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四卷 大印度洋 第三十七章节 围策(一)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尽管城南方向的炮声是隆隆不断,但似乎斯米尔夫准将并不在意,因为在这位骄傲的将军眼里,中国人的计谋已经被他所洞悉,他的眼里只要城南方向的那个中国旅投入进攻,就并不存在什么问题了,毕竟以第17山地师来抗击中国人两个小时是没有问题的。

“先生们,这是我们获得胜利的时候了。”斯米尔夫准将不无得意的告诉着他的属下。

“军直属装甲旅已经在大吉岭集结,很快便是可以北上,葛伦堡的第27山地师正在赶来的途中,增援最快的第1军所属的第33装甲师预计两个小时之后便可以到达了。”这样的消息对于此时的第17山地师来说,的确是充满着诱惑力。

“先生们,坚持两个小时,便是我们获得荣誉和勋章的时候了。” 斯米尔夫准将说出了这样的得意话语,似乎在他眼里甘托克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失败墓场一样。

城郊的第52山地步兵旅前进指挥所内,看着手里的那份关于印军增援将在两个小时内到达的情报,纳兰冷笑了:“好一个中心开花。”此时这位面色儒雅的中国将军的脸上更多的是具有着可怕的杀意,他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更多的是带有着不屑一顾的蔑视。

“让炮4旅不必顾及城南的情况,用炮弹给夷平了那里。”指着地图,纳兰淡淡的说道。

“让52山地旅继续强行推进,必须给我造出势头来。”命令一道接着一道的下来。

随着纳兰的命令,炮兵第4旅的155毫米榴弹炮开始了新一轮猛烈的炮击,涌动的火光下,甘托克城南完全被炮火所覆盖,铺天盖地的炮火将城南发电厂一线完全的覆盖在袅绕的烟火之中,明亮的轨迹在微微泛出鱼肚白的天空中划破,那些高高耸起的烟柱就那样疯狂翻滚在黎明的天空中。

阵地上的印度守军完全没有见识过如此猛烈的炮击,许多人甚至在这猛烈的炮击下精神失常了。一些心理素质较好的老兵倒是并不在意,他们从土堆中爬出身来,试图迎接中国军队的进攻,可是昏暗之中却并不见中国人的身影。

对于中国军队的猛烈炮轰,第17山地师也感到了极大的压力,无论是城南,还是城东,几乎所有的防御工事都被炸得支离破碎,尤其是城南方向,一些地段的战壕甚至炮弹给整个的推平了。以至于城内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火药味。

熊熊燃烧着的火光将天幕都染的一片橙红,站在窗口眺望着城南方向,斯米尔夫准将似乎并不惊讶,在他看来城南方向的激战是必然,因为这位自信的将军认为这是中国人恼羞成怒了,因为自己没有上当,所以中国人恼怒了,他们疯狂的想要用炮弹抹平城南的防御。

从甘托克城的东北方向一线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似乎打得是气势如虹,他们在炮火的弹幕徐进掩护下,以装甲车辆开路,咆哮着冲向完全被炮火所笼罩在其中的印军防御阵地。在这次进攻中,第17山地师也算是见识到了中国同行的攻击标准了。

在99D式主战坦克的掩护下,猫身前进的中国山地步兵拉开典型的步坦协同队形,以绵密的炮火开路,气势汹汹的直扑上去,那些该死的炮火打得极准,以至于防御在阵地上的印度士兵们都根本抬不起头来,更糟糕的是,那些中国人不等爆炸的硝烟散尽就冲了上来,埋头躲避炮火的印度士兵们甚至无法做出反应,便是成了中国人的俘虏。

在得知城东阵地失守之后,斯米尔夫准将多少有些焦急起来,这才打了多久,城东的防御便是垮了,说什么也不能这样下去,别增援没有来,外线的防御就垮了,那可真是丢了第17山地师的面子了。于是斯米尔夫准将做出了个看起来很是正确的决定-以预备队-两个营向城东方向展开反扑,无比牵制住中国人,等到增援的第27山地师、第1军所属的第33装甲师赶到,便是可以将中国军队彻底的击溃。

“告诉52旅,在城东方向给我死死的咬住敌人,做出示弱,但又不可太弱,总之只要他们能够吸引住印军在这个方向,便是大功。”纳兰转身对着参谋命令到。

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但却没有太多人去质疑,毕竟整个甘托克之战的关键并不是在于攻城。对于山南集群来说,就算是拿下甘托克那又怎么样,只要印军第33军的主力没有被击溃,那么南下西里古里还是困难,只有击溃印军主力,才是关键所在。

兵法有云‘攻城为下’,纳兰可不想让自己手里的这些家当在甘托克一战中就受到损失,何况苦战还只是刚刚开始,甘托克之战不过只是踢开印度的大门而已。

城东方向的牵制作战的确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根据集群司令部的命令,52旅的一个加强营在这里愣是顶住了印军两个营的反扑,从甘托克城往东,被云爆弹刻意开辟出来的开阔地上几乎倒满了印军士兵的尸体,这片开阔地由于被刻意的扫清了射界,故而也就成了印度第17山地师官兵们的噩梦之地。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数以百计的印度士兵将自己的性命留在了这里,在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印度人曾经一度突破了中国军队的火力,冲到了防御阵地前,甚至少有的迸发了白刃战。

不过对于印军来说,城东的确是伤心之地,中国人的60毫米、82毫米、100毫米、120毫米迫击炮几乎是打疯了样,雨点样的炮弹接连砸在防御阵地前,使得整个开阔地几乎血流成河。火光、烟雾,许多人都在炮火中被撕扯成了碎片。

“也该是让斯米尔夫这个自大的家伙叫苦一番了。”第33装甲师指挥官-贾马尔准将毫不在意的甘托克城内的第17山地师的处境,向来那个斯米尔夫都是狂妄自大的货色,现在也该是让他吃点苦头了。虽然归属在第33军的指挥下,可第33装甲师毕竟是第1军的下属部队,而且是中央军区司令部的打击部队,只不过是临时调配到东部军区的指挥下的。

“先生,这样做是不是不合理?”一旁的参谋官有些担心的问答。

“没有什么不合理,让中国人和斯米尔夫继续恶斗吧。” 贾马尔准将可不在意甘托克的得知,他只想着让中国人好好教训一番斯米尔夫的同时,也让第17山地师放干中国人的鲜血,到时候第33装甲师兵临甘托克城下,便是渔翁获利了。

“可是先生,现在的情况对于第17山地师来说那可是糟糕透了,难以想象他们还是否能够支持下去。”参谋官似乎还想说些是那么,但随即被贾马尔将军打断了。

“好了,就这样决定吧,让部队保持现有速度前进。同时告诉斯米尔夫将军,我们预计一个小时之后到达,请他们务必坚持。”贾马尔准将悠然自得的靠在座椅上。

“可是先生,十五分钟之前我们就告诉斯米尔夫将军‘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将到达’,现在…..”

“够了,就这样告诉斯米尔夫将军,我们因为道路的原因而不得不放缓前进的速度。” 贾马尔准将粗鲁地打断了参谋官的话语,他对这个多嘴多舌的参谋官很是不满。至少有什么也轮不到他这个参谋来说,第33装甲师毕竟是第1军的部队。

接到贾马尔将军发来的电文,斯米尔夫准将几乎就是快要气疯了,这个该死的杂种,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磨磨蹭蹭的,他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吧,这个混蛋。但愿神会惩罚他。

“告诉部队继续向城东方向展开反击,该死的贾马尔想坐看,那么我们不就不指望他了,反正从葛伦堡增援而来的第27山地师也很快便是到达。”斯米尔夫认为只要坚持一会儿很快问题并是能够得以解决,毕竟第33军所属的第27山地师和军直属装甲旅很快也能够赶到,就算他第33装甲师坐在一旁观看,也无关紧要。甘托克之战的根本还是自己能否守住。

其实斯米尔夫太过于乐观了,这个时候第33军直属装甲旅才刚刚在大吉岭一线集结完成,要想赶到甘托克根本没有那么快,而第27山地师的确是从葛伦堡北上了,可没有两三个小时是根本到达不了甘托克的,距离自己最近的部队其实还是第33装甲师。

而此时甘托克的情况已经很不妙了,此时天色已经几乎的放亮了,甘托克的早晨6点多已经虽然太阳还没有升起,但已经显得充满了新一天的勃勃生机。可就是在这个清晨,甘托克的情况已经极其糟糕了。经过小半夜的鏖战,疲惫不堪的印军第17山地师的官兵们好容易刚想喘口气,远处的地平线处便是扬起漫天的烟尘,在弥散的柴油尾烟中,中国军队的装甲车辆排着标准的步坦协同队形,向着在炮火轰击中已经处于混乱的城南方向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似乎这一次中国人将进攻的方向指向了甘托克的城南。

整排排的炮弹带着撕破天空的怪啸声呼啸而下,炸起的烟柱火柱冲天而起,清晨时分那本该蔚蓝的天色居然在此时被染成一片血红,那笔直腾起的烟柱连接在天地之间,就仿佛是丧礼的薄纱样,给印军第17山地师带来死亡的葬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