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一章 从先敌开火到大刀夜袭(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欧洲有场“奇怪战争”,说起来跟笑话一样。武装到牙齿的英法联军,眼看着盟友被敌人打得满地找牙,不冲出去报复,反倒蹲在战壕里炼耐力、玩儿深沉。你说奇怪不奇怪?

任广正觉着不奇怪。他嫌外国人少见多怪。十几万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集体装猫头鹰,就“奇怪”啦?比这更奇怪的,他这辈子见得多了。

1937年7月12日,是任广正战争生涯中最奇怪的一天。那天,二十九军某部八连,奉命破坏路面。任广正是连长,提着大刀,来回巡视。战士们在转瞬之间挖出两个陷阱,铺上伪装。侦察兵赶来报告,说鬼子有五辆运兵车。任广正年轻气盛,没把这点儿敌人放在眼里。他扬眉举枪,命令:“做好战斗准备!”八连官兵隐蔽到公路两侧。

官兵们子弹上膛。五个一捆的手榴弹,流水般分发到每个战士面前。天津籍的老兵,将轻机枪架好。任广正一动不动,凝视着路口。

意外的事发生了。日军运兵车后面,突然出现两辆主战坦克。坦克超过汽车,很快就遥遥领先。

主战坦克狰狞凶狂。沉重的履带令大地微微震颤。感到大地震颤的二十九军战士,迷惑地面面相觑,他们第一次见到这种庞然大物。连长毕竟比普通士兵见多识广。任广正脸色一变,低声叫苦:“是坦克!这家伙刀枪不入,手榴弹都炸不坏!”天津老兵脸也白了:“这就叫坦克?我的沈阳表哥就是让坦克轰死的。这家伙是陆战之王!”坦克轰隆隆地逼近。任广正恨不能咬死侦察兵:“不是说运兵车吗?怎么会有坦克?”侦察兵一脸无辜:“这大家伙我不认得。”

坦克如同巨魔,给中国官兵以威压。战士们不错眼珠地盯着坦克炮口。他们不认得坦克,炮管儿还是认得的。日军重型火炮铺天盖地的摧毁威力,给他们挥之不去的恐惧。任广正慌了,想:“坦克一先一后。就算第一辆掉到陷阱里,第二辆也能把我们轰烂。”这位年轻气盛的连长,再也不敢奢望“一碟小菜”了。

先别说歼灭强敌,就是全身而退,也希望渺茫。在毫无险阻的平原上,躲开这个机械化魔鬼的巨爪,除非有奇迹发生。

奇迹还真就发生了。骄狂的坦克开始并肩而行。哥俩一块儿掉进陷阱。一辆打了个旁立,另一辆干脆底儿朝天,趁着晴天儿晒肚皮。

陆战无敌的坦克,成了不能翻身儿的咸带鱼!天津籍老兵惊喜至极:“我说连长,天上掉油炸麻花啦。咱这回功劳可大了!”新兵兴奋地问:“这大家伙怎么摧毁?”任广正眉飞色舞一跃而起:“它动不了劲儿了,怎么摧毁都行啊!扑灭来犯之敌!”

坦克里,日军驾驶员绝望地寻找出口往外爬。打旁立的那个,好容易掀开盖儿,刚一冒头,就魂飞魄散,又钻了回去。他看到任广正举起集束手榴弹!日军驾驶员绝望地闭上眼:“武运长久,为天皇欣然赴死吧。”

任广正准备完成日本兵的愿望。一只大手阻止了他。是从天而降的张团副。张团副火烧屁股一样,厉声大叫:“鬼子不能打!这是团部命令!”

历史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并不是卢沟桥事变一爆发,中国军民就全力以赴抗战了。抗战初期的两个月,国军抱有幻想,坐失良机。

为什么不能打?奇了怪了。任广正想不通。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是军人。团部下死命令了,他就是想不通也得执行。士兵们就没有连长的觉悟了。两辆让人发毛的铁甲战车,包了饺子,可就是不让煮。当兵的急了。在这一瞬间,团副在他们眼里,变成了汉奸的活注解。

团副也是有委屈说不出来。他不过是团部的传声筒。团部不过是师部的传声筒。命令也不是师部下的。它来自当年长城抗战一战扬名的宋哲元。

宋哲元躲了那么长时间,终于从乐陵老家赶回来了。赶回来,没有激励士兵抗击侵略,却幻想和平,找日军和谈,签订了《卢沟桥事件现地协定》。

此时此刻,任广正的同袍,七连长门铁根,正在军营里看报纸。门铁根牢骚满腹:“四十大几了,才混上个连长。老子应该是当师长的料儿。”报纸上说:“保卫领土是军人天职,对外战争是我军人的荣誉,务即晓谕全团官兵,牺牲奋斗,坚守阵地,即以宛平城与卢沟桥为吾军坟墓,一尺一寸国土,不可轻易让人。”

门铁根给长官下病危通知书:“成年论辈子的委曲求全,现在才想起来刚强,晚啦。 军部的人都是小儿麻痹。应该让我当军长。”

勤务兵敬礼,说有个社会贤达捐赠物资。那个叫回松清的社会贤达已经进到屋里,慷慨说道:“二十九军的弟兄们,你们是爱国军人!华北的父老乡亲感谢你们!”门铁根忙给老人让座。回松清说:“老朽特具薄礼劳军,还望大军笑纳。”

门外传来少女的歌声。门铁根寻声望去,看到回松清的三女儿回颖。回颖优雅秀美,年方十八,正和几个同学表演《保卫卢沟桥》。

战士们看着《保卫卢沟桥》,不由得血脉贲张,唱起《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团长带着特务连,匆匆赶到,断喝一声:“抗战的一天还没来到!”回颖惊愕地转过脸。这是一张柔美生动的脸。团长说:“宋长官已到天津。宋长官宣称,卢沟桥事变是局部冲突,希望中日双方能够解除误会,避免战事扩大成全面战争。”

战士们高昂的士气立刻无影无踪。团长继续泼凉水:“师部命令!从今天起,我军官兵严禁先敌开火!一旦敌人开火,我军守土有责,立刻予以还击。但是,切记不可先敌开火,违令者军法处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