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一回 富士顽贾人前傲显尊 蓬莱归侨辱后怒争锋 第二一回(4)富士顽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一回(4)富士顽贾


东京的“七兄弟会”创建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当初是由七位武艺高超的结义兄弟共同创建的,故取名为“七兄弟会”。“七兄弟会”比中国老百姓所熟知的“黑龙会”的势力不知要强大多少倍。“七兄弟会”创建之初,为了彰显帮会领袖的尊贵,给七个兄弟各打造了一条金腰带。

这种金腰带的式样和中国古代武林豪士腰扎的大板带相仿,只不过是中间的卡子是用纯金铸成,卡子的正面铸有一个栩栩如生的老虎头。自此以后相沿成了定规, 历代的帮会领袖均锁定为七人,就如当代政党的政治局常委一个样,去世一个要补齐一个。

恰时,“七兄弟会”的帮会领袖不满员,有一位去世待补,总舵主山本就把尚余的象征日本绿林界最高权威地位的金腰带赠送给了龙永泰。在宴席之上,总舵主山本还和其他五兄弟与龙永泰举杯相约,今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在他驻足的区域内日本帮会不再涉足。

由于“七兄弟会”的抬爱,使龙永泰在东京的声威大振。因为龙永泰是当年北京赴日留学的“十君子”之一,又谐其龙姓,故当地华人和日本绿林界送了他一个“北京龙”的雅号。逢年过节,连驻区之内的日本人都要顶礼膜拜地去敬奉于他。

实际上,龙永泰到日本求学深造,谋求发家致富,又何曾想到要来日本拼命。不过在当时环境形势的推动之下被逼上了梁山,想为中国人争口气强行出头而已!


龙永泰和梁玉红到了机场进得侯机大厅以后,便坐在机场休息室的座椅上相等。待听到机场的播音员报出日本航班到港的消息,两个人才赶到国际出港的出口迎侯。等过二十多分钟以后,龙永泰看到松尾先生和吉田正在输送行李的传送带前向外招手,回头向身边的梁玉红笑道:“这两个家伙的眼神还是蛮尖的,这么一大帮人攒在一起,怎么就一下子看到我们站在这里呢?”

又过了一会儿,松尾先生和吉田分别推着一辆行李车随着外出的人流走了出来。在他们身边相随着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长得一张长方脸,恶眉虎眼,白净面皮,十分俊美。“看来这个家伙就是伊藤了!”龙永泰口中喃喃自语道。两个人正在探头向里观望,松尾先生等三人说话间就闯到了面前。

松尾先生是个忠厚长者,梁玉红又和他多次相见,故而对他钦敬有加。她见松尾先生推着行李车第一个走了出来,赶忙跑上去相接。松尾先生笑了笑,把行李车向梁玉红手中一交,便走近前来和龙永泰打招呼。此时此刻,龙永泰已对伊藤的身份确认无疑。便立刻迎了上去。相互介绍过后,两个人又习惯地躬身行着日本礼相互致意。龙永泰热情地问候道:“伊藤君,辛苦您了!”

伊藤则机械地应道:“谢谢,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其语气冷竣,殊无友善之意,让人听了甚觉刺耳。龙永泰心下一动,暗道:“松尾先生怎么给带了这么个家伙来,象个冷血动物似的!”又想:“性情天成,人生名异,怕是不太熟识的缘故吧!”心下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寒暄过后,五个人随着人流向门外涌去。

松尾先生是个健谈的人,最耐不得寂寞,一出机场大楼门口就和龙永泰叨叨上了。等上得车后,他又眉飞色舞地夸耀道:“上次发到日本去的防水麻袋样品,伊藤君都已送给参展的客户看过了,说我们的产品质量全日本第一。这一回我们的生意可要做大了!”说着,又摇头晃脑地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上下分开的两唇中,两颗镶嵌在上牙床上的黄灿灿的大金牙烁烁闪光,让人看了非常见爱。

吉田一向对龙永泰以长兄相敬,听到松尾在自我夸耀,也从一旁插话道:“这次来青岛之前我们已经商量过了,等把现有的两万条防水麻袋发出去后,我们下一步至少要做二百万条。大哥,这回您可得加把劲了!”

龙永泰此时此刻最爱听的就是这些话,他决定把蒲城麻纺厂买下来办成合资企业,等的就是这一天。听到松尾先生和吉田的鼓吹,他满面含笑地回了回头,向坐在后排的伊藤客气地恭维道:“伊藤君,这次生意成交全都依仗您的关照了,谢谢!”

伊藤就坐在龙永泰的身后,听到龙永泰和他搭话,不冷不热地应道:“不客气,不客气。还是等看过贵公司的产品再说吧!”他说话的语气就象是三九天里刮寒风,嘴巴里没有一点热乎劲。

龙永泰丝毫没有顾及到伊藤的冷漠,又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次你们各位放心好了。为了做好这宗大生意,保证产品质量,我已经把整个工厂都给买下来了。现在不要说做二百万条,就是一年做一千万条我们也能够承担的下来!”其神情语气之间显得得意之极。

松尾先生听了心头大震,惊异地追问道:“怎么,你把整个工厂都给买过来了?你买的工厂就是上次我们考察过的工厂吗?”他的吃惊是有根据的,在日本,不仅寸土寸金,盖房子买设备花费更大,象蒲城麻纺厂这等规模的大工厂要整个买下来花少了钱是不成的。他哪里会知道龙永泰实际上是趁火打劫地捡了个“洋落”!

吉田听龙永泰一讲,也是大感意外,连声赞道:“大哥好气派,大哥好气派!买这么个大企业还不得上亿圆吗?”他所讲的金额是按日币的币值讲的,按美圆汇率折算也就是八九十万美圆的样子;不过,这在日本中小商人的心目中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在他看来,真若是能够用这样的价格把蒲城麻纺厂就阿弥佗佛了。

大家说着闲话,轿车已经驶行到了假日酒店的大门口。由于住宿登记手续早已办理完毕,几个人进了酒店大堂之后便直接向电梯门口走去。这时候,酒店的服务员立即迎上前来打招呼,问道:“请问先生,是不是需要搬行李?”龙永泰笑着点了点头,两个服务员手脚麻利地把提在各人手中的箱包全都给放到了行李车上,先后簇拥着上了电梯。

日本人和我们国内朋友的出差住宿习惯不一样,是绝不容许两个大男人同住一个房间的。如果两个大男人同住在一个房间,会让人怀疑是同性恋,所以龙永泰给他们三人各开了一个标准间。待到把松尾、吉田、伊藤三人各各送进入住的房间后,为了便于客人洗漱收拾,龙永泰和梁玉红便一齐退了出来。临出门口,龙永泰用日语和松尾交代说自己先到楼下相等,然后拉着梁玉红乘电梯下到了一楼。

坐在大堂的沙发上,梁玉红如释重负地对龙永泰说道:“我们这几个月来总算没有白忙活,终于把‘真神’给请来了!”

龙永泰感叹道:“这多亏了松尾先生极力斡旋,不然的话,这事早就搞砸了。不过,现在日本鬼子要来进口这种产品,如果临时找一些国内厂家搞加工,总不如找我们合作来的稳妥。因为我们有公司在东京,操作起来可信程度就要高多了。他们只所以来找我们进货,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吗!”

梁玉红揣测道:“不知道伊藤先生这次来究竟能下多大的定单?要能够多下一些定单就好了!”龙永泰笑道:“这你不用担心。俗话讲‘既在江边站,就有望海心’!他们既然来了,就是有诚意要来定货,我现在也不听他们吹得有多大,不用说定到二百万条,只要能够定到一百万条,我们就能够把买工厂的钱都给赚回来了。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再套套他们的口风吧!定多定少还是伊藤那家伙说了算,松尾先生和吉田是做不了人家的主的!”

“我说龙哥!”梁玉红突然话风一转,用目光逼视着龙永泰说道,“等这一单防水麻袋做下来,你可不能再‘许死人想死神’了!你得尽快帮我把去日本定居的手续给办了,我可不能这样不清不混地在这里跟你干耗着,到了你该履行你的诺言的时候了!青岛这个鬼地方,我可是一天也不想待了!”

梁玉红以身相许,图的就是要搭龙永泰这块跳板去到日本过过洋荤;这也是龙永泰拉美人投怀送抱时而许的愿。现在一经梁玉红提起,龙永泰的神情马上就紧张了起来。因为他当初大包大揽的许愿,只是一时的兴会所致,是请君入瓮的权宜之计;真要是把梁玉红搞到日本去,让侯艳霞发现了蛛丝马迹,还不得搞得天下大乱啊!他是宁可多花点钱把梁玉红买断而不想为此惹是生非的!

本来,他就是计划和梁玉红玩够了之后,多送他点钱安排好后半生而已,这样的结果也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真要假戏真唱,到东京以夫妻名义相聚,他是没有这个胆量的;不用说侯艳霞这里他闯不过去,自己的儿女也不会容忍。那样一来,就会让他搞得他众叛亲离家败人散的。沉吟片刻之后,龙永泰若无其事的应道:“去到日本定居也不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总得等个机会呀!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办就是了。现在咱们这样在一起生活不是过得挺好的吗?你着的那门子急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