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八十八章情满大别山6

犍为李聚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一九四一年一月九日凌晨五点左右,新八军的军部驻地是禁卫深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特别是新八军贵宾楼更是灯火辉煌,重兵驻守,周强派出一个营的精兵强将手持着冲锋枪,架起轻重机关枪守护着贵宾楼,并下达了命令:“没有他的命令,私自擅闯者,格杀勿论!”周强加强对宋美龄、何应钦、冯玉祥等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一九四一年一月九日凌晨五点左右,新八军的军部驻地是禁卫深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特别是新八军贵宾楼更是灯火辉煌,重兵驻守,周强派出一个营的精兵强将手持着冲锋枪,架起轻重机关枪守护着贵宾楼,并下达了命令:“没有他的命令,私自擅闯者,格杀勿论!”周强加强对宋美龄、何应钦、冯玉祥等人的保护,就是防止新八军的袭击事件的演变成部队的情绪化和矛盾扩大化。加重局势的混乱……!

“何应钦,你为什么没有与我们商量,就对犍为李聚他们进行突然袭击,这样只会加剧犍为李聚和新八军疏远我们国民政府!”第一夫人宋美龄指着何应钦的鼻子破口大骂道,然后宋美龄脸红嘴裂的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掏出她的女士香烟含在嘴里,颤抖的手连擦十根火柴也没有把香烟点着。“他妈的……今天连火柴也欺侮我!”宋美龄把手上的火柴和嘴上的香烟甩在地上,还用她的高跟马靴子连蹬几脚,心里暗骂道。

何应钦是皮笑肉不笑的慢腾腾的走到宋美龄的面前,把玻璃茶几上宋美龄的女士香烟掏出一支,递给宋美龄,宋美龄虽然用眼睛刷恨了何应钦一眼,但还是把香烟接过来含在嘴里,何应钦赶**出自己身上的火柴盒,抽出火柴把宋美龄嘴上的香烟点然。

“夫人你们这一次是冤枉我啦!袭击犍为李聚和枪杀唐玉梅的事件根本不是我指使做的,如果说这一次铲除犍为李聚的事情是我命令的,犍为李聚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何应钦吐着香烟圈,目露凶光说道。

“就算我们这一次相信你没有参与,但是我希望你们站在民族的利场上,停止对犍为李聚和周强的迫害,停止对新八军的挑衅。”冯玉祥苦口婆心奉劝何应钦他们说道。

“老冯你怎么今天是婆婆妈妈的,铲除中共皖南新四军和铲除不明来历的犍为李聚是我们国民政府早也制定的计划。在宴会上你也看到犍为李聚和新八军的影响力,就连我们的西方盟友也支持他,对于他这个不明来历的人,我们不应该养虎遗患,还有犍为李聚小儿越来越向我们的死对头中共延安靠拢,他的出现就是我们国民政府的一大祸害之一!铲除李聚和周强是我们党内之事!”何应钦看到用民族说不过冯玉祥,马上用国民党的利益来压冯玉祥。冯玉祥果然一时被何应钦驳斥的说不出话来。看到何应钦反民族,不可一世的熊样,冯玉祥猛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胸中一口闷气道:

“现在我们中国是用人之际,犍为李聚的存在,对于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解放大计有利,犍为李聚也是我们国民政府通往西方国家的桥梁,如果说我们铲除李聚和周强,得利的是小日本侵略者和汪精卫,现在中日战争出现转机,当我们看到胜利的曙光时,千万不能自毁长城啊!”冯玉祥情绪激昂的大声责备道。

“老冯啊老冯!你为什么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和犍为李聚的嘴脸,周强为什么命令平汉线的新八军的各师各团火速回撤滩县,现在日军已经撤离平汉线和滩县,新八军这样火速匆匆忙忙赶回来,他们要干什么!我不说,你也知道他们的用意……!”

“你是说犍为李聚要造反。但他在宴会上保证坚决拥护我们国民政府的领导!”宋美龄花容失色惊悚道。

“夫人,这正是犍为李聚的聪明之处,他要赢得中国各界和西方国家的好感和支持!加上这一次袭击事件,他把帐算在我们头上,然后新八军背叛我们国民政府才能师出有名。”何应钦是舌生莲花夺词道。

“你的意思是犍为李聚自己制造的流血事件,来掩饰新八军的背叛行动,对于你何部长的这一句话我不赞同,我相信犍为李聚和周强的诚意,他们是一心为了我们的民族抗日解放,我们千万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说把他们推到敌人的怀抱,那才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冯玉祥再次提醒何应钦他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老冯你怎么还被犍为李聚的虚情假意所蒙蔽,为什么事情发生后,英国驻华大使布鲁斯、苏联驻华大使马林洛夫和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去见李聚,他是闭门拒见,他不肯接见他们,只说明李聚有阴谋,是犍为李聚害怕西方各国大使识破他的阴谋诡计。还有周强明说是保护我们,其实是在软禁我们,把我们当成人质,就算他们新八军起兵造反,我们国军也不敢轻举妄动!”

“何部长这只是你个人的猜测,犍为李聚肩中重伤,加上红粉知已唐玉梅的惨死,李聚在悲痛欲绝中不见各国大使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说我们误判,危及我们的人身安全是小,民族发生动乱就大啦!”宋美龄沙哑的声音说道,其实宋美龄第一考虑到的是她的性命。拿民族来掩饰她心中的恐慌……!

“夫人你放心好啦!虽然李聚凶悍无比,犍为李聚和新四军在北山地区重创我国民党国军,枪杀我国民政府的反共高参岳星明,在三战区上饶司令部逃脱我们的军事围剿,但这一次他无能如何也逃不过我们的消灭,因为他和周强根本不知道新八军的坦克装甲机动部队被我们收买,只要新八军的坦克装甲部队回到滩县,明年的今天就是李聚和周强的忌日。”何应钦得意忘形发出刺耳的奸笑!

冯玉祥满腹悲观失望地看着何应钦的奸样,痛心的说道:“希望你们乞求上帝,保佑你们成功。”冯玉祥头也不回,迈着沉重的步子,拖着创伤疲惫不堪的身体离去……!

我悲痛欲绝,泪如雨下地抚摸着玉梅的手,梳妆她被寒风吹乱的秀发,看到玉梅的倩体,静静的躺在木柴堆砌上,逝者也去……但她心愿是永远珍藏我的心间,玉梅热爱祖国的锦绣河山,我决定把她的遗体火化,然后撒向祖国的青山绿水,让她见证祖国的强盛成长……!

看到即将离去的玉人,我悲痛泪流的嘶哑声音仰天唱道:

昨起狂寒起,知粉玉人同心踏,寒风飓然。

吹尽盛花阴阳隔,惟有泪痕悲舞。

苍脑糊清,心田脑海寻倩影,心微喜,芳倩雄姿平虏。

妖风恨,破甜忆,孤魂好梦断玉倩。

悲九天,天降泪雨,无限情思心间涌,愿作翼鸟天双。

但怅望、艳志与共。

破虏平魔何时休?玉西去、雄志万山阻。

谁为我,唱赞歌?

当我唱完,我的胸中又夹着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射出来,我身体萎靡不振地倒在玉梅的身上。青珂和海冰冰赶紧把我扶起来,掏出手绢,擦着我残留在嘴角的血迹。“李哥哥,玉梅姐姐的死,我们跟你一样悲痛欲绝,伤心痛苦。但是你要挺住,玉梅也不愿意看到你沉沦。”刘菲掩面,泪流满面痛哭道。

“英雄哥哥,昨晚的事一定是何应钦干的,我们去找他,为你和玉梅姐报仇雪恨。”海冰冰咬牙切齿,口无遮拦的悲愤说道。

“何应钦老匹夫……王八蛋,我们在前线拼死拼命浴血奋战小日本鬼子,他给老子在背后搞阴谋诡计,兄弟们掏家伙,我们去找何应钦老虾子,为军座和唐小姐报仇雪恨。”罗百成的豹子头一甩,抽出身上的佩枪情绪激昂道。

“你们要干什么,现在的局势如此紧张,你们还火上加油。”这时周强带着几名警卫员赶来,看到新八军部分将领情绪激动吼道。

“周参谋长,前有北山事件,后有岳星明泄露军座的行踪,再到三战区上饶司令部对我们的军事围剿……加上这一次的阴谋诡计,他们犯下的罪行是数不胜数。如果说我们再不反抗还击,新八军的这一面民族军队的旗帜也要垮掉!”

“罗师长,你也知道我们新八军是民族的军队……,如果说你们再这样胡闹,给中国动荡局势添乱,新八军才毁于我们之手,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新八军才付之东流。”周强的手又指了指罗百成他们手上的枪说道:“你们还怔着干什么,快把枪收拾好。”

罗百成他们十分不愿的把枪插回自己的腰间,“参谋长,我们每一回讲道理也讲不过你,不过你说得也十分有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来正是和大哥、和你们商量此事的。”周强走到我的面前说道:“大哥,昨天晚上的事经过我们调查,与何应钦没有关系。”

“他奶奶的B,那一个王八蛋龟儿子跟我们过意不去。老子操他的祖宗十八代……!”罗百成打断周强的话,又大刺刺的怒骂道。我们的眼睛一齐盯向罗百成的身上。

罗百成看了看我和周强,看了看我身边的红粉知已,赶紧用手捂着嘴巴道歉说道:“对不起军座和各位美丽的小姐,我是大老粗,我的嘴臭。”

“周强你说昨天晚上的事不是何应钦做的,那到底是谁做的。”程小玉问道。

“大哥,是黄安国。”怎么回事,我们都惊愕的看着周强。黄安国是我们新八军坦克装甲机动部队的副师长,在平汉线黄安国还所向披靡率领坦克装甲部队围歼小日本鬼子,这样一个英勇顽强的将领怎么会是杀我的幕后凶手。

“大哥,这是黄安国与顾祝同和何应钦等人来往的信件。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黄安国要派人袭击我们。”周强把黄安国的几十封信件递给我。

“王八蛋,我们待他是中坚力量,却这样对我们,老子把他头拧下来当球踢。”罗百成粗鲁的声音又传来。

“周强会不会我们搞错了……!”竟然黄安国与顾祝同和何应钦有勾结,但是没有何应钦他们的命令,黄安国为什么要擅自行动。我此时也想不通的事!

这时滩县机场方向传来密集的枪炮音,我们望着机场方向,这又怎么回事!因为小日本鬼子也撤离,我们新八军中心区域怎么会有枪炮声。

这时新八军作战处参谋长张雷神色匆匆跑来:“军座、参谋长大事不好啦!黄安国率领坦克装甲机动部队占领滩县机场,切断滩县对外通道后,又率领坦克部队向军部飞速而来。”

我得知情况后,玉梅的最后一面我也不能为她送行,我悲痛地把玉梅的事交给刘菲、青珂她们,我擦着眼里的泪水。马上命令张雷以新八军军部的命令对黄安国下达通牒;“停止行动,原地待命。如有违令,军法重罚。”还有我得知新八军的直属团还有一千两百余人在军部驻地,也命令他们设置障碍,作好战斗准备,粉碎黄安国的叛离行动。还有黄安国竟然与顾祝同和何应钦有联系,我带领周强他们匆匆忙忙去找宋美龄和何应钦,要他们以国民政府和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阻止黄安国的挑衅兵变。其实我和周强的本意是不愿意看到新八军的坦克装甲机动部队挑起民族的内乱,不愿意看到中国为数不多的坦克雄师毁于一旦,这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损失,也是民族的悲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