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三卷 民族内战 第三章 脱离东北战场

水晶之蓝 收藏 1 2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把战争孤立来看,它能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呢?国民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要收回东北,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战略生存必须夺得东北;一个要推翻当前政权,一个稳固自己的政权,于是这种局面理所当然地循环到了历代王朝更迭经历的起义与镇压模式上…… 在解放战争初期共产党尚未争得全国民心的时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把战争孤立来看,它能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呢?国民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要收回东北,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战略生存必须夺得东北;一个要推翻当前政权,一个稳固自己的政权,于是这种局面理所当然地循环到了历代王朝更迭经历的起义与镇压模式上……

在解放战争初期共产党尚未争得全国民心的时候,双方的作战模式还只限于纯军事意义上的较量,尤其是在东北这片双方几乎同时进行争夺的土地上,东北民主联军刚站稳阵脚对东北民众的思想工作还未及展开,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军部队反而在东北笼络住了人心。因为抗战结束后,毕竟中国绝大多数地方包括沦陷区的民众还是视国民政府为中国的合法政府——但很可惜,国民政府往往并且一直忽略着这块蕴藏着巨大潜能的力量……

共产党以其华北部分解放区位置靠近东北的地理之便先期进入东北,紧随其后国民党通过飞机和军舰运送部队后发先至地也开始抢占东北。

最初交战的山海关一战,由陆地进发的国军部队没有把共产党的军队放在眼里,据他们得到的情报,“国军武器破烂,没有炮火。”,而共产党军队同样也没有把国军部队放在眼里,他们抗战期间曾跟国民党“顽军”多次交手,“对方简直不堪一击!”

就这么着双方部队撞上就打,占据地利的山海关守军八路军部队战端一开当即察觉出国民党美械部队不等同于那些“顽军”,强大的空地火力,密集而凶猛地炮火,大口径的榴弹炮,没见过的坦克装甲,还有作战素养良好的国民党军官兵,火力薄弱的根本就落下许多个档次的守关八路军弄得守不能守遂一败涂地,国军打通山海关后长驱直入把部队接连开进东北,

即便这样,国民政府当时还没调上来它最精锐装备最为精良的部队——驻印远征军……

……

前线不能袖手旁观,后方一再命令催促,面对巨大压力的55师是前拥后推,最终卷入到直接交战中来……

四平攻坚战,作为预备部队的55师最终没能派上用场,国军攻取四平后,55师迅即掉头直扑长春。

“得长春者得东北”, 在苏军撤离、国民党接收后不到几小时,长春这座前伪满洲国“首都”、东北最重要的政治中心,就在撤退苏军的紧密配合下被民主联军攻克。但长春在共产党手里还没来及捂热,短短几天后,55师参与攻击的国军部队又一举攻下了这座几度易手的东北重城,长春城头再次改旗易帜,插上了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几天后,蒋介石乘飞机就飞抵这座他的黄埔学生刚刚为他打下的长春城视察军务……

战场下先前还犹豫徘徊的55师一旦身入战场便一发不可收拾控制不住地暴露骨子里的攻击血性,得手长春,55师下辖的一三五团、一三六团、一三七团各自独立行动展开迅猛追击,一三五团更是根据空中侦察和电波侦测锁定一批密集的电台讯号追踪着民主联军的一个指挥部紧咬不放……

刚出长春地界不久,一三七团一个营即遭到民主联军四千多人的围攻,该营不慌不忙抢占有利位置构筑起防御阵地,静待兵力占压倒优势的民主联军前来攻击。

短短半天里,民主联军发动七次进攻,试图一口气围歼掉这个国军的作战营,55师该加强营官兵沉心静气,以密集而相互交叉的凶猛火力拒敌于前沿。恼羞成怒的民主联军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占据先机人员数量也压过对手,可无论如何就是啃不下当前这块硬骨头,咽不下这口气而且心有不甘的他们连续发动集体冲锋,最终因损失惨重而丧失攻击力。

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就在部队攻击疲弱准备含恨撤退的时候,一三七团的这个营倾巢而出抓住战机迅速发动反攻,一下子将民主联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仓皇间来不及稳住阵脚的他们一路败北,被55师的一个营一口气撵出几十里地才收手罢休……

55师作战室,参谋们不断标示各部的最新进展位置,地图上,三个团像三条放开的恶狼各自窜开又通过无线电联系做到互为依靠,稍微分析55师的战果不难发现,这支部队打得全是些击溃战,只要共产党的军队不跟他们死磕决死抵抗,55师各部几乎是将民主联军一路往北顺着赶——这种愚蠢的战术对陆云川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在当前占据绝对优势的战场条件下,换做日军,早就让他的部队一口兜住全部干掉了!

在师指挥部授意下,分散开的底下各部队默契执行预定战术心有灵犀地相互配合,惟独处在最边缘一三七团的刚才那个营,要不是该营及早出击,已经悄悄迂回过来的另外一支国军部队一旦收住口子势必给那股共产党的部队造成灭顶之灾带来更大的被动……

虽然陆云川战术隐秘一切布置的天衣无缝,但毕竟东北国军将领都不是等闲之辈,于是责问的电话电报纷至沓来,现在,陆云川又在接一个训责电话。

司令:“陆师长!你部攻击速度太快了!放慢一点,我们要的是合围全歼,不是把共军一股脑儿地赶走!这些共产党的军队留着是党国的后患,必须予以除掉……”

陆云川立正:“是!钧座!属下失职!请钧座明示我部下一步行动!”

电话那边的司令叹了一口气,

“算了,当前形势你部已无法对共军完成合围,陆师长,务必记住,今后要配合行动!要听候调动命令统一部署,不要擅自出击,明白吗?!”

“是!钧座!属下明白!”陆云川再次挺身立正,之后挂断电话……

陆云川走出来,副师长和参谋长一直在外面等着,副师长郜忠良苦笑自嘲,

“师座,我总觉得我们怎么跟投共了似的!我们表面上在打,实则暗中相助,让他们主力逃脱掉了啊!”

陆云川无奈地叹口气,

“忠良,不要乱说,我们不是为了共军。共军也好,国军也罢,双方各为其主,谁都没有过错,现在我已经对共产党的军队已经开枪,可我始终认为对自己同胞开枪是不光彩的行为,我只想让55师身上的这个不光彩少一点。但愿上峰不要逼他们逼得太厉害,共产党也别再想着推翻国民政府了,中国的战乱已经太多,两方为什么不能做到相安无事呢……”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就当前双方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形势,他自己也觉出是天方夜谭……

程轩杰一副愁容,

“师座,你对共军已经仁至义尽,相安无事只是你我一厢之所愿,注定难以化为现实。我担心,再这么做,师座会给自己惹上防不胜防的麻烦,这才是最为危险堪忧的啊……”

郜忠良程轩杰一时忧容满面,陆云川看看两人,缄默无语,身处偌大而无形的夹缝之中让他着实进退两难无以抉择,所有的难处无意中化作压抑的闷气,于是再次深深叹出来……

……

国军部队一口气将共产党的民主联军驱赶到松花江北岸,就在前锋部队乘胜追击准备一举攻取中共党政军组织所在并且他们已着手准备放弃的哈尔滨时,因司令部长官鉴于国民党军分兵防守大城市和交通线,被缚住手脚不能抽调足够兵力渡松花江继续向北推进,随后东北国军和东北民主联军签订四个月的停战协议,使得民主联军在一连收不住脚的败退后获得了难得的休整时机……

收兵回到后方的前线部队受到了东北民众的热烈欢迎,精良的武器装备,风貌焕然一新的官兵,威武雄壮的场面,再加上听说这些部队都曾在缅甸战场横扫日军立下赫赫战功,一时万民空巷涌来一睹昔日远征军风采——在当时,东北城市的女孩都是以能嫁得这些国军精锐部队里的青年军官引以为傲……

……

战事远没有结束,东北的一些国军将领早已意识到,战事拖延下去时间只会有利于共产党一方,根据以往经验,每一次喘息过后,共产党部队的恢复能力都使他们越打越多变得更加难以对付。然而接下来更为危险的是东北国军内部各将领之间矛盾越发激烈明显而且难以调和,以致最后严重影响到全局的进攻作战,为了解决掉这个矛盾,半年多后蒋介石派上无能而自负的陈诚前来东北整顿局面,接收国军先期打出的“战果”——事后证明,陈诚实施的一系列举措变本加厉更是搅乱了东北刚定的局面,葬送了先前作战取得的所有战果和战机……

身在南京的张维兴获悉蒋介石在操控东北全局主官臆断逐步安排自己中意的人选,他深知自己的这个委员长在看人方面眼光犀利入骨三分,而用人方面用人却老是棋落错处犯下糊涂——而且这个糊涂往往还是犯在最为至关重要影响全局的时候……

人虽远在千里之外,心里却对东北局势洞察若明,张维兴深悉外在的军事失利根源往往出在军队系统内部,这就是祸起萧墙的道理,他似乎已隐隐预感到东北地位岌岌可危,而自己又不能信口雌黄妄下断论。

最终张维兴还是起了私心,他怕自己的爱将陆云川和那支嫡系的55师落入政治漩涡中的是非之地一去不返葬身东北,遂费劲心思找尽借口,和委员长通过气后,通过国防部一纸命令他将55师从东北秘密调回——理由是回防接受补充和整训。

为此,张维兴特意调集了两个师补充到东北国军序列,换下了55师……

就这样,在国民政府不断向东北增兵的时候,有一支部队却在无所作为的四个月停战期间里“逆流而行”奉命悄悄退出东北,即便在后来东北局势江河日下最为危急,东北方面一再呼求掉这支55师重返东北战场的时候,张维兴断然予以回绝,如果是纯军事上的较量他完全可以放这支部队到战场上放手一搏,但他不想让55师卷进是非不休的政治之争里,更不能把他们投放到败局已定徒劳无功只会吞噬部队的战场……

问题是,战场上纯粹的军事较量能有几何,他能护得了陆云川和55师一时,能得了护他们一世吗?……

……

1947年8月,在关内战场屡屡战败的陈诚前来接管东北军务独揽军政大权,陈诚的到来,大大加剧的东北国民党军的内部矛盾。这位威望不足而且胸无韬略度量的最高司令对东北军队体系盲目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撤换地方行政长官代替以自己的心腹后,一些精干的将领要么被排挤出东北,要么任予虚职脱离部队被剥夺兵权,而影响最为恶劣最为失败的莫过于其对军队的触动,陈诚将国军几个王牌部队肢解开来再各自混入新兵,新一军被拆散组成新一军、新七军,并且新一军原有主要武器也被移交其他黄埔系将领,那些原本已编入地方保安,接受日本精良训练的原伪满军遭裁撤,使许多伪满军随后加入共产党军队,反而大大增加了共产党在东北的实力。

陈诚大肆扩编军队,不到一个月,他将东北的部队扩充到14个军,4个兵团,共54万人,人数大增的东北国军战力却急剧锐减,为东北国军以后的全军覆没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与此同时,东北民主联军迅速扩充兵员壮大力量,有效的土改政策和思想教育宣传使共产党赢得了东北民众的人心,在兵力来源和后勤补给的窘境上大大改观,这个时侯,民心向背的力量终于焕发威力开始左右着战局的发展,加上苏军将一批批缴获的日军武器弹药尤其是炮火装备援助给共产党的军队,经过休养生息和经过局部胜利重新唤回的部队士气,战争胜利的天平开始抛却国民党军队一方,逐步倾向东北民主联军……

这种倾斜,最终酿成了一年后的辽沈战役中国民党军在东北的全盘大崩溃,胜负逆转,国军几十万精锐部队最后落得悉数灰飞烟灭丧失殆尽的结局……

而那时,55师幸早已在一九四六年之秋脱离这块是非之地,避开全军覆没的厄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