就交给市场和私人企业家。包括微小的农业养殖企业和新的未知行业,需要一开始就实行股份制;灵活经营的个体工商户绝对不宜国有化,因为国家无法控制经营细节,而个体工商户船小调头快、反映比较敏锐;某些商品短缺已经克服时国家政策制定者们也考虑私有化,如未来的住房和汽车行业相对社会将会严重供大于求,将会考虑转产或产品创新;当经济最困难时期国家需要周转资金,这时政府也要考虑出售部分国有企业,这种情况的私有化要防止不能变成运动性贱卖。


私有化不能被神化,公有制同样也不能被神化,不能厚此薄彼,我们应在具体社会实践中认真考察分析,进而给予现代化的监督和管理。所有制最为尖锐的争论来自农村,其实只要允许土地两种所有制并存,在渐进改革中观察,我们一定发现还是公有制稍好一些,我们不能拿工业化前期的生活与工业化实现的现在比,即不能在时间上纵向比。当然,虽然只要后续管理措施完备,土地私有化也能解放生产力,但还要考虑社会是否稳定和立国理论基础是否牢固。QQ981910933主页http://user.qzone.qq.com/98191093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