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二十九章 夜雪瓜州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公元1986年2月2日,南京城北的江面。 从昨天夜里开始,漫天的大雪就一直下个没完,铜钱大小的雪花无穷无尽地从苍茫灰暗的天空中落下,并迅速在地表、屋顶或是别的什么能够见到天空的地方堆积起来,越积越厚,很像是一杯泥水中的杂质正在慢慢沉淀一样。 到了2月2日黎明时分,只要从长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公元1986年2月2日,南京城北的江面。

从昨天夜里开始,漫天的大雪就一直下个没完,铜钱大小的雪花无穷无尽地从苍茫灰暗的天空中落下,并迅速在地表、屋顶或是别的什么能够见到天空的地方堆积起来,越积越厚,很像是一杯泥水中的杂质正在慢慢沉淀一样。

到了2月2日黎明时分,只要从长江以南的南京市区向北望去,人们就会看到令人紧张恐惧的一幕:在白茫茫的天地之间,昨天还空荡荡的江面上居然已经多出了一大群干舷低矮的灰白色舰艇,那些军人以及稍微有些文化的人很快就看了出来:这些不速之客绝对不是东亚国的舰艇!

这些舰只对人们的震撼可不是那些天天在他们头上上万米飞来飞去的敌机能比拟的。现在,一切的消息封锁、电幕上的无休无止的宣传、街上思想宪兵和国民纠察队的监视或者各级党组织发布的通知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虽然三大国曾经成功地用谎言、无知与仇恨的高墙隔绝了人们,但是当事实进入肉眼视距以内之后,掩盖就毫无意义了。而且几艘来不及撤向上游的东亚国轻型布雷舰被击中后燃起的巨大灰黑色烟雾更是像一座巨大的烽火一样向方圆百里内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联盟的刀尖已经插到委员长和东亚国的心口上了,现在离心脏只剩下最后一点距离。


当然,由于被紧急动员的军队以及宪兵部队的努力,市区里的混乱和骚动还不是非常严重。一些街区出现了大量人员的聚集,还有些地方有人点燃了被摆在街头电幕监视死角的垃圾桶,搞得浓烟滚滚,不过这些大动乱的苗头还是很快被控制在了安全的范围之内,直到上午九点,市区内至少还没有响起过枪声。

与地面的“井然有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距离江上那些联盟内河炮舰、火力支援型轻型护卫舰和武装运输舰五千米外的东亚国地下指挥部,这个本该最安全的地方,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副货真价实的混乱情形:虽然在2月1日的内部晨会上,伟大而又无所不能的委员长还挥着拳头向指挥部里的所有人表示:果尔德施坦因的小丑们与伟大的东亚国相比就像是一只臭虫而已,首都不会有任何危险,而每个人都没有必要离开这座安全而坚固的城市。但毕竟能够进入这个地堡的核心党员们都不是那些住在城市外围,平均每个人只认识三百多个字的无产阶级,很多人已经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在委员长的指挥室和起居室以外,到处都有人在销毁文件资料,把各种东西打包,或者涂改着各类记录。许多标着“绝密”“机密”字样的纸片现在像废纸一样铺在走廊里,不断有从文书到将军在内的各色人等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来来去去。不过委员长并没有试图阻止这些混乱。

他现在正躲在那个包裹着两米厚的带有铅质防辐射层的混凝土外壳的作战室里,身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带着第2集团军群刚刚从西南行省赶到东部前线的罗耀大将,另一个是他唯一敢于信任的人——内卫部队司令杜纳。

三人现在都坐在一台大型电幕前面,电幕上的黑白图像不算太清晰,在不懂军事的人看来,那就是一些灰糊糊的小点和黑色的阴影而已。不过在座的三人中,委员长和罗耀都是指挥了几十年战争的行家里手,而杜纳虽然很少见过这种高空航拍图像,但在高级指挥学校也学过如何辨认此类图像,所以虽然分辨得很吃力,但是还算能够看懂。

这图像是由江面上空的一架WN-22小型无人机传输回来的,并没有声音,而且作战室的隔音效果相当好,所以外面的嘈杂声一丝一毫也传不进来。偌大的房间里灯光昏暗,就像墓室一样寂静,只有电幕上明灭的亮光时不时地照亮他们的脸庞,看上去犹如鬼魅。

“十二,十三,十四……嗯,看来不下五十艘,不下五十艘。”委员长把烟头摁灭在桌上一个已经停止生产了很多年的雕花玻璃烟灰缸里,继续发出类似于动物哼哼的沉吟声“至少十二艘火力支援舰,那就是一次齐射1920枚火箭弹,算上火炮和支援攻击作战的航空部队,罗老,”他突然问道,“敌人的地面部队推进到哪儿了?”

“由于前线过于混乱,加上信息传输不畅,所以目前不是很清楚,”罗耀的嗓音虽然低沉但是清晰有力,与委员长类似于鼻音的哼哼形成鲜明反差,“不过无锡-杭州一线应该已经全线崩溃了,据一些航空侦察报告来看,敌军的一些前锋装甲部队,比如说某些装甲侦察营已经迂回到了离首都南郊最多五公里的地方。”

“这是背叛,哼哼。”委员长愤慨地哼了一阵,又没声音了,只是看着屏幕上的图像。不过可惜的是,很快这图像就成了一片空白——也许无人机被敌舰的防空火力或是联盟战机给击毁了,当然也可能是信号传输被干扰了。总之,三人都知道,再次看到图像的机会应该已经微乎其微。

“嗯,我,我希望你的那八个师能够在今晚之前赶到,我等不到明天。”

“这只怕不行,”罗耀摇摇头,“您也知道,我们那几个铁路枢纽:柳州、洛阳、武汉等等,每个都已经遭受了敌军的反复空袭,除了联盟的空袭外还有欧亚国的空袭,受到破坏的速度早就超过了修复能力的极限。所以那些西部调来的部队根本就无法按期抵达,但是如果换乘汽车,那么车辆又严重不够。”

“他们没有腿吗?不会走路?”

“这个……”罗耀顿了顿,“伟大的委员长,虽然让他们徒步前进也不是不行——可以说甚至比现在这样坐火车慢不到哪里去,但是那样也来不及了,因为最近的第16步兵军现在还困在芜湖城外,恕我实言相告,他们再怎么跑也不可能再两天内到达这里。”

“难道你就……”委员长哼哼几声,正要发作,却突然僵住了。

一声爆炸,伴随着先期而至的一阵颤动,虽然声音只是依稀可辨,震动也不大,但是却打断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怒吼。

“爆炸来自什么方向?”

“东……东南方,那是……应该是我们的浮动要塞的560毫米巨炮的炮弹,”杜纳说话都带上了颤音,“也许……不,应该是……是从江口那边来的。”

“呵呵,曾经是我们的浮动要塞吧,”罗耀瞟了他一眼,然后扭头面对着委员长,“无所不能的伟大领袖,我看您是不是先离开南京城避一避呢?”

“哼,不,现在不,”在第二声爆炸跟在震动后传来时,委员长起身推开了作战室厚重的防爆门,“不到最后我说不会离开的,先和我一起上去看看。”


同一时刻,千里之外的贵阳。

贵阳城虽然是西南行省的省会,但是其重要性毕竟比不上东亚国的东部心脏地带。在权衡利弊之后,委员长听取罗耀的意见,基本对这个偏远而又难以统治的行省采取了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保得住当然好,保不住就权当丢卒保车了。因此整个行省的正规军几乎在半个月前就被陆续调往东部的江浙地区和南部的孟加拉湾西岸作战,现在大部分都还由于交通系统的瘫痪而被堵在半路上慢慢向目的地爬行。而他们原来驻扎的城市和乡镇则被交到了一些临时武装起来的所谓“人民志愿军”手里,这些人大多是些组织上抽来充数的外党成员,很多只能勉强使用手里的老旧半自动步枪,结果在抵抗军的攻击面前迅速瓦解甚至纷纷倒戈,直接把史密斯等人“迎”进了贵阳。

不过,省会城市总不可能完全依靠民兵和警察部队来防守,多多少少还是有几个团的丙种保安部队的。虽然这些家伙的战斗力也不比那些乌合之众好的哪里去,但是他们长期在贵阳大街小巷维持秩序,对地形了如指掌,利用这一优势,他们在城里构筑巷战工事负隅顽抗,导致了战斗久拖不决。

在城西面已经成为一栋危楼、千疮百孔的正义大厦三楼阳台上,尹风灵缓缓放下了高倍望远镜。“拿下全城没问题,不过少说也要四五天才行。唉,可惜罗老在调走东亚国部队时,把重武器全部带走了,害得我们前一阵连一门重炮也没缴到。要是这次我能有一个营的大口径榴弹炮,最多明早就可以解决战斗了。”

一旁站着的苏灵不失时机地挖苦她:“某人就算有一个炮兵团,那也没用啊。我记得此人似乎是游击战专家,平时倒腾的炮倒也不少,可惜不是迫击炮、就是机关炮。给你一个重型榴弹炮营?你会用么?我看不如……”

“好了好了,”她还想再说几句过过嘴瘾,不料却被人打断了。只见随同部队一起前来的比尔.格拉德收起他那个装在手提箱里的装置,“尹将军,我只想问一句,您能不能在2月3日正午11时之前尽量完好地占领市中心的军国社会党西南行省总部大厦?而且要尽可能保证大厦四周的安全。”

还没等尹风灵答话,史密斯就插道:“这不现实。你小子没打过仗,当然不知道。虽然看上去战线离党部大厦也就不到一公里,不过这一路上全是高层建筑,这些加固过的建筑里鬼知道藏了多少火力点。我们一没空中力量,二没有多少重炮,三缺乏火箭筒,你想明天中午拿下党部大厦?怎么拿下来,自己去用牙啃吗?”

“这也不一定,”尹风灵突然说,“格拉德同志,你是想要在里面使用你的装置么?”

格拉德点点头:“那是当然,而且最好在明天,因为东线战事发展得比预先要快,而这玩意只能用一次,如果错过时机就不好了。”

“是这样啊,那么我看这次还是值得冒险的。”尹风灵伸手一指远方笼罩在灰黑色硝烟中的党部大楼,从这里看去它活像是一座巨型墓碑,“我们马上就制定计划,你们谁要命的留在后方,谁不要命的今晚随我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