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二十七章:变节的通讯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人其实是一种很脆弱的生物,无论表面看起来他是多么坚强的一个人。

人都有缺陷,都有软肋,挺过去了就是真英雄,挺不过去就出现了叛逆,卖国贼,这似乎很正常。所以我就十分佩服李玉和,刘胡兰式的英雄,他们是真豪杰,他们面对着敌人带血的屠刀,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绝不是一件轻松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当然了,通讯员小李也不是什么软骨头,通讯员小李虽吃尽了苦头,但也毫不畏惧,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谁能奈何了他呢?小李怎么也没想到,打死都不会相信,他自己有一天会变节,成为一个可耻的叛徒。别人的变节是为利、为名、为女人,最不济也是为保住自己的一条狗命贪生怕死。而小李为的是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想不明白,难道就是为了奶奶不受苦,见不得奶奶受苦的样子,听不得奶奶苍老的嚎哭?他自己也实在想不明白,可他就是变了节。

一切都像在梦里,不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他做的所有的事,就像在梦游,就像不是他这个人在做的事,什么事都不过脑子,人家说啥是啥。

通讯员小李在诱出了桃花和她的民兵队的那一刻,小李还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变节,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小李极度痛苦,小李无话可说。

小李多么希望这真是一个梦啊。

奶奶,小李呼唤着这个名字,心里却在无声地流血。奶奶六十多岁了,手脚不利落,又双目失明,一个多么可怜的老人啊。从懂事的那一天起,小李曾在心里无数次发过誓,一定要让奶奶过上好日子,吃穿不用愁,能安享晚年。通讯员小李参加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奶奶和像奶奶一样的天下穷人都有好日子过,才舍生忘死参加革命的,可现在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了东流,成了革命的败类。

小李和奶奶是最有感情的。什么是情?情是什么?情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恐怕谁都一句话说不清楚。情到底是什么?情就是情,情有亲情、爱情、同情、怜悯之情,林林总总说不完也说不清的各种情。其中的每一种情都可以是最简单的,又是最为复杂的。就亲情来说吧,简单的父子、母子、兄弟、姐妹之间,简单非常简单,单靠血液来维系就成;但说复杂也非常的复杂,有时候并不是你们是父子了,你们就亲,就有亲情,父子反目成仇,酿成血案的人和事也比比皆是嘛。血浓于水这仅仅是一种说法而已,更多的是在于你为情付出了多少,有付出才有回报啊。

小李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奶奶一口水、一口汤,含辛茹苦把他拉扯成人的。小李永远忘不了那一年闹春荒,草根树皮都吃光了,饿死了好多人,紧接着又是闹瘟疫,有的人家全家都死光了。死光一家人是常有的事,一点都不稀奇。当时,小李就瘟病缠身,有许多人家怕被感染不等孩子断气,就丢到乱葬岗里,惹得野狗们吃人都吃红了眼睛,大白天看到了小孩子都敢上去撕咬。村里人都说小李这孩子不行了,瘟疫又传染人,都劝奶奶快把他丢掉吧,奶奶就是舍不得丢。有一天小李再次昏死过去,这次昏死竟是三天两夜没有醒过来,奶奶硬是用水反复给小李擦身,降温,将浑身滚烫发烧的小李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小李醒来第一眼就是看见奶奶苍灰苍白瘦失形布满皱纹的老脸,还有奶奶花一样的白发,奶奶终于看见小李醒了,奶奶笑了,小李却哭了。就从那一刻起,小李就发誓一定要让奶奶过上好日子,可是好日子在哪呢?好日子没看到,苦日子却像没有尽头,天下不太平,国破家难,战火不断,社会不平,天灾人祸,生存下来都极为艰难,哪里有好日子给奶奶过?本想争取好生活,小李自小就参加了革命,而今却又将奶奶连累在其中,在奶奶的嚎哭惨叫声中,在奶奶失了声的呼喊里,在奶奶惊恐万状的碎心神色里,小李崩溃了,小李做了他以前连想都没想的事。

说实在的,临出发时,小李改变了主意,小李留在了民兵队部,小李不是贪生怕死,他不是那种人。他是不忍心看到昔日的战友和同志去流血、去牺牲,他更无法面对阴谋被识破后人们鄙夷他的眼神。

小李也不是没有过别的想法,刚脱离高瞎子时,他曾想过倒戈一击。可以一想到奶奶还在高瞎子手里,想到了奶奶被折磨时的惨象,奶奶的一声声惨叫和呼喊就像还在耳边,小李心就又软了。小李甚至还这样想:孟庄的民兵武器好,孟庄的民兵有战斗力,孟庄的民兵有桃花队长,桃花队长足智多谋,孟庄的民兵吃不了亏。小李这样想过,心里果真就好受些,就平静些。于是,小李就按高瞎子说的做了,说了,诱出了孟庄的民兵队。看着紧急远去了的民兵队伍,小李心里也闪过一丝后悔,他想向桃花坦白这一切,可箭已离弦,什么也由不得他了。即便是坦白,他想说,又能说什么呢,他又想起了他的奶奶,他的奶奶此时还在高瞎子手里拽着哪。

老牛口的枪声停了下来。小李知道高瞎子的阴谋成功了一半。不多时,老牛口不远处的枪声又响了起来,小李还知道桃花他们遭到了包围,血与火,奋斗与牺牲就在那里开始上演了。小李用手很锤自己的脑袋,小李流泪了,他又后悔了。小李拿起了自己的枪,这是一支跟随了他多年德国造二十响匣子枪,小李用这支枪参加过无数次战斗,小李想:枪是用来打鬼子、打反动派、打坏人、打一切与人民为敌的人,如今自己已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与人民为敌的人,枪是公平的,用枪来打死自己是公平的,最公平的,谁让自己也成了坏人、成了与人民为敌的人呢?

小李把枪轻轻的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枪口梆硬而冰凉,小李反倒觉得非常地受用,纷乱无绪的头脑忽然一下子清爽了起来,什么都变得非常简单明了,一个未知又充满诱惑的世界正向他走来,向他伸出了援手,小李的右手食指轻轻一扣,一声炸响惊天动地,小李仰面朝天就跌倒在了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