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20、天怨之命

天上人間A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二十、天怨之命 人的欲望总是随着环境、权势、财富、实力的增长而不断增长的,欲望往往增长的更快,所以人的欲望永远没有尽头——清远语录二十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二十、天怨之命

人的欲望总是随着环境、权势、财富、实力的增长而不断增长的,欲望往往增长的更快,所以人的欲望永远没有尽头——清远语录二十

-----------------------------------------------------------------------------------

邓清远在平台上和俏红杉捉迷藏,为了他的家当,躲着俏红杉走。俏红杉到东他到西,围着平台转圈,反正就是不靠近。俏红杉对邓清远这种无赖的作法也无可奈何,毕竟女孩子脸皮薄,总不能狂追过去强要吧?再说她也摸不清邓清远的底细,按理来说,能带着摄魄丹出来办事的人,在魔族中地位应该不低,魔族可是以实力决定地位,万一惹毛了发飚,她可没把握抗住。再说魔族掌控手下的办法多了去,这摄魄丹按邓清远不小心透露出的消息,是要收取一魂一魄的,这等于生死均操于他手,还是不敢太过分。

等混了几个时辰,到中午过后,后来的九个人服用摄魄丹后也完成了初步的调息,大家都等着邓清远的吩咐,看接下来怎么办,按多数人的想法,这个面色黝黑的大人肯定要给大家下达什么任务了,毕竟这摄魄丹不是包子,不能白吃。

刘传伦无形中已经成为这十二人的头领,将大家聚在一起后,找到邓清远,询问接下来的行止。

邓清远也有些迷茫,这魔族美女只是说叫他一年后到西湖见面,可没吩咐过拐卖来的小弟怎么安排啊?就这么散了,好像也有点亏,考虑一阵后,邓清远突然眼睛一亮,那个姚书逸小混蛋不正想找他麻烦,要抓他回去做人干么?这十二人正是免费的打手呢!可要让这些人去宰了姚书逸,他也没那么狠毒,再说这些现在的实力也未必办得到,万一死个精光,他可没办法赔偿给魔族美女。

打定主意后,邓清远走到那些人面前,清下喉咙道:“你们现在的任务,第一是好好修炼,魔族可不要废物!神丹内封印的神功高深莫测,威力惊人,莫要丢了魔族的面子。”

众人乱哄哄的答应了。

“第二就是,襄阳道陈县有个姚家,姚家二公子姚书逸正追捕一个叫邓清远的五好有为诚实正直青年,你们有要尽量破坏他的追捕,不要让朝廷的未来江湖的希望被抓住。以后我不在,刘兄弟为正、俞思箐为副,统领你们。”

众人听了,对这点都有些惊讶,纷纷议论起来,一人高声道:“咱们现在是魔呢,还管什么诚实正直、有为没为的人啊?难道魔族和传说中的不一样?改行专做好人好事了?”

“就是嘛!按我说,不等那姚书逸抓,咱们先去把那什么狗屁邓清远抓来,直接弄成魔族,看他还诚实还正直不……”

邓清远越听脑袋越大,这些人果然邪门,做歪门邪道劲头十足,哪怕被骗了做件好事都不干。

刘传伦见邓清远确定了自己身份,顿时气质都不一样起来,看来手中有权心中有胆,确实说的不错!哪怕才管十二个人。

“大家肃静!”刘传伦威严的喝了一声,顿时场地内安静下来:“魔族的规矩大家想必还不清楚,今天就给大家明确一下,第一就是服从命令!只管去做,该知道的,自会告诉你,不该知道的不要问,否则,哼哼——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刘传伦充满威胁冰冷的话一出,所有人顿时心头冒起一股凉气,猛然想起现在加入的可是魔族啊!不是一般的江湖黑社会,惹不起还躲不掉呢!

俏红杉虽然面对邓清远的时候有些俏皮,但在众人面前,可是货真价实的冰美人,接着刘传伦的话道:“我们服下的摄魄后,一魂一魄都被大人收走,谁敢有二心,哼!有个刑法叫阴火炼魂,将魂魄置于万年不灭的阴火上炙烤,痛苦永无止境,谁想先示范下?”

下面的人越发的害怕起来,脸色都有些发白,果然不会白给好处啊!现在丹也吃了,吐也吐不出来,就算吐出来,怕也要被杀人灭口,再说,魂魄还被收了呢。

见大家都有些害怕,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把戏还是要用的,俏红杉语气缓和些道:“大家也不要担心,只要认真办事,守规矩,好处还是多多的!不说摄魄丹提高功力,神功高深莫测就受用不尽,只要认真,将来肉身不灭,长生不老飞升魔道也不是难事!”

众人顿时兴趣高了起来,长生不老,多大的诱惑啊!虽然不是去天道,魔道也凑合,那些打生打死来昆仑的,不就想抢瑶池至宝图个功力高绝长生不老么?

刘传伦和俏红杉见搞定了众人,靠到邓清远身边一左一右站定,曲石磊见这两人有了身份,心中算计,有十二个服了摄魄丹的人,那就是将来的十二个绝世高手啊!将来的势力绝不在两派三门之下,现在不弄个地位,将来可就来不及了!连忙满脸媚笑,弯着腰跑到邓清远边上低头哈腰道:“大人……还有我呢……你看我怎么安排下?小人一定忠诚老实,绝无二心!”

邓清远对这马屁精还是蛮喜欢,毕竟过去的十几年,一直都是他拍别人马屁,如今翻身作主人了,自然需要来个拍他马屁的,于是点点头:“你排他们后面!”

曲石磊大喜过望,这就捞了个第三把交椅!看来什么功夫都没有马屁功夫效果好,立竿见影。

有机灵的人也醒悟过来,想学曲石磊,结果被邓清远一句,以后的事由刘大人、俞大人做主挡了回去。

刘传伦和俏红杉都是在江湖上混老的人精,如何组织个队伍门派那是轻车熟路,当下就宣布,剩下的人一年后按功劳论资排辈。

邓清远见投入状态的刘传伦和俏红杉在那安排吩咐,慢慢的走到俏红杉居住的洞窟里,不由得有些感叹,好像自己弄了个魔教的雏形出来吧?难道现在的魔教几千年前也是这么来的?也不知道对普通百姓来说,这新出现的东西是福是祸?

很快刘传伦和俏红杉就安排完毕,来请示邓清远还有什么吩咐,曲石磊却满脸媚笑的道:“大人!大人,我看刘大人和俞大人指挥若定,实在是大将之才,不若我们组织个门派堂口教派如何?将来势力大了,也好为魔族效力不是?”

“这个提议不错!其实组织个堂口,在江湖上发展也不难,只要有高手坐镇,只要大家修炼魔功有成,那就有十二个高手呢,比两派三门都多。”刘传伦也有些心动。

“都是欲望害的!”邓清远暗自叹息一声,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人的欲望都是随着实力增长的,今天不同意,迟早这些人要搞个东西出来。毕竟正道人士对所谓的魔一向是不问青红皂白斩尽杀绝的,这十二人的身份迟早要泄露出去,他们自然会想办法保命,建立自己的势力在所难免,魔族向来不会直接插手人道的事,只能靠他们自己,于是点点头道:“你们看着办吧。”

俏红杉有世仇要报,长期都是一人作战,有心无力,对组织个门派自然热心,于是和刘传伦曲石磊低声商议片刻周,拉着两人一起跪下:“我们决定组织个教派,请教主赐名!”

邓清远现在的外貌是易容出来的,再说他也没那实力,当教主对他来说危险系数太高,干不得,于是摇头道:“我对这俗世的虚名不感兴趣,教主就让刘大人当了吧,名字嘛,就叫天魔教好了,不过教义第一条必须是,教内任何人不得无故对普通人出手,不得侵害普通人。”

“这是为何?”曲石磊有些莫名其妙,按他的想法,魔教么,就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心狠手辣巧取豪夺的,既然要当好人,干嘛入魔教?

邓清远可不想给普通老百姓弄个祸害出来,连忙道:“魔道一向不大理会人道之事,主要是因为魔道中人的高傲!高高在上的魔道岂能欺负蝼蚁一般的普通人?你们千万不要坏了魔道的名声。”

刘传伦立即道:“大人放心,这条我们一定做到!敢违反的必定处以最严厉的刑罚。”

“那就好,你们回中原去吧,好好干。”

“是,大人!”三人拱手站起来,俏红杉想了想道:“大人,你不跟我们一起回中原?”

“我还有事。”

“那请大人给个信物,将来人多了,万一有不长眼的冒犯大人不好办。”

刘传伦和曲石磊暗自赞叹,女人就是心细,这马屁拍的浑然天成,一点痕迹都不漏,实在是高。

邓清远想想,这是好事啊,将来自己恢复本来面貌行走江湖,有这么个大靠山撑腰,那该多爽?于是立即卖力的在百宝袋内寻找起来,一阵搜寻后,发现一对玉佩,取出来,给了俏红杉一只。

“大人果然厉害,随便给个信物都是宝贝!”俏红杉的眼睛再次放光:“青龙佩!能避水火,驱妖邪,解百毒,这东西是一对,分别带在男女身上,大人真有心,给我个女佩,呵呵,以后这信物就带我身上了。”

刘传伦和曲石磊吞了下口水,用幽怨和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邓清远,邓清远无奈之下,想到这是自己以后的靠山呢,一咬牙,将静心灯给了刘传伦,再从百宝袋内摸了个铜钱出来,看看没什么特别之处,给了曲石磊。

都有收获的三人眉开眼笑,高兴了一阵,出去招呼着那些人驾驭法宝,向中原飞去。

邓清远苦着脸在洞窟内郁闷,好不容易从魔族美女那里弄来些东西,竟然东送西送的,少了一小半,自己好像没什么家底吧?这种东西是要法力高深,精通炼器的得道高人才能制作,而且成功率极低,被自己拿着豆包不当干粮的糟蹋,想必那个死去的道人知道了,一定会气的再死几次。

郁闷过后,邓清远走出洞窟,看着已经快要落山的太阳,有些落寞的感觉,方才还人声鼎沸,现在就自己形单影只,还真有些不习惯。

邓清远没感叹多久,就听见身后传来法宝飞行破空的声音,连忙转头一看,却是斯兰小娘皮和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尼姑!

斯兰从法宝跳下来,古灵精怪的眼睛扫视一圈,发现只有邓清远坐在山崖边的岩石上,于是走过来问道:“大叔,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小贼来过这里啊?嗯,他没什么法术功力,就是跑的比马还快。”

邓清远有些惊讶,这小娘皮明显是找自己的,还叫自己大叔,要不是老尼姑在边上虎视眈眈,邓清远都有些想扮演邪恶大叔的冲动。

“他长什么样?”

斯兰低头想了下道:“头发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对了,他嘴巴最讨厌,好听话说的少,混话说的多。”

邓清远被斯兰直接雷翻,那个人头发下面不是两眼睛一鼻子一嘴巴啊?除非是怪物!估计也只有这缺心眼的暴力蛮女才这样形容人,忍着跳崖的冲动,邓清远道:“是叫邓清远吧?见过,跟人回中原了。”

“对!就叫邓清远,上次我和他被人追杀到这里,所以我回来看看。”斯兰兴奋起来,小脸笑开了花:“你认识他啊?”

“认识,小姑娘,你能告诉我修远道长他们如何了吗?”

“阿米陀佛!”中年尼姑走过来,宣下佛号道:“施主也是中原修炼人士吧?不知和修远道长有何机缘?”

“他是我朋友。”

中年尼姑脸色一变,修远老道脾气怪异,朋友不多,每个都是身手不凡的奇人,态度顿时好了许多:“施主,那天贫妮也在,修远道长和两派三门高手大战四个天青寺苦修僧,起先在众多弟子的支持下,人多势众,还占了上风,苦战一夜,伤了两个苦修僧,后来抢夺瑶池至宝的两个苦修僧下来支援,中原修炼人士死伤惨重。到天亮时,天青寺的高手百余人赶到支援,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双方斗到今日凌晨,最后两派三门高手死三人,修远修善重伤,天青寺苦修僧死两人,重伤三人,其余普通高手也折损大半,只好退却。”

“苦修僧竟然如此厉害?功力还在修远之上!”邓清远有些吃惊。

“那是!”中年尼姑苦笑下道:“最厉害的那个苦修僧,足有近千年道行,一身骨肉硬如精钢,一般法宝兵器根本伤不了,还是修远道长全力一剑才在肩膀上刺个窟窿,他自己也被击成重伤,昏迷不醒。”

斯兰见找不到邓清远,有些郁闷,接着她师父的话道:“现在中原修炼人士都走的差不多了,大叔,你要是看到邓清远,帮我带些话给他好不好。”

“好,小姑娘你说。”

“蓬莱阁的长老说我是什么天怨之命,师父要我去蓬莱阁,希望能拜在掌门师太门下,借她的无上佛法,看能不能化解。”斯兰有些郁郁寡欢的道:“我从小就自己玩,没什么朋友,要是小贼有空,就去蓬莱阁找我玩,要是不去的话,哼!告诉他,我不会放过他的!”

中年尼姑听了斯兰的话,脸色有些发苦,闭目垂首宣了几句佛号:“阿米陀佛!冤孽啊,冤孽啊,斯兰,你发此念愿,孽缘如何化解?莫非真要生生世世纠缠苦痛不休么?为师费尽心机才让蓬莱阁的师太答应推荐你入无心师太门下,期望能斩断前世因果,脱离是非轮回。”

斯兰连忙挽着中年尼姑的手臂,撒娇着道:“师父,我知道的拉,那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嘛,这世界这么大,有千千万万的人,我的那个前世孽缘还不知道在那呢,不用担心。”

“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等明白时早就晚了,时也、命也,看你的造化了。”中年尼姑叹息下,无奈的摇摇头,向邓清远稽首道:“施主,多有打扰,就此别过。”

“师太等等,”邓清远的好奇心冒了出来,这暴力小娘皮是什么天怨之命,难道还有那个男的不怕死敢要她?看老尼姑的意思还是前世遗留的后患,莫非那个倒霉的男人前世被暴力小娘皮玩死了,这世还逃不过?可怜啊!为那位仁兄默哀三分钟先。

“施主还有何事?”中年尼姑先前听邓清远说是修远老头的朋友,客气的很。

“这位小姑娘的天怨之命是怎么回事啊?”

中年尼姑低头思索下道:“贫妮佛法浅薄,看不见过去未来之事,只知道我徒儿确实是天怨之命,所谓天怨之命,是指前生留下太多苦,太深太重,以至连轮回之门都无法消除,留下生生世世因果循环。”

“那会怎么样?”邓清远打破沙锅问到底。

“会越积越多,越多越苦,命运也越凄惨,非大佛法大智慧不能解脱。”

斯兰听了,脸色也有些凝重:“师父……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你别吓我。”

“徒儿,”中年尼姑爱怜的抚摸下斯兰的头道:“师父与你前世有些俗世的缘分,在佛祖前发下宏愿,定会想方设法的度化于你。”

等斯兰和中年尼姑踏着法宝离去,邓清远也有些感叹,这斯兰小娘皮又暴力又缠人,没想到还有这么悲惨的命运,心里面对她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这小娘皮去蓬莱阁躲着命运,看来以后多半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但愿她幸运。

斯兰和师父飞在云雾之中,想了下道:“师父,你说我是前世留下的情缘难了对吧?要不我不去蓬莱阁了,干脆去找到我那个冤家,什么都不说,找到就一刀宰了,不就不会纠缠了吗?”

“徒儿,万万不可!”中年尼姑吓了一跳:“这样更纠缠不清了!只可化解,不可加深怨念……”

邓清远在平台上,考虑到黄铁嘴还要等二十多天才来,打算找些柔软的干草,在俏红杉待过的洞窟内给自己搭个窝,好人接下来的日子过的舒服些。正在忙活的他突然间感觉到有些心惊肉跳,浑身上下一激灵,眼皮也跳个不停,不由得大惑不解,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莫非是姚书逸那混蛋惦记着自己,在背后咒他或者有什么恶毒的算计。

接下来的日子邓清远过的甚是舒服,先用丹药恢复了本来面貌,平台边的溪水中多的是细鳞白鱼,味道鲜美,细嫩少刺,而且这地方少有人迹,这些鱼少有天敌,很好捉。附近山岭也有野兔雪猪出没,遇到邓清远这个跑的比马快的变态,也算它们倒霉,被邓清远祸害了不少。

邓清远趁空闲的时间,将百宝袋内的东西全清点了一遍,共有各种道符近百张,他也弄不明白有什么用。虽然他和黄铁嘴也帮人驱鬼捉妖,不过都是骗人的,黄铁嘴也是个假冒伪劣的,对道法咒符基本一无所知。另外还有拂尘两把,盒子里有书四本,各种丹药几十颗,炉鼎一个,桃木剑一把,八卦道衣数件,铜铃一个,香炉烛台朱砂黄纸檀香竹签古铜钱等杂物若干。

清点完毕后,邓清远后悔的肠子发青,天雷镜和静心灯被送出去了,肯定是这里面最值钱最厉害的东西,现在余下的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货了,真是败家啊!法宝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炼制不易,数量太少,竟然给自己随手就送了几件出去,心太软啊。

后悔完毕之后,邓清远将几本书拿出来,看了下,均是蝌蚪文写成的,幸好黄铁嘴多少有点文化,不是文盲,教给他不少,这些字基本都认识。一本是道家典籍道德经,这他早就倒背如流了,放回百宝袋,另一本是修炼的书,看不懂,也放回去,接下来的两本分别是讲炼制法宝和书写符咒的,正对送出法宝肉痛万分的邓清远兴趣顿时长了起来,符咒可以写了卖钱,法宝就更不用说了,至少要学会了,把送出去的法宝重新炼制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邓清远除摸鱼逮兽填肚子外,就是看书了,在黄铁嘴来之前,他把两本书来回看了几遍,也没弄懂多少,只是明白不管书写符咒还是炼制法宝,都需要法力,没法力一切免谈。书写符咒还好些,法力越高,材料越好,符咒效果越好,炼器就难了,除材料难寻之外,还要天时、地形、心境、功力等条件,任何细微的差错都会功亏一篑,而且只能用本身三昧真火祭炼。

幸好的是,邓清远把那百余张符咒的作用弄明白了,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符咒,只有两张勉强有些威力,一张可以召唤黄巾力士一个,时限半个时辰,一张能隐身四个时辰,除非遇到功力极高的存在,否则不会被发现。按死去道士的记录,这样的符咒材料难寻,成功率极低,那老道十年时间,也不过成功了几张。

明白这些后,邓清远对炼制法宝和书写高级符咒然后发家致富,过娇妻美妾奴仆成群的腐败生活基本绝望,这条路不通。等修炼到法力足够,收集各种天材地宝祭炼法宝,至少要个几十年,那时候都发都白了,就算有娇妻美妾也有心无力,岂不是更悲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