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土匪篇 第四章 邀伙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松绑!”耿开山大手一挥,很有些豪气。   吊额眉张着嘴有话要说,耿开山瞟了他一眼,轻轻的晃动了手中的小手枪。吊额眉若有所悟的放下了背上的鸟铳,枪口不着痕迹的指着刘正平和时小迁。   刘正平松了松有些麻木的双臂,瞟了四周的土匪,一群人衣衫褴褛比大上海的叫化子好不了多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松绑!”耿开山大手一挥,很有些豪气。

吊额眉张着嘴有话要说,耿开山瞟了他一眼,轻轻的晃动了手中的小手枪。吊额眉若有所悟的放下了背上的鸟铳,枪口不着痕迹的指着刘正平和时小迁。

刘正平松了松有些麻木的双臂,瞟了四周的土匪,一群人衣衫褴褛比大上海的叫化子好不了多少。

“看座!”

两个土匪搬来了个木墩子,刘正平和时小迁坐了下来。

刘正平对耿开山遥遥的抱了一拳,道:“这位大哥,你就这样放了我两个,客套的话我就不多讲了,你有什么路数尽管拿到桌面上来,我兄弟两个人接着就是。”

“这位兄弟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看两位兄弟年少英雄,有些佩服。现在世道混乱,不如就入了我扁担山的伙,大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做个快活王?”耿开山的一张老脸上写满求贤若渴的期待和义薄云天的真诚,不过心里是如何想的,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时小迁与刘正平的对视了一下,在刘正平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才强忍着想笑出声的冲动,把脑袋低了下去。辣块妈妈,在这个穷地方当土匪?哦,别了我上海的妹妹!别了我的洋酒洋装……打死老子都不干!

“这位老大,我们两个本是落魄江湖的无名小足,还请大哥高抬贵手放了我们两个,另请高明吧。”

耿开山看刘正平的气质谈吐不俗,还听说他有一身不错的功夫,便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么不堪,爱才之心更甚。别说这个积年的老贼混得不咋地,看人的眼光倒是毒辣。

“这位兄弟还是考虑考虑吧?虽然我这个地方简陋了一些,在乱世中好歹也算一个落脚之地,总比四海飘泊要强吧。”

时小迁抬起了头,这个小子可不是笨蛋。一双眼睛四处乱扫,他看到吊额眉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还有那只一样不怀好意的枪口。

“大哥,你看这位老大这么热心,你就答应了吧。”他边说着边给刘正平打着眼色。他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辣块妈妈,老子就当几天土匪,瞅个空就跑,把辣块妈妈的土匪窝偷个精光,对了还有自己的小手枪。”

时小迁的贼眉鼠眼的表情,刘正平当然看懂了。他假装思索了一下,对耿开山抱了抱拳道:“好!既然这位老大这样抬爱,我们兄弟再推诿就显得不上道了,我们答应了。”生活是残酷的,连刘正平这样的人都学会撒谎了,还连眼睛都不眨。

耿开山的江湖可不是白混的,你有长箩索,我有翘扁担。

“好,这位兄弟答应得如此干脆,好!爽快!这样吧,按照规矩,新入伙的兄弟要有投名状。明天,这个兄弟下山去随随便便地做单话,完成了拜山的仪式就算是我扁担上的兄弟了。至于这位兄弟嘛……”

时小迁看着耿开山的表情心中暗道要糟,这老贼目光里强烈地流露出无耻阴险和赤裸裸的威胁。

耿开山接着说道:“这位兄弟嘛就在山上陪我看看风景,等待这位兄弟的凯旋。对了,还没有请教两位兄弟的贵姓?”

刘正平道:“我姓刘,刘正平。”

时小迁没好气的道:“我姓时,时小迁爷爷的时,小迁,小迁爷爷的小迁。”

辣块妈妈的!看风景?这个鬼地方有什么好风景?老子这不成了制约我大哥的人质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土匪们给刘正平一身陈旧的棉衣,你哪套衣服太扎眼了,换这身行头才能入乡随俗。时小迁被他们扣在了手中,刘正平还能怎么样?自嘲道:“你们这个地方他真他妈的正规,连上班都要发工装?”

在副手的选择上,这个二当家的吊额眉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他像个政委一样苦口婆心地做着思想工作,又像一个凶横督战队队长一样恐吓威逼,就是没有一个家伙主动站出来。这伙子土匪都都见识过刘正平的厉害,要是这小子不顾当做人质的这家伙死活,发起狂来,老子的性命岂不是没有保障?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抓阄!在吵吵闹闹中总算挑出了两个倒霉蛋。

窝在这个土沟沟了老半天了,才过路一个挎着篮子的中年妇女,两个土匪怂恿着刘正平快上,就随便挑一个就她吧。刘正平瞪了他俩一眼:“就这样的农村妇女你们大老爷们也好意思抢?真他妈有出息。”说得这两老小子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总不能再说我们一直就这样干吧?

一窝就是一晌午,三个人就着口水啃了个硬梆梆的窝头。唉!正应了那句老话:只看见贼吃肉,没有看见贼挨打。什么职业闪闪的光环后面都有它的艰难苦涩呀。

终于来了一个牵牛的年轻人,两个土匪憋得太难受了,甚至忘记了今天任务的主角是哪个?提着大刀就要冲上去,刘正平一手一下拉了下来,曾经在农村呆过的他非常清楚牛对庄稼人的意义。这两个家伙上午被刘正平讽刺了一顿,也不敢去问为啥不准抢。两个流着尺长的口水在细声的嘀咕:“好他妈壮的一头牛,就算不拿去卖,肯定也够山上的兄弟吃个十天半月了。”

天眼见着就要黑了,难道今天就这样空手而回?刘正平虽然没有说出来,心里却很是焦急。这时,滋嘎滋嘎的轱辘声传来了,管他娘的,谁撞上谁倒霉,刘正平从沟里翻了上来。他这一动,把旁边的两个打盹的家伙吓了一大跳,蒙头蒙脑的跟了上来。

如果关家的二小姐没有这么飞扬跋扈,天也不是快要黑了,刘正平可能还会再等等。偏偏这个关二小姐盛气凌人的模样,惹恼了刘正平。他也懒得去说什么,直接打晕,扛在肩上就跑。既然是投名状,不就是劫个道打劫点钱财或者绑个肉票,我就给你虏一个名气大的肉票回来,剩下的事情我可就管不了那么远了。

刘正平扛着关二小姐风风火火的跑回山来,满头满脸的黄豆汗。还没有进门他更高声的喊道:“小迁,我回来了!”他一脚踹开聚义厅的大门,肺都差点气炸。

聚义厅大厅在几只火把的照耀下,光亮温暖,时小迁正和耿开山吊额眉三人杯盏交错,喝得不亦乐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