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一回 富士顽贾人前傲显尊 蓬莱归侨辱后怒争锋 第二一回(5)狂欢之夜

bjunqing2008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一回(5)狂欢之夜


龙永泰和梁玉红还在大堂里说着话,松尾先生领着吉田和伊藤二人从电梯门里走了出来。三个人都是刚刚洗漱过,梳过头,整过装,显得格外精神。特别是伊藤,新换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雪白的衬衣领口系着一根鲜红的领带,面似白玉,眼若点漆,两道又粗又黑的杠子眉恰如其分地架在他的双目之上,挺直的鼻梁下横卧着两丛浓密的仁丹胡,眉宇间盛气凌人。如果此时此刻给他换上一身日本军服,简直就亚赛似当年侵华日军中目中无人的执法宪兵,其趾高气昂的神气布满了他脸上和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此时正值午餐时分,大堂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见到三位日本客人来至在大堂,龙永泰和梁玉红赶忙热情地起身相迎。龙永泰道:“今天咱们去吃韩国料理吧,那里的菜肴丰盛些,我早已经把雅间给定好了。”说着,他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礼让三位客人先行,出了大门之后,五个人先后跳上龙永泰带来的两辆黑色皇冠轿车,一路向海边的韩国料理店急驶而去。

名动青岛的金姬韩国料理店位于太平湾的北岸,临海而建,气势雄伟。坐在一楼餐厅的落地玻璃窗前,可以一边品茶喝酒,一边欣赏黄海的万顷碧涛。龙永泰安排日本客人来吃韩国料理,就是要营造一种诗情画意的气氛,好让日本客人舒舒服服地把出口订单给尽早确定下来;再就是立意想让日本客人吃得新鲜,天天在东京吃日本料理,跑到中国来再去吃日本料理,让人觉得太俗气。

另外还有一个实际性的原因,就是龙永泰嫌日本料理的菜肴给的太小气,日本料理的菜肴做的是很精致,但菜量给得太少,让人白花上好多钱也吃不到多少好东西。这是长年旅居在日本的龙永泰最不可容忍的。

龙永泰等一行五人来到韩国料理店后,直接进入了一楼预先订好的餐厅。餐厅窗口面向大海,室内摆设精致,室外景观宜人,透过阔大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起伏汹涌的波涛席卷而来,不用屏息静听就可感受到海浪拍打岸崖的威猛声势,犹如万马奔腾、战鼓争鸣,特别令人振奋。

众人进得餐厅,只见一张长方形的餐桌刚刚离开地面有一尺多高,在餐厅的中央摆放着,餐桌的周围平放着一圈圆形的绣花软垫。桌面上预先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餐具。龙永泰在餐厅门口首先向三位客人行过一个日本礼,然后平伸着右手向前平推,礼让道:“请入席!”

按照大韩民国的风俗习惯,其餐桌设置的方式就象过去中国北方人在炕上放一张矮八仙桌是一样的,均需就餐人员围着餐桌盘膝而坐。所不同的是,大韩民国的人是席地盘膝而坐,而中国北方人则是把盘膝而坐的位置挪到了炕上。

但是这个餐厅的餐桌设置又有不同,餐桌下面是比照餐桌的大小在地下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地坑,餐桌恰如其分地沉嵌在里面;餐桌的周围又预留了适当的空间,以便就餐的客人可以沿着地坑的边沿把腿伸下去。

这可能是酒店考虑到非鲜族人来此就餐不习惯于盘膝而坐,从而为方便五洲四海的食客而特意设置的。由此可见,历史悠久的民族传统在保持基本格调不变的情况下,还是有改良的余地的。这种改良大概也可算得上一种历史的进步吧!

待主宾均已坐定,酒菜很快便陆续送了上来。菜肴虽是韩国料理,酒还是青岛啤酒。龙永泰举杯相邀:“各位一路辛苦,我敬各位一杯,请!”

主宾各位高举起酒杯,各呷了一口便通通放下。这也是日本客人喝酒的一种习惯,不象我们过国内北方的朋友,象梁山泊英雄好汉一样,大块地吃肉,大口地喝酒,人家喝得是一种品位。似这样的细细来品尝,还是蛮有人生情趣的。

敬过例行的三杯酒以后,龙永泰又按年齿相敬。由于伊藤在三位日本客人中年龄最小,依次轮至最后。龙永泰一脸豪气,热情相邀:“来,伊藤君,谢谢您的关照,祝我们合作成功!”伊藤冷峻的脸上嘴角动了动,露出了自踏上青岛土地后的第一次笑意,轻声应道:“谢谢!”

龙永泰委婉地解释道:“自从我们开始合作以来,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请多多原谅!”初期自交阳发货引起的风波和后遗症是相当严重的,所以龙永泰不得不描说上几句。

伊藤在不经意间脸上闪过一丝轻蔑的冷笑,扬长声调缓缓说道:“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我们也不是遇到一次两次了,中国人往往都是这样,对出口产品的质量把不好关,往往一开始都会做得很认真,到后来就会越做越糟糕,我们为此已经吃过很多次亏了。希望龙先生不要象这些中国人那样,让我们失望,我们才好长期合作!”

松尾先生见伊藤的话语中连带讥刺,又知龙永泰点火就着的性格,忙插话说道:“龙会长不是这样的,龙会长是我们日本本土发展起来的商人,他会象我们一样认真负责的!”

褒贬是买主,对于伊藤的讥刺龙永泰并不在意,笑应道:“伊藤君,您尽管放心,我在日本时就是只做第一,不做第二的,现在回到中国,自然还是这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您和我合作时间长了就了解了!”

吉田也赶着上来凑热闹说:“大哥向来都是这样的,我和大哥做朋友多年,大哥的敬业精神是最令我佩服的!”

梁玉红是酒席上的调味剂,民谚说“再要会,跟着师傅睡!”她操着从龙永泰口中学来的半生不熟的日语频频向三位客人敬酒,努力营造着酒桌上的友好气氛。他做梦都想出去做个假洋鬼子,遭际到这样的客人她当然不肯放过表演的机会。因为她的酒量不小,喝啤酒很少有醉,因此敢于放胆去喝。有美女曲意相陪,喝酒的气氛融合了许多。在一场犬牙交错的交杯换盏大战之后,一箱青岛啤酒没用多大一会儿就给喝光了。

龙永泰殷勤相敬,越喝越有精神,松尾、吉田、伊藤三位客人也各逞神威不甘示弱。就喝酒而言,不论哪个民族的男子汉,都是硬着头皮不肯在酒席宴前认输的,大和民族的酒徒更是如此。五个男女聚在一起喝得豪情澎湃,高潮迭起,从中午喝到下午,又从下午喝到晚上,一直喝到了晚饭时间过后还没人叫停!撤席之后,松尾先生又不依不饶地拉着龙永泰、梁玉红、吉田和伊藤进了金姬韩国料理店的歌厅,一直闹到了夜阑更深。

看着三个日本鬼子喝得晕头转向,神魂颠倒的样子,梁玉红有些担心,她三番两次地提醒龙永泰:“别让客人都喝醉了,喝醉了就不好商量事情了!”龙永泰满嘴吐着酒气,贴近她的脸颊说道:“只要让这些日本狗玩美了,事情就成了一半。你再去唱支歌给大家助助兴,事成之后,功劳簿上也给你记上一笔!”

客人肆意狂欢,主人殷勤相陪,三更过就是四更,吉田和伊藤相互扶持着已站立不稳,松尾先生瘫坐在沙发上紧闭双目一动不动,龙永泰这才安排打道回府。他打电话让龙小峰调车来接,便步出歌厅大门前去安排。梁玉红小心翼翼地把松尾先生扶到了歌厅的大门口,让他抱着大门的门柱倚靠着,本想转身回到歌厅内再把吉田和伊藤接出来,可刚一迈步,怀抱着大门门柱的松尾先生身子一软就趴在了地上,亏得及时赶来的龙小峰年轻力壮,在两位司机的帮助下才把人事不醒的松尾先生架到了车子里。接着大家又呼呼拉拉地冲进歌厅把吉田和伊藤二人拽出来塞上了车。

回到假日酒店之后,松尾先生、吉田、伊藤先生三人连衣服都没顾得脱,便都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又大醉了一夜。


次日天亮以后,松尾先生、吉田、伊藤三人都起得很晚,直到上午十点过后,才被久侯多时的龙永泰一个一个地请起来共进早餐。龙永泰用戏谑的口气向松尾先生打趣道:“怎么样,松尾先生,昨天的酒喝的尽兴不尽兴?”松尾张起双臂乱舞着,一脸孩子气地大叫:“美、美、美极了!”引得大家一场哄笑;伊藤见状,也跟着松动了冰冻的面容。

用过早餐后,龙永泰又亲自驾车,拉着松尾先生、吉田、伊藤和梁玉红来到了保税区工厂。此时,全部出口产品都已加工完毕,就只等着检验过后打包装箱了。

龙永泰领着一行人上楼进到库房,指指点点做了一番介绍后,便安排伊藤检验计划发运的产品。伊藤临近先看了看青岛工厂加工印制的防水麻袋样品,捡起一条防水麻袋里里外外翻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又仔细端详着麻袋正面印上去的英文字母。这些英文字仍是用日本原版印制的,和原来发送日本的样品别无二致,伊藤看了甚感满意,便高兴地点了点头,轻声夸赞到:“OK!”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