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崩溃论”到“统治论” 西方预测中国学走向两极

fengyimin 收藏 2 103
导读:新华网11月24日发表国际先驱导报文章《西方“预测中国学”走向两极》,作者金微,内容如下: “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新的中心。” “中国文化将统治世界。” “中国就像高铁般,一旦搭上车,恐怕就会很难下车了。” “中国内在极为缺乏创新动力。” …… 进入2009年以来,如何剖析中国的现实,如何预测中国未来发展,已经成为一股热烈的讨论潮流,吸引着世界学者们的眼球。 “预测中国”成世界潮流 这个秋天,香港作家陈冠中推出

新华网11月24日发表国际先驱导报文章《西方“预测中国学”走向两极》,作者金微,内容如下:

“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新的中心。”

中国文化将统治世界。”

“中国就像高铁般,一旦搭上车,恐怕就会很难下车了。”

“中国内在极为缺乏创新动力。”

……

进入2009年以来,如何剖析中国的现实,如何预测中国未来发展,已经成为一股热烈的讨论潮流,吸引着世界学者们的眼球。

“预测中国”成世界潮流

这个秋天,香港作家陈冠中推出了政治寓言长篇小说《盛世——中国,2013年》,书里的故事是这样的:

2013年,中国比今天更富、更强、更自信、更自傲。西方国家在2011年再度爆发经济危机,全球经济进入冰火期而陷入长期滞胀,唯有中国自主创新的自救成功,经济兴旺,国力更上层楼,全国一片喜洋洋,国人满腔幸福感,皆乐呵呵迎接盛世。

其实,在此之前,“预测中国”已俨然成了世界潮流。

今年9月,美国著名未来学者约翰·奈斯比特推出了他的新著《中国大趋势》。为创作《中国大趋势》,奈斯比特在天津成立了奈斯比特中国研究院,并精选出28名大学生为其搜集整理大量关于中国基层的消息。

奈斯比特认为,中国没有以民主的名义使自己陷入政党争斗局面,而是以一党体制实现现代化,发展出一种独特的纵向民主,形成稳定关键,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中心。奈斯比特还预测,在未来几十年中,中国不仅将改变全球经济,而且也将以其自身的模式来挑战西方的民主政治。

几乎同一时刻,由英国人大卫·马里奥特和加拿大人卡尔·拉克鲁瓦合写的《中国无法伟大的五十个理由》也在国外出版。该书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了悲观的论调,“中国是靠剥削穷人与出口来增长,就像‘山寨现象’,内在极为缺乏创新动力”。

在更早的今年6月,英国人马丁·雅克的《当中国统治世界》未上市就被西方媒体热炒。雅克预测,20年以后,中国就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将取代西方国家在各个领域的主导地位——西方将丧失文明操纵权,世界将按照中国概念重新塑造”。

雅克说,他并不是想要宣扬中国统治世界论,而是要告诉世人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与奈斯比特的预测一样,他认为世界权力向东方转移已是必然。

从“崩溃论”到“统治论”

曾几何时,“中国崩溃”一直是西方对中国未来的预测的主流。1989年****后,西方媒体有关“中国崩溃论”旋即出现,此后几年“中国崩溃论”在西方愈演愈烈。上世纪90年代,不少西方媒体普遍预测,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严重的断裂,最多五年就会彻底崩溃。

不过,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中国经济奇迹般复苏,“中国崛起论”开始占据上风,《中国觉醒了》正是当时西方新舆论势力的典型。该书认为:“如果中国能坚持自己的道路,它将创下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奇迹。”

与“中国崛起论”相伴的是“中国威胁论”。在美国,学者们不断发出“冲突是中美关系主线”的“警世危言”。在厦门大学学者周宁看来,“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实际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心态,它意味着西方一个核心命题:中国力量的合法性。”

西方在炒作“中国威胁论”的同时,自身存在的问题不断呈现。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美国因为伊拉克战争,道德合法性受到质疑,而金融危机,又使其未来发展受到质疑。”然而,与此同时,中国反而在世界经济衰退中以更强有力的姿态呈现。

于是,一系列有关“中国统治论”的书籍开始出现,除了奈斯比特,日本学者大前研一等人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作出利好的预测。

张颐武认为,与过去不同,这些书籍传达的大部分是正面的信息,这是国际格局的变化、中国崛起带来的历史大势、中国市场本身的魅力等三大原因造成的国际舆论的变化,“总体来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识越来越深化,西方学者用一种乐观的笔调来描写中国未来趋势”。

中国看待外来评价要自信

与对中国未来的美好预测同样存在的是,中国自身存在的种种现实问题。因此,也有不少国内学者认为,西方的一些美好预测背后是一种“捧杀中国”。 对此,马丁·雅克今年10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可避免存在许多问题,但我们不能用现在来判断未来。”他认为中国崛起决不仅仅是昙花一现。

对于西方对华美好预测,或许也不能全盘简单地以“捧杀”视之。

张颐武向本报指出,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对国内问题的批判是有价值的,但他强调,或许有些知识分子悲观,但中国人民总体乐观,“对于中国未来预测,有一点改变不了,中国即使有一万个问题,但也顶不了一条,那就是中国人都在拼命工作。中国的今天虽然还有许多问题和挑战需要面对,但总比三十年前更有希望。当年许多人的预言就和今天一样悲观,但历史对于他们的讽刺已经十分尖刻。”

“我们不一定要像乐观主义者那样乐观,但一定要比悲观主义者乐观。”张颐武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