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一章从先敌开火到大刀夜袭(2)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吴子星气得仰面朝天躺在泥汤里。强胜催他,说:“哎,刘俊臣儿是刘俊臣儿,你犯不着为了一个刘俊臣儿,葬弄一身儿好衣裳。俺姥爷那个县,还出了个殷汝耕呢。俺姥爷也没破罐子破摔,扎井跳河寻死觅活。哎,我说,咱还整不整西瓜?” 吴子星忽然一动不动,仿佛僵硬。强胜疑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团长一眼看到劳军物资,忙说:“宋长官命令,百姓送来的劳军物资一概不收。抓到的日军俘虏全部送回。”回松清一脸失望,继而鄙视地一笑。

还赖在前线的任广正,徒劳地举着集束手榴弹。老兵问:“连长,放下吧。举着不累啊?”任广正很迷茫:“我想不明白,那么好的机会,凭什么不让打?”

老兵说:“连长,你还太嫩。再多吃几年咸盐,你就会明白。在咱手里,手榴弹不叫手榴弹,叫哑铃。”

日军驾驶员见八连不开战,就乍着胆子爬出来,扳坦克。那哪扳得动!这家伙急得像煎锅里的小虾米。日军的后续部队赶上来了。日军小队长看到八连,忙以汽车为依托,隐蔽好,命令:“准备战斗!”他等了半天,发现八连没动静,心里纳闷,探头一看,任广正正指着自己的前心,让日军瞄准儿。小队长还真听说,端起枪就要击发。

任广正的意图很明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官不让先敌开火,就不先敌开火。不过长官还说,只要敌人先开第一枪,就可以还击。那就让敌人先开枪打死算了,弟兄们就可以还击抵抗了。

说起来,二十九军的命令虽然奇怪,比起东北军荣臻“任着鬼子杀好了”的命令,还是有进步,让当兵的觉着有盼头。

一辆军用吉普车呼啸而至。车上跳下日军联队长清水贞亮。清水给小队长一记耳光:“混蛋!不能开枪!”小队长被打糊涂了。清水贞亮说:“二十九军在铁路桥击败我们。我们总兵力还太少,必须抓紧时机运送师团和枪弹!我们已经与二十九军高层和谈。”

清水命令:“全体士兵集合,上车!”日军集合,上车。清水训话说:“运兵大计不能耽搁。留下一个中队构筑工事,监视敌人,其余中队火速赶往宛平!”

日军军车开动。小队长问:“联队长,坦克谁来推?”清水胸有成竹:“我自有人选。”清水命令联络官野村淳一,去二十九军营地。

野村来到营房的时候,张团副正跟团长诉苦:“八连不肯回来,盼着长官下令开战。”门铁根对任广正的幼稚嗤之以鼻,问题是嗤之以鼻的鼻音大了点儿。团长听见了,以为门铁根是在嗤他以鼻。团长喊:“七连长!”门铁根条件反射地跳起来。团长厉声说:“把八连拉回来!告诉任广正,如果违抗命令,擅自先敌开火,一定严惩不贷!枪毙!复述口令!”门铁根复述无误。团长命他跑步传达。

日军联络官野村淳一说:“我们的坦克陷到坑里了,希望贵军帮忙推一下。”团长当然不情愿,忙说:“你们不是有五车兵吗?”野村淳一蛮横地说:“皇军士兵急着赶路,已经出发。推坦克的事拜托了。”

团长喝道:“门铁根!”倒霉的门铁根刚走到门口,又返回来。团长说:“让八连帮他们推出来。”

团长虽然尽量轻声,在场的人还是都惊呆了。七连的战士们当即红了眼,枪上肩,子弹上膛,瞄准团长。

团长冲着门铁根发威:“管好你的战士!要造反是怎么着?”门铁根不阴不阳地说:“他们不知道你是民族英雄,他们笨,以为你是汉奸。”团长早有准备:“特务连!”特务连包围七连。七连战士只好放下武器。

英法联军看着盟友挨揍,就叫“奇怪战争”,给敌人推坦克得怎么定义?叫“更奇怪战争”?

团长还得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他对门铁根说:“你们营长战死好几天了。只要你执行我的命令,营长职位就是你的了。”

野村淳一在团长的大刀上擦着一根火柴。他点了烟。野村看着大刀,说:“谢谢。”团长面子丢大了,丢了自己的面子,丢了二十九军的面子,丢了全体中国人的面子。他恨不能当场宰了这个日本空心豆儿,可是他不能,上司有命,他只能忍。团长不敢愤怒。

团长进屋。野村淳一也进屋。回颖追进来,问团长:“你不觉得荒唐吗?你要帮鬼子推车,推出车来,好去打北平的兄弟部队?”团长羞愧无语。回颖挖苦地说:“大刀向谁的头上砍去?向砖头上砍去吗?”回颖捧出一条明艳的女裙:“听说你们缺衣服,赠给你们,穿上吧。”团长抱着头难受。

门铁根火速赶到前沿。日军一个小队在八连工事对面构筑简易掩体。八连工

事里,任广正仍然举着手榴弹。日军小队长问清水贞亮:“是否布置警戒?”清水贞亮骄狂地说:“中国军队小小的,日本皇军大大的。布置警戒?用不着!”

门铁根冲着八连官兵喊:“团座命令!”官兵们期待地瞪着他。门铁根一字一顿地说:“扑灭当前之敌!”二十九军战士一片欢腾。任广正咬着牙根儿说:“战斗!”

任广正第一个投出手榴弹。手榴弹划过一道弧线,稳稳地落到日军快要筑好的工事上。工事轰然倒塌。十几个日军当场毙命,血肉横飞。门铁根夺过轻机枪,一阵猛打,联队长清水贞亮的仁丹胡子,从黑色变成红色。清水贞亮变成了血水真亮。

团长在营房听到枪声,忙给师部打电话:“八连跟日军交火了,谁先开枪还

不清楚。打不打?”师部命令,狠狠地打!团长放下电话,面露喜色,脸上的压抑一扫而光。他命令:“七连六连迅速支援八连。一连二连阻击日军后续部队。五连九连三连追击日军的五辆军车。四连作为总预备队。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啦!”

团长对回松清说:“劳军物资我们照单全收!”野村淳一大惊失色:“不要产生误会!”团长睚眦欲裂:“在老子大刀上划洋火!活腻歪了。”野村淳一忙说:“撒由那拉……”团长步步紧逼:“撒由那拉?小子,上那个世界撒油去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