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节陆英寿的失败

wanglong6410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英语是上大课,也就是在三楼的阶梯教室,大课一连两节,下课后的学生们在解决生理问题后大部分都涌到楼顶的凉台,一部分染上烟瘾的男生开始吞云吐雾。烟民的比例之高在中国也算特色,即使到三十年后,抽烟仍被当做一种时髦,丝毫没有意识到是对自己健康的侵害,对别人权利的侵犯。

陆英寿点着一支烟,心里的愤怒和不满达到顶点。自那次被单珍搅了他和张昕的好事后,很长时间,半个月吧,张昕见了他都待答不理的。直到最近才将关系恢复过来。他将这种怠慢归咎于单珍和荣飞,主要是荣飞。陆英寿认定荣飞托单珍在张昕面前说了他的某些坏话才导致今天的局面。而刚才结束的英语课让他陆英寿出了丑,而荣飞却露了脸。因为老师叫他回答问题他没听清问题,自然答不上来,而接下来点名荣飞,荣飞的回答令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深为满意,表扬荣飞的口语极好。这个老师也是的,上课几乎不说中国话,一水儿的英语,从进教室就是英语,这让他很不适应。他当然不知道,就中国的高等教育而言,英语一科是进步最大的,九十年代四级英语尚作为时髦和骄傲,到了新世纪,四级英语如果在大二还没通过,绝对会被视为低能。

词汇的掌握不是一个数量级。

天气已经很冷了,另一面街道上的行人已经穿起了冬装。荣飞和李建光站在凉台上聊着天,望着街上的行人指指点点。学校的围墙外是一条主马路。面对满街骑自行车或步行匆匆而过的人流,李建光自然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但荣飞却感到满街的黑灰兰真是一种色彩上的失败,为什么冬衣就不能用靓丽的颜色?自从鲁峰说他表舅是做服装生意后,他就不停琢磨服装的事情。

随着铃声的响起,荣飞和李建光结束了聊天,向通往下层教室的门洞走去,看到陆英寿和01班一名男生就站在台阶口,李建光和陆英寿还打了个招呼,“上课了,快走啊。”陆英寿皮笑肉不笑的应了句,“急什么,几节破课也没什么好学的。”李建光冷笑道,“你小子牛,你就牛吧。”

荣飞快步走下楼梯,突然被陆英寿伸脚一拌,荣飞毫不提防,一跤跌下,咕隆隆滚下了十几层楼梯,爬起来时额角磕破了,脸上全是灰。他摸了把脸上的血,怒火“腾”地点燃了,“你妈个贱逼!故意找茬是吧?”他眼睛四下一扫,拎起一截破损的椅子腿就朝站在楼梯口嬉笑的陆英寿扑上来。

陆英寿认为荣飞是个性格懦弱的人,一件他亲眼所见的事情证明了他的观点,那是在东校园的大操场踢球,球场上发生了不可避免的肢体冲撞,临时客串守门员的荣飞上去解劝,反而被电子系79级的学生殴打了一顿,按道理是要还手的,或者换了他绝对要还手的,岂有白挨揍之理?可是荣飞只是招架,愣是没敢还手。被称为“恶魔刘”的体育老师刘方成赶到制止了斗殴,责令对方向本队道歉,如果是别人,电子系79级的壮汉们不会轻易举手投降,但对于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的刘方成,他们只有乖乖的听话。80级的学生受了委屈,自然不服,道歉就完了?没那么容易。但受了无妄之灾的荣飞却劝大家就此息事宁人吧。事件虽然平息,留给陆英寿的印象就是荣飞是个懦夫。

陆英寿是临时起意作弄一下荣飞的。看到荣飞就那样滚下了楼梯,陆英寿也吃了一惊,心想别他妈的出什么事吧,等荣飞爬起来,看到只是擦破了皮,他已经完全放下了心。荣飞拎着椅子腿冲上来,他根本没想对方会动手,心想不过是恫吓而已,为自己找回点面子。结果荣飞一棒子就抡到了他头上,立即将他打晕了。荣飞并没有因陆英寿的倒地而平息怒火,在李建光和那位01班同学惊愕的注视下,他一棒子砸到陆英寿的右臂上,“你他妈的傻逼,找抽的傻逼,老子忍耐很久了。”陆英寿又是一声惨叫。清醒过来的李建光立即扑上来死死抱住了暴怒的荣飞,对那位仍在发呆的老兄说,“快去找人,带他去医院。”

李建光和闻讯出来的02班同学将荣飞拉回了宿舍,李建光看着余怒未消的荣飞。“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这可不像你啊。”“他妈的,欠揍的贱货,他以为谁都可以欺负啊?老子就是让他长点记性------”李建光鲁峰等人都认为荣飞是因为张昕,其实荣飞是感到这个陆英寿和他实有深仇大恨,对这个人有着说不出的厌烦。

这就是“12. 1”事件。事件的编号是同学们参照国际惯例给的。所谓国际惯例,不过是爱好文学者读了几本图书馆刚买的欧美小说。这个时间导致机械系01班班长陆英寿同学的没落,原因一是自己被打的头破血流,右臂轻微骨裂。以为学院会严肃处理肇事者荣飞的学生们,尤其是01班的学生们都坚信学院会处理荣飞。他们想,陆英寿虽然有些张狂,但多财多艺,为人很有些仗义疏财的风范,如今被名不见经传的荣飞揍的鼻青脸肿,传出去岂不是将01班的面子丢尽?

事情尚未解决,一帮社会青年找上门来。工业学院围墙内很少有社会青年出现,即使有个别的想骚扰一下女生,也被门卫赶走了。但今天门卫显然失职了,七八个穿着打扮一看就是社会上的痞子,光头,戴着很时髦的茶色眼镜,横着走在校园里,让女生们很是紧张。为首的汉子胳膊上刺着青,问路上遇到的男生,知不知道荣飞住哪里?使得荣飞一下子出了名。

这帮人找到荣飞的宿舍。为首的汉子让他的弟兄们在楼下等,他对正在宿舍举哑铃的荣飞说,兄弟,听姐姐说你受了欺负,姐姐让我来看看。你跟我说,是哪个屌毛不长眼,竟敢欺负到你头上?你给我说,我立即带人灭了他。

宿舍里当时只有倪凯在,对奇装异服一脸流氓相的陶建平很是害怕,一面奇怪荣飞怎么会认识这种流氓,一面担心荣飞如何收场。不料荣飞翻了脸,喝令那人滚出去!如果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我立即报警。等我见了你姐姐还要问问她,为什么要你来这儿丢人现眼?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就是条狗也该记住了。那人不仅没生气,还劝荣飞消消气,他是自己来的,不是姐姐派他来,既然不想让我出头,那我立即走。那人真的走了。荣飞跟没事一样继续看书。只是告倪凯不要跟别的同学说。倪凯问他这人是谁,荣飞说只是个一般朋友。

这件事知道的不多,没有形成多大影响,荣飞在工学院出名是以后的事了。大部分同学,特别是机械系的同学,都在议论和猜测荣飞会受什么处分,他们认为陆英寿不过是开个玩笑,荣飞所为就有些过了。不过02班不少男生觉得荣飞有些血性,敢用棒子照别人脑袋抡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的。李建光私下跟荣飞说,那天你太不冷静了。荣飞说,如果他是无意的,我不会那样做。你不了解他,我了解。对于陆英寿这种渣滓,就是要制得他梦里也怕。李建光心里叹气,认定是荣飞因张昕之故借机报复,情之一物真是害人匪浅。李建光是荣飞和张昕故事的见证者,早已认定荣飞实在是配不上张昕,论外表,论才艺都相距甚远。自认比荣飞优秀的他都不敢追求张昕,何况是一向平庸的荣飞?不过自高低杠事件,荣飞的性情变化是铁一般的事实,不必再争论了。

学院的班子突然做了变动,原院长因年龄原因退出现职,最年轻的副院长王林意外出任新一任院长。工业学院是副厅级单位,王林估计也算省里最年轻的副厅了。学院的领导变动受影响的当然是各系各处的头头们,也就是学院的所谓中层领导。风波距离普通的学生太远了,学生们关心的的是眼前发生的事,比如01班和02班打架的事。新院长倒是雷厉风行地调查处理了这起在机械系影响颇大的事件,学院决定给与荣飞与犯错在前的陆英寿警告处分,通报全院。

这个结果令知情人感到意外。且不说陆英寿在这个事件里受到的伤害,更因为其父是北城区的副区长,算是地道的副处级。学校的级别高不等于院长的权力大,论实际权力,王林无法跟区里的领导比。虽然学校地处南城区,但官官相护,学校总得给政府几分面子,可竟然是这个结果。院里参加讨论此事的领导和老师都惊异王院长对荣飞的袒护,认定是陆英寿犯错在前且性质恶劣,假如荣飞因此受重伤呢?假如眼睛被摔坏呢?我们学校要负怎样的责任?我知道陆英寿的父亲是北城区的陆天光,但领导干部的子弟更应该严格要求------学院的一把手林书记始终没有说话,却为王林院长投了赞成票。

陆英寿经此一役算是栽了个大跟头,不过这家伙有点不屈不挠的劲头,很快就恢复了元气,在学院传统的元旦晚会上还颇出风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