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沧海的蝴蝶 飞越沧海的蝴蝶序篇之风韵女人 序篇一 第四章 市场丽姝

天地1沙鸥 收藏 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










一大早,也就是六点刚过的样子,集贸市场上人还不多,就来了两个买东西的美丽女人,两女人年龄相若,都在二十六、七上下,一个穿一件深红暗纹提花缎短旗袍、一个穿一件黑色蕾丝套裙,两个女人举止落落大方、身材性感迷人。


在初秋微凉的清晨,陈旧、满是水渍印痕和裂纹的集贸市场通道的水泥路面上,两个穿着高跟丝袜的美丽女人娉婷地走着,那种美感,绝对不亚于江南雨巷中那个打着油纸伞,有着丁香一样颜色的姑娘,只不过前者洋溢着的是一种世俗的温馨,后者则多了一份超脱的雅致,至于说那种更美,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如硬要分个高下,也并非不可能,不过那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


此时集贸市场上顾客尚少,大多是做生意上货的人。他(她)们都丢了手中活计,远远地看上这两个美女人一眼。当他们第一眼看到这两个美丽女人的时候,完全是一种“惊艳”的感觉,那种视觉冲击的强烈程度,足以让人惊讶不已。就像从天气预报里知道是阴天,早晨的天空本应是灰沉沉的,谁知一出门就艳阳高照。


两个美丽女人气质高贵、态度优雅,身上的旗袍和蕾丝套裙虽不是奇装异服,但样式性感新潮,面料高级,而且鞋袜搭配得当,更是相得益彰。穿旗袍女人穿一条肉色细密丝光长筒袜,穿黑色蕾丝裙女人穿一条黑色中孔网袜,美腿有丝袜相衬托,更显得身姿亭亭玉立。身上和别的女人没什么大的不同,也没戴什么贵重首饰,耳朵上摇曳着一对流行的彩色玻璃耳坠,一个翠绿,一个粉红。看着这两个美丽女人的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感觉,只知道女人打扮可以增色,却万万没想到女人可以打扮得如此靓丽夺目!。


在五号蔬菜摊区抬着一大筐莴苣过秤的男人叫自己身后和自己一同抬菜的人:“快看啊二子,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了!而且一下掉下来俩!”


“林妹妹?在哪旮旯?”二子矮前面男人一头,在后面踮起脚东张西望。


鲁东和金明厉在菜市场小吃店同桌吃早餐。鲁东要了碗七星鱼丸配社县拌面,给金明历叫了碗芹菜扁肉燕,两人正稀里哗啦地吃得高兴,抬眼见两女人,顿时惊为天人,每天这集贸市场里人来人往,两人不知见过多少漂亮女人,但从没见过像眼前这两个如此美艳性感的女人,连碗里的东西也忘记吃了,甚至连嘴里的东西也忘记往下咽了。一时间,两个人一动不动仿佛像电影里定格住了。



“好圆好涨啊。”金明历盯着走在外面两个美女的胸脯,眼睛几乎都要掉进碗里去了。


“嗯?”鲁东听金明历说得如此直接,不免盯着他有点诧异。


“想那去了,我是说这个!”金明历用筷子指了指碗里的汤圆,又提高声音对外面喊叫,“老板今天汤圆包的好,个顶个的圆!”


小吃铺老板娘钱嫂正在外面灶上忙,知道金明历最爱讨口头便宜,平时就有点烦他,听他如此说,定时又想讨便宜了,便没应他声。


这两个人都是见到漂亮女人就要想方设法上去搭讪几句的无聊中年男人。现在见了就在眼前的这两个美女人竟然自惭形秽,连动也没敢动上去搭讪的念头。


市场里寸土寸金,小吃铺外面走道上还因地制宜摆着一家买当地特产的水果摊,小贩正在摆货,两个美女人已在小摊前停了下来。屋里两个男人正好饱餐秀色。


“表妹,这水果蛮新鲜的,看样子还不错,正好可以做西餐前的甜点,还可以调鸡尾酒......”穿旗袍的女人跟身边穿蕾丝裙的女人说。她声音甜美如银铃轻摇,是本地地道的东闽洲口音,鲁东和金明厉刚从惊艳中清醒过来,有点活泛气,这一来又都怔住了,两人都是阅人无数,饱经世故的老油子,一瞧两女人着装打扮、衣服款式都和本地人不太一样,而且这么出色的女人打死不可能是本地人,在他们印象中已经认定了应该是外地人,说官话的。


“表姐,你请客请谁啊,到现在都不告诉我,神神秘秘的!”穿黑色蕾丝裙女人问。


“别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穿旗袍女人说。果然很神秘。


“你不告诉我就想请我来作陪,没门儿。”穿黑色蕾丝裙女人说。


“商业上的伙伴。”穿旗袍女人说,“这点事也要和表姐讲条件啊。”


“不对吧表姐,什么商业上的伙伴让你如此重视那?”穿黑色蕾丝裙女人说,“家里厨师保姆不用,还亲自动手上厨,连采购东西都自己来,我看倒是象宴请男朋友!咯咯咯......”


“我看你打胡乱说的......”穿短旗女人袍脸上一红,伸手要打穿黑色蕾丝裙女人,穿黑色蕾丝裙女人机灵地笑着躲开了。


金明厉心里很遗憾,责怪那穿黑色蕾丝裙的女人,打就打你躲什么嘛,要是打在我身上就好了,我绝对不会躲,随便打!


鲁东心里却想,什么商务伙伴,不骗你骗谁,不然脸红个甚?肯定是男朋友,不知道她这男朋友哪里的,真是艳福不浅,艳福不浅啊,要是我有这样的女人,少活二十年也愿意。


“请龙翔天,这下你放心了吧!”穿短旗袍女人说,又指了指小贩摊上的几样水果说,“怎么卖?”


“请他啊,太好了,你是帮我做东嘛,我表姐真好!”穿黑色蕾丝女人亲热地搂着穿短旗袍女人肩膀说。


鲁东和金明厉两个看得眼睛都直了,心想,老天爷好不公平,为什么搂的不是我,为什么?龙翔天又是谁呢,没听过,看来这姓龙的家伙就是女人的男朋友了。这漂亮妇人被他男朋友抚摸过了吗,亲过嘴了吗,甚至是做过爱了吗?看样子那么成熟,一定是都做过了。两人正浮想联翩间,两个女人的话音又把他们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那你请他手下的人吗?”穿黑色蕾丝短裙女人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警觉地问。


“主人都请了他手下人不请显得咱们太小气了吧。”穿短旗袍女人说。


“哼,我就知道,那你准备开个party啰,跳舞吗?”穿黑色蕾丝短裙女人问。


“当然跳咯,让客人们尽兴而来尽欢而散啰 。”穿短旗袍女人说。


“晚上你准备就穿这套衣服了吧,你是想先穿出来试试好不好看,对不?”穿黑色蕾丝女人脸上神色有些不对。


“你穿这套也不错啊。”穿短旗袍女人很聪明地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扯到穿黑色蕾丝裙女人身上。


女人天性喜欢谈论打扮,穿黑色蕾丝裙女人果然中计,说道,“是吗?”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