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36章

hawk735 收藏 8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按照原定计划,应该是与上海军统地下组织取得联系。可老邢没吃这一套,因为他打心眼就瞧不起这些卑鄙小人。对此,徐文远也毫无办法。别看他是上校,但那些小兵,却只看老邢眼色行事。 将近夜半时分,众人来到一条河沟旁。老邢看看周围地势,命令原地休息寻找食物。 “邢维民,你个王八蛋!这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按照原定计划,应该是与上海军统地下组织取得联系。可老邢没吃这一套,因为他打心眼就瞧不起这些卑鄙小人。对此,徐文远也毫无办法。别看他是上校,但那些小兵,却只看老邢眼色行事。

将近夜半时分,众人来到一条河沟旁。老邢看看周围地势,命令原地休息寻找食物。

“邢维民,你个王八蛋!这是要往死了捉!”徐文远心里暗骂。

“操你奶奶徐瞎子!敢坑我兄弟?敢坑我兄弟?”老邢则毫无遮拦,干脆破口大骂,就连吃饭,也是边嚼边恶狠狠瞪着徐文远,“操你奶奶……”

徐文远知道自己是众矢之的,所以他即不分辨,也不解释,装聋作哑,就当什么也没听见。

这些家伙在生吃青蛙,血淋淋连皮带肉,徐文远一瞧就想吐。于是干脆扭过脸去,望着远处灯火阑珊的城市,盘算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

“营座,这家伙是一口没动。”老严溜到邢维民身边,举着一条青蛙腿,低声说道。

“那你就把它吃了!”吐出一根骨头,老邢恨恨说道,“饿死这狗日的!”

“邢维民,”徐瞎子苦笑一声,“你这可是在辱骂上官。”

“呸!”

“你最好听我一句劝,按原计划行动。”

“呸!”

“不是……你这个人咋这么驴性?听听别人意见能死啊?”

“呸!呸!呸!”

摇摇头,徐文远也束手无策。处在他这位置的确很难,既不能过于惹恼这些混蛋,又要想办法完成任务。无奈之余,也只好委屈自己。

取出随身携带的小箱子,老谢开始化妆了。他这个大男人很奇怪,女人使用的物品,是应有尽有一样不缺。

“你咋还带这个?”老贺从箱子里拎出一条月经带,看得众人是哈哈大笑。

“管着么你?”白他一眼劈手夺过,老谢揉了揉揣进怀中,继续照他的小镜子。

“哥们,你到底是男是女?”老贺笑嘻嘻问道,“这事儿咱可说好了,免得大家误会。”

“滚!”老谢很生气,随手带上假头套。一转身,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竟然是个千娇百媚的小女子。

全都看傻了。老严呆呆的,嚼着骨头吐出了肉;老邢不断眨着眼睛,一边看一边揉;最离谱的是徐瞎子,总感觉眼镜度数不够用,拼命用手绢打磨镜片。

“我的天爷爷啊……”老贺咽咽唾沫,“哪天要不把你验明正身,爷们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钩子、骗子,你们跟我走!”老谢柔柔喊了一声。那小声调拿的,勾魂动魄,弄得两个人就跟被拍花似的。

“长官!您还有什么吩咐?”袅袅婷婷走到邢维民面前,老谢敬个礼。

挠挠头定定神儿,老邢干咳一声:“这次,只能靠咱自己了,”偷眼瞧瞧徐文远,“军统那些好汉,咱指望不上。”

“我明白!长官!”

徐文远尴尬异常。

“进了上海,你要打听出三个问题:一,刘世勋藏在什么地方?二,他身边有多少人保护?三,周围环境是什么样?”

“是!”

“我们的联络地点……”想了想,由于对上海不熟,老邢也没拿出什么好方案。

“英国总会的地下酒吧,那里比较理想。”

老谢、钩子和骗子这三个人,都在上海滩混过的,十里洋场,早就门清路熟。

“好吧!”看看手表,老邢说道,“明晚七点半,我们在那里碰头。”

********

地上摆放着二十几具尸体,梅田戴上手套挨个察看。

“少佐,这些人都被一击毙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搬起一具尸体的脑袋,小崎指着囟门上的伤口,“这是由三棱竹签造成的,血肉里还残存着竹屑。”

梅田点点头。

“至于这个……”指指旁边尸体,尸体仍保持着进攻姿势。摇摇头,小崎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敌人就在他正面,而他也发现了敌人,可是……为什么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呢?”

弯下腰,仔细看看尸体,最后在颈部一摸,梅田点点头。起身摘下手套,看看小崎:“你过来。”

“是!”

正要迈步,梅田摆摆手:“不!你要向我进攻!”摘下卫兵的步枪抛给小崎,“就用这把枪来刺我。”

“这……”

“不用担心,我是空手道的黑带。”

“那就得罪了!”端起枪,死死盯着梅田,小崎按照步兵操典的要求,摆开架势。

“小崎君!过来刺我!不要犹豫!”

“呀”的一声怪叫,小崎挺身怒刺,不料梅田一扭身,轻轻避过刀尖。

手掌贴在小崎下颌上,一丝淡淡的寒意,从指甲上隐隐传来。

他没搞懂梅田是怎么靠近的,但对方却可以随时扭断他脖子。

“少佐,您的身手果然了得,我连您是怎么进攻,都没看清。”

放开小崎,梅田摇着头:“你错了,我的身手根本没有提高,是你帮助我提高了。”

“嗯?”

“你我同时运动彼此接近的在时间,会比你单纯扑向我要快很多。所以你看不清我是怎么动,道理就在这。”拍拍小崎下颌,“然后我再利用惯性,便可以轻易扭断你脖子。因此,”指指尸体,“与其说他被人杀掉,倒不如,说他是死于惯性,因为他的脸,正好撞在对方的手掌上。”

倒吸一口凉气,小崎惊呆了。这表明:杀手的刺杀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弄死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大力气。

瞧瞧其它尸体,梅田一阵感慨:“这些人也一样,都是靠惯性把自己弄死的。唉!遇到这样的对手,只要你一动,肯定必死无疑,”点燃香烟,狠狠吸了两口,梅田舔舔嘴唇,“如果我没说错,这就是支那武当派的功夫。”

“刘世勋危险了……”虽然小崎和刘世勋没什么交情,但此情此景,他总感觉这个人算是基本交待了。

“看来,我们要加强对刘世勋的保护。”梅田嘴角,流露出淡淡的忧愁。

********

英国亨利邮轮315号房……

刘世勋倚在床头,看看一旁为他削苹果的郑苹如,默默吸着香烟。

郑苹如没说话,冷静得像一个冰人。

碾灭烟头坐起身,抓过郑萍如的手,刘世勋在她掌心写道:“你我假扮情侣,也许,这就是最后一夜了。再好好想一想,还有没有疏忽?”

郑苹如摇摇头,回写:“应该没有了。”

摘下脖颈上的十字架,末端一扭露出钥匙。轻轻放在郑苹如手中,攥着她柔嫩的手指轻轻一捏,刘世勋在手背上写道:“这就是汇丰银行保险柜的钥匙,你把它收好。待我去了,就直接交给丁默邨。”

“不用这个办法,就不行吗?”郑苹如哭了,悲悲切切。

深吸一口气,刘世勋的眼圈也红了,“有机会,替我向王汉勋王先生解释一下,就说我没有对不起他的未婚妻。”

郑苹如咬着嘴唇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写道:“你确信明晚,重庆会派人杀你么?”

“肯定,这是我们事先约好的。”

“你为什么要办傻事?”

“不用这个苦肉计,你无法换取丁默邨和日本人的信任。记住,我死后,你一定要完成刺杀丁默邨的计划!”

郑苹如哭了,泪流无声。

“现在76号,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二处(军统)身上,恰恰忽视了一处(中统),这正是你们趁虚而入的好机会。但是,你的性子太急,我担心你会因小失大。”

“我不担心自己,我只担心:你会永远背上汉奸的骂名。”

“同志,为了抗战,我们什么都可以牺牲,包括我自己……”欣慰地看着郑苹如,他笑了笑,“明晚九点,你临外出之前,别忘把窗帘拉开一些,好让杀手的子弹,能准确击中我头部。”

郑苹如泪如雨下……

想了想,刘世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淡淡一笑,在她手心写下遗言:“愿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日永照我土!”一声长叹,几许哀愁,两双手,无声地握在一起。滴滴泪珠,打湿了手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