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一回 富士顽贾人前傲显尊 蓬莱归侨辱后怒争锋 第二一回(3)扬威东洋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二十一回(3)扬威东洋 还是在龙永泰留学毕业刚刚步入商界之后,曾遭遇到一个令中国人义愤填膺的流血事件。当时,一位在东京开餐馆的福清籍老版,由于不堪于忍受当地地痞流氓的欺侮,在一个日本帮会的小头目带人强行收取保护费时与之发生了争执,当场被砍成了重伤,不治身亡。这个流血事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一回(3)扬威东洋


还是在龙永泰留学毕业刚刚步入商界之后,曾遭遇到一个令中国人义愤填膺的流血事件。当时,一位在东京开餐馆的福清籍老版,由于不堪于忍受当地地痞流氓的欺侮,在一个日本帮会的小头目带人强行收取保护费时与之发生了争执,当场被砍成了重伤,不治身亡。这个流血事件在东京的华人中引发了巨大的抗议浪潮,龙永泰积极参于了当地华人华侨组织的抗议聚会活动。

由于他的武功、才智、名望在当地华人中广有影响,故被推荐为当地的侨领。他深知象这样的流血事件,仅仅依靠日本政府和警察是很难讨得公道的;便和其他侨领采取武力威慑的策略,率领当地的华人一举摆平了这件事,使东京的绿林界闹了一次很大的地震。迫使东京的日本帮会头目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并迫使日本帮会组织按照帮规,将肇事者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斩断,永远逐出了帮会。

在日本,从士族阶层分离出来的绿林帮会,崇尚向强者挑战的遗风;恃强凌弱,以众暴寡向来为绿林士人所不齿。这个帮会小头目违犯帮规,欺凌弱小,自作主张,惹事生非,自该受到严惩,有断指的记号,今后任何帮会都不会再接纳他列入门墙了。

龙永泰的义举在当时影响很大,使肇事的日本帮会颜面大扫。事后,被断指的肇事者游说了一名叫横田的日本浪人公开进行报复,亲自纠集了二十多个打手冲击龙永泰在东京新开设的海神贸易株式会社。一天上午,这些人在横田的带领下,个个手中握着手枪短刀,凶神恶煞地闯入了龙永泰的办公室。气势汹汹地要龙永泰当面认罪服输,跪地求饶;否则,就让他血溅当场!

当时,龙永泰正坐在老板台前办公,听取两位日本籍的职员汇报工作。一见这阵仗,那两个日本籍职员都给吓傻了,瘫坐在沙发上大气不敢出,生怕祸及己身。龙永泰见状,不禁怒火中烧,他用右手一按老板台的台面,两臂一振一个大鹏展翅就从自己面前的老板台上直飞了出去。他施展小巧的擒拿功夫,指东打西,手脚并用,漆顶肘撞,摘环折臂,还没等这些流氓打手看清他的身影,就一个个被打的匍匐在地,哭爹叫娘乱成一片。二十多件手枪短刀都成了他的战利品,把前来领头捣乱的横田惊得呆若木鸡,方知遇到了个中高手。

等到前来捣乱的二十多个流氓打手连滚带爬地逃出龙永泰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噤若寒蝉的两个日本籍职员还未缓过神来。又过了好半天,一个名叫石井泰的日本职员才张大嘴巴惊叹道:“啊呀!龙会长,您是怎么飞出来的呀?”

横田大败亏输一场,羞怒交加,恨气难平,又多处求告请出了当地一位空手道高手来和龙永泰较技,发誓非要把龙永泰制服不可。

横田请来的空手道高手名叫佐藤,长得身高马大,一脸横肉,两道杠子眉下的黑眼珠灼灼放光,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他出身于日本仙台的剑道世家,其曾祖父是仙台藩的“剑道指南番”,即教导击剑的教师爷。佐藤成名之后,又拜战后日本第一空手道高手村松梢风为师,研习空手道搏击技艺,在日本罕遇对手。横田将他请来,目的就是要将龙永泰致于死地,至少要借刀杀人将龙永泰折服羞辱一番,以出出自己胸中的这股恶气。

龙永泰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想继续留在日本混日子,佐藤这一道鬼门关他是得非闯不可的;更何况依着他的性格,他是宁可被人打死也绝不会让人吓死的。他也不想中途退缨给中国人丢这份脸,于是便回应挑战欣然赴约。

按照日本当代的江湖规矩,双方决斗要口头约定生死状,死伤自负 绝不告官。在约定决斗的当天晚上,他请了两位华侨老乡做公证人便出发了。在宁静的夜色中,他们一行三人驾车来到东京郊外的有一片小树林的空地上。双方见过面之后,龙永泰和佐藤便在朦胧的月光下比划了起来。

佐藤的 空手道师傅村松梢风幼年在中国的满洲里长大,得遇奇缘,学会了中国的南拳十八手。艺成回国之后,将南拳十八手研习融入了日本的空手道技艺中,自己开宗立派,成为了一代宗师。他曾掌毙健牛,打遍日本列岛无敌手,后又游历世界各国,向二十多个国家的拳王发起挑战,未曾败北。

一次,他去泰国向泰拳第一高手挑战获胜后,归途中路经香港,闻知香港有一位华人太极拳师声誉极高,便滞留香港向这位太极拳师发起挑战,结果他使尽了全身的招数未能获胜。其时,那位太极拳师已经六十有四,而村松梢风正值盛年,若论精神气力,他都应稍占上风,可是在他拳出如风之际,根本就沾不到对手的衣边,只是觉得有一个半透明的物体在他的眼前乱晃。

失利之后他大惑不解,便向那位华人太极拳师请教。那位年纪高大的华人太极拳师告诉他,他的攻击线路都是直线型的,而太极拳的技击特点是圆弧形的,直线型的攻击破不了圆弧形的防守反击,所以他无法取胜。村松梢风深服其论。

佐藤师从于村松稍风,而村松稍风的技击风格源自于中国的南拳,“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所以和佐藤插招换式地打了几个照面,就让龙永泰给看出了门道。龙永泰自幼习练精熟的清萍剑术属于武当一脉,又是民国天下第一剑飞仙剑侠的嫡派传人,功夫自然不同凡响。

从军之后,又经许世友将军的悉心指点,下苦功夫练过少林的绝技铁沙掌,于是武术技击水平更上了一层楼。他早已集武当和少林两家之长,艺高胆大,眼见的佐藤伸手一亮招有似曾相识之感,胆气立刻便壮了起来。走了几个回合之后,佐藤见占不到丝毫的便宜,心下不免有些焦躁,一阵穿梭拳攻击完毕,又使出一招“二龙戏珠”,探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闪电般直插龙永泰的面门。

龙永泰一见,虚晃一招,晃肩拔步,然后将头一摆,闪身旋到了佐藤的侧后,就手亮起右掌顺势向外斜切了下去,一招清萍剑式的“顺风扫叶”击在了佐藤的脖颈之间,猛然间只听“咔嚓”一声,把佐藤的颈骨斩裂。随着他这一掌斩下,佐藤硕大的身躯蹬蹬地向前斜冲了两步,便扑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武场较技,向来讲的就是“当场不让父,举手不留情”,更何况在他面前决斗的是自己的生死冤家,所以龙永泰毫不容情,施下了重手。其实,龙永泰手上的功夫早已到了开碑裂石的程度,即使心存善念,这一掌下去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在龙永泰的心里,他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安危,而是中国人和中国武林的声誉,他是只能赢不能输的!否则的话,就更会让这些日本的地痞流氓骑在中国人的脖子上拉屎了。

横田和另一个当场见证的帮会兄弟本来是想借佐藤之手将龙永泰折辱当场的。初见佐藤一上手就发起了凌厉的攻势,而龙永泰则在闪展腾挪之间毫无还手之力,心下甚是得意。可转眼之间胜负立判,让两个人都看得傻了眼,惊愣了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其实,武场较技,高手过招,原本是走不了几个回合就可分出胜负的,人都是血肉之躯,能够有多大的气力,只不过是全凭着一口真气施展而已。而如果技艺高低有差,三五招之内就可分出高下。象武侠小说和武侠影视片中那样大战三百合的场面,在现实的技击搏斗中是根本不存在的。没有用上一刻钟,佐藤发起的挑战就以重伤失败而告结束。

眼见得趴在地上的佐藤半天翻不过身来,横田和他的伴当又惊愣的不知所措,龙永泰动了恻隐之心。他大声呵斥道:“人都瘫在地上起不来了,你们还傻愣在这儿干什么。赶快送医院去抢救吧!”到了这时,挑起事端的横田脑中已是一片空白,糊里糊涂地在龙永泰等人的帮助下把佐滕架上了车,急如星火地向医院跑去。什么报仇雪恨!什么争雄雪耻!种种罪恶的念头,一时间都被抛到呱哇国里去了!

这次月夜决斗的事情一传开,震惊了当时日本东京的绿林界,一时间舆论哗然,使龙永泰的名声大噪。此后,他还应东京绿林界领袖之约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单刀赴会”,只身空手前去“拜山”;为此,赢得日本东京绿林领袖的尊敬。

当东京绿林第一大帮会“七兄弟会”的总舵主山本向他发出赴会的邀请时,他并不知道人家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便找到当地一位要好的日本朋友请教。

那位日本朋友建议他应约前去。及至到了现场他才得知,原来他的这位日本朋友就是“七兄弟会”总舵主山本的妹夫。山本对他与佐藤决斗并致佐藤重伤一事不仅没有任何相责之意,反而赞许有加,并召集其他五位帮会领袖设宴相请(七兄弟中有一位帮会领袖已经去世了)。众兄弟请他赴宴只不过是慕名要与他结识结识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