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984 血沃黑土—东北卷 第四章:顿河长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


看着不远处的那处废墟中燃烧起了熊熊大火,肖钊权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那边原本一直从不间断的枪声嘎然而止,变得一场寂静,朱胜利队长和部分第3守备队的指挥员们都在那里,大火将那片废墟染得一片火红、火红,就像是鲜血那样的刺目鲜红。

“我他娘的,狗日的老毛子”肖钊权感觉到一股热血从脚底直冲脑门,脑海中一阵沸腾。翻转过身,手里的枪连续的发出清脆的点射声,几个冲了过来的苏联兵应声倒地。

被怒火冲昏了头的肖钊权咬着牙、半蹲着身,肩头抵住阵阵后坐力,弹壳不断的从枪侧一旁的抛壳口跳出,叮叮当当的掉落满地。

现在的满洲里城已然到了陷落的边缘。如同滚雷般的声音划过天宇,窝在废墟内的第3守备队的指战员们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咣-炸雷般的爆炸声伴随着腾起的火球一同爆裂而开,几乎的扯碎了这弥散着浓浓硝烟气息的天幕。从小尤沿山射来的炮弹不断的尖啸而下,-咣-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天空被染成一片火红。

现在的满洲里城已经在猛烈的空袭和炮击的蹂躏下,成了一片狼藉之境,到处是被掀翻的街垒、沙袋还有被夷为平地的房屋建筑。一些废墟中被炮火所引发的大火还在熊熊的燃烧着,冲天的火光几乎的将半个天边都渲染成为刺眼的血红。

成群的苏军歼击轰炸机再次凌空,这些满挂着各种重磅航弹的钢铁大鸟在苏联人最后一轮冲刺样的总攻之前,最后一次的将整片城市仔细的梳理上一遍。

如同一场绚丽多彩的焰火表演一般,下午时分的天空中布满着各种飞机划过时的羽痕,炮弹炸起的火光星星点点的,煞是美丽,火树银花样的充斥在人们的眼前,争奇斗富般的竞相的炫耀着自己在那最后一刻时所绽放出的美丽,但这一切却又是那样的恐怖。

在城东远处的矿务局林场一线,近卫坦克第5师的侦察营长-伊留申斯克少校跳下车来,看着满地的尸体,他沉默无语了,这位年轻的军官似乎对眼前的一幕所感慨万千。

满地都是中国人的尸体,那些人似乎是领导干部,也有公安民警,此时这些横七竖八躺倒满地的尸体似乎依然在诉说着刚刚过去的那一幕的惨烈。就是这些中国人,拼命的用手里的手枪、步枪顽强的阻击着侦察营的前进,直至最后全部战死,几乎没有一个幸存者。

“营长同志,看样子没有活着的中国人”侦察1连连长-波斯卡斯基大尉用脚拨弄着一具面部朝下倒卧在地的中国人的尸体“这些可恶的中国人,就这些武器还想阻挡近卫坦克第5师的进攻吗?真是不自量力的家伙。”波斯卡斯基大尉冷声哼到。

“现在他们不是被我们给干掉了吗?”波斯卡斯基大尉满是讥讽着的手舞足蹈的冲着身边几个冷眼看着中国人尸体的士兵们比画着:“这就是阻挡伟大苏维埃军队前进的下场。”

“波斯卡斯基大尉同志,尊重下你的对手,要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军人,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重” 伊留申斯克少校回过头的用满是不满的语气说到,恼火让少校的面部上每一块肌肉都在颤动着。这些中国人的确很是勇敢,他们应该值得尊重。

“营长同志,我只是说这些中国人都被干掉了”对着转身走远的伊留申斯克少校,波斯卡斯基大尉急忙的辩解着:“他们只是一些黄皮肤的家伙罢了。他们背叛了社会主义。”

伊留申斯克少校并没有理会波斯卡斯基,这个平日里就满嘴都是脏话的粗胚,这个来自乌克兰农场的杂种,他知道什么是军人的荣誉吗?知道什么是值得尊重的对手吗?这些连军人都不是的中国人,他们拼死阻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些现在用惶恐不安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平民,这些死去的中国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在用有限的武器阻击着自己指挥的部队,所为的是什么,伊留申斯克少校很是清楚。他似乎想起伟大卫国战争中的那些苏维埃干部,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充满着让人感慨的悲呛。

也许吧,伊留申斯克少校深深的叹息了下,他走到一个哭得满脸是泪水的小女孩的身边蹲了下来,这个孩子的父母也许在战争中死去了,可是她那张小脸上却是充斥着那样的熟悉的感情色彩,是憎恨?还是害怕?伊留申斯克少校不想去想太多。

拭去小女孩满脸的泪水,伊留申斯克少校沉默着,他不知道该是去怎么样面对这个孩子的目光,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身份来到这个美丽的古老东方大国,伊留申斯克很是明白,这种身份是那样的带着极为不光荣的色彩。伊留申斯克漠然着。

“哈拉休……哈拉休……”一个中国人从人群中跑出去向着伊留申斯克挥手呼喊道……

“斯大林,毛泽东,斯大林,毛泽东~”这个中国人嘴里呼喊着的蹩脚的俄语让伊留申斯克少校一阵的厌恶,哦,这就是中国人嘴里的那什么汉奸吧。少校鄙视的翻了白眼。

而显然那个中国人根本不理会少校的不屑,甚至他对同胞们所投来的轻蔑目光也无动于衷,只是不断的高呼着:“苏维埃,大大的,中苏友谊,乌拉~”

我们需要这种人,伊留申斯克少校的心底翻涌了下,这是政治委员们一直强调的需要用中国人中的败类来制衡统治中国人的政策,冷声笑了笑,伊留申斯克少校招手唤来通讯兵,示意丢个这个中国人一个黄色袖章,然后打了手势,指着那些呆坐在地上的难民说到:“维持秩序,你的,明白?带他们离开这里,明白?”

“明白,明白~”这个自称为‘陆’的中国人不断的点头应声着。

看着他那卑颜屈膝的样子,伊留申斯克少校哼声了下,指了指身边哭得梨花带雨样的小女孩,对着陆说:“照顾好她,否则,你死的,明白~”

“明白,明白,一定,一定~”陆不断的点点头,就仿佛他的头颅从来没有抬起过样。

不远处的草地上,一群苏联人还在查看惨烈的战场。“该死的中国人” 侦察1连连长-波斯卡斯基大尉刚刚挨了少校一通斥责,自然很是不满,此时看着少校同志对那些中国人的和气,他更是火气不打一处来,干脆气恼的狠狠用脚踹了两下地上的那具中国人的尸体。

忽然之间,波斯卡斯基大尉似乎看到了这具中国人的尸体忽然的抽动着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上帝我是不是眼花了”心底深处莫名涌上来的阵阵恐惧让波斯卡斯基大尉使劲的揉揉自己的双眼。尸体会笑?波斯卡斯基大尉总觉得怪怪的。

“该死的~” 瞪大眼睛的波斯卡斯基大尉倒吸一口凉气,从头到脚如同掉落冰窖的整个一阵冰凉。一脚被他踹翻过来的这个战死沙场的中国人简直就是恶魔一样,虽然他的整个面目都被烈火灼烧成一片焦黑,而且整个面部都已经稀烂样了,但破片撕裂开的皮肤下露出暗红色的肌肉却带着别扭样的抽紧着,而露出的那个诡异的笑容就这样的微挂在嘴角。更糟糕的是,大尉清楚的看到这个中国人松开的右手里露出一枚压发环已经打开的手雷。

身后爆炸的巨响让所有人的心都提紧了起来,所有人的心都仿佛被吊起到了嗓子眼样,心情复杂的伊留申斯克少校看着不远处那团搅动着红黑烟雾燃烧着的火焰,楞住了。

看样子波斯卡斯基已经完了,刚刚还神气活现的波斯卡斯基此时就炸翻在那里,浑身都是血。

“该死的混蛋,为什么要把我们派到这该死的地方来” 伊留申斯克嘀咕了两声骂声到。

并没有停留太久,作为军人,伊留申斯克少校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的职责,留下几名士兵配合陆一起维持秩序,同时收拾这片惨烈杀戮之地后,伊留申斯克指挥着侦察营继续向南挺进,按照计划,他们将要去夺取扎赉诺尔车站、矿务局机务段一线。

一辆辆坦克、装甲车隆隆的从身边驶过,表情复杂的陆弯下腰来,对着身边的小女孩子不无深意的说到:“生活还要继续……要勇敢的活下去……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

说着露出一丝冷笑的陆高举着双手,以一种狂热样的情绪对着一辆辆隆隆驶过的苏军坦克高呼着:“乌拉……”尽管他的这一切换来的只是冷漠的不屑和嘲讽。

“活下去很难,甚至远要比死去还难,但肩负着重责的人从来都是这样的选择,因为污水虽然脏,但总是需要人来泼洒。”

尽管陆的声音很低很低,几乎是压抑在喉咙深处,但直到十多年后,早已经长大成人的那个小女孩还是很是清晰的记得这个叫做陆天明的叔叔当时所说的那句话,也正是陆叔叔的这句话让这个出生在满洲里城、打小就没有离开过家乡的小女孩在长大成人之后,义无反顾的在高考志愿填报表上写下了那看似平常,却满有深意的几个字,然后背起着自己仅有的一点行囊,离开了曾经历经战火炙烤的满洲里,去了江南的那座古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