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700多所监狱是如何防范“越狱”

倔强小牛 收藏 2 1535
导读:[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25_28374_10328374.jpg[/img]

越狱,越狱,不仅仅是热播影视剧中的情节了。最近发生的呼和浩特集体越狱案、常德越狱案,再次把这个话题投入公众视线。尤其是11月15日,重犯刘宏在常德德山监狱将围墙凿开一个洞,穿过墙洞搭梯脱逃,令人匪夷所思。监狱方面后来作出更正,称媒体报道有误,刘宏是翻墙而出。不管刘宏是如何神通广大的,我们先来看看中国的700多所监狱是如何防范“越狱”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控外防


防范越狱的措施贯穿狱政管理的基本方面,综合起来说,就是内控外防。比如在押犯统一穿戴监狱配发的衣服,衣服上不仅印有监狱名称,其款式和颜色也与日常便服有显著不同,即所谓囚服。如果在押犯穿着囚服出现在监狱内的特定区域或逃出监狱,都很容易被辨认出来。所以,监狱内不允许在押犯私藏便服,这是监狱日常管理和检查的一个基本内容。


外防主要体现在监狱外的隔离区。据统计,中国700多所监狱,大约47%地处县城甚至乡镇以下的行政区域,70%以上位于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利用大自然形成一个隔离区,增加了越狱的难度。例如天津港北监狱,即位于一个半岛上的海盐场,三面环海,犯人即使逃出高墙也无路可走,台湾曾设绿岛监狱,也是孤悬海外。近年来由于生产创收的需要,相当数量监狱搬迁至交通线附近,靠近城市,仍有大量的监狱保持在偏僻之地。而且,按监狱法的规定,监狱附近的单位和居民也有责任警惕和报告可疑的脱逃人员。


--------------------------------------------------------------------------------



互相监督


三人小组是在押犯在监区内活动期间自我管理、互相监督的一个基本办法。通常,在押犯都要被编成一个个三人小组,在监区劳动期间,如果其中一人离开5分钟以上,三人小组的其他人有义务向管教报告。在押犯检举他人的越狱企图会获得立功减刑机会,保障了互相监督的实行。


--------------------------------------------------------------------------------



分区管理


一个监狱内部依据功能和单位划分为不同区域,每个区域都有独立的隔离措施,包括栅栏、围墙和出入口控制。呼和浩特第二监狱的集体越狱犯是在成功穿过四道大门后才逃了出去,而通常情况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座大门都配备了相应的识别、报警的技术手段,比如红外线、生物识别等等,也有值班狱警。



--------------------------------------------------------------------------------


内外有别


与美剧《越狱》中最大的区别是中国监狱实行的是内外有别的制度,监区内的管教、管理和内部警戒工作由狱警执行,而监狱外墙的警戒则由武装警察负责。通常,监狱内的狱警在值勤时不携带警械,或少数狱警携带有限警械,而驻守监狱的武警(通常一所监狱派驻一个武警中队)配备枪支,通过沿外墙设立的了望塔、铁丝网、电网、探照灯等控制监狱的最外围警戒,并通过巡逻和设立明暗哨的方式控制人员动态。也隔离驻守武警与犯人间的日常接触,义务兵役制的武警定期退伍更新,都在相当程度上减少了资逃、渎职行为。


--------------------------------------------------------------------------------




劳动


中国现行监狱制度源于实行了数十年的劳改制度,强调罪犯的劳动改造一直是监狱管理的主题。适当适度的劳动,可以控制人犯的身心状况,训练人犯的纪律性。监狱通过劳作与休息的时间和强度的管理和分配,养成人犯的服从,也通过分配劳动生产的报酬建立一定程度的经济满足感,有利于人犯安心服监。


--------------------------------------------------------------------------------



矫正


近年来中国监狱开始引入“矫正”概念,尝试综合运用多种方式从人性、心理等角度矫正罪犯的社会认知,建立胜于高墙的心防。这些措施既包括传统的探视制度,保持人犯与家庭、社会的联系,通过亲情和社会联系感来稳定人犯心理;也包括鼓励在押犯学习、参加社会性自考、专业技能考试等方式,培养人犯的社会劳动技能,增强返回社会后的适应能力。此外,积分减刑和假释制度也是一项长期有效的矫正手段,有助于鼓励人犯的积极改造,建立提早出狱的正面导向。当然,管教的思想工作以及专业人员的心理辅导在人犯认知改变的作用也是巨大的。


--------------------------------------------------------------------------------



威慑


在内控外防的一切监督、高墙、心防之外,还有一条“脱逃罪”作为最后的威慑手段,对越狱犯进行刑罚。《刑法》第361条规定的脱逃罪可处以5年以下徒刑,对原来所犯罪行从重处罚,尤其对死缓犯来说,越狱即意味着死刑立即执行。


--------------------------------------------------------------------------------


劳动


中国现行监狱制度源于实行了数十年的劳改制度,强调罪犯的劳动改造一直是监狱管理的主题。适当适度的劳动,可以控制人犯的身心状况,训练人犯的纪律性。监狱通过劳作与休息的时间和强度的管理和分配,养成人犯的服从,也通过分配劳动生产的报酬建立一定程度的经济满足感,有利于人犯安心服监。


--------------------------------------------------------------------------------



矫正


近年来中国监狱开始引入“矫正”概念,尝试综合运用多种方式从人性、心理等角度矫正罪犯的社会认知,建立胜于高墙的心防。这些措施既包括传统的探视制度,保持人犯与家庭、社会的联系,通过亲情和社会联系感来稳定人犯心理;也包括鼓励在押犯学习、参加社会性自考、专业技能考试等方式,培养人犯的社会劳动技能,增强返回社会后的适应能力。此外,积分减刑和假释制度也是一项长期有效的矫正手段,有助于鼓励人犯的积极改造,建立提早出狱的正面导向。当然,管教的思想工作以及专业人员的心理辅导在人犯认知改变的作用也是巨大的。


--------------------------------------------------------------------------------



威慑


在内控外防的一切监督、高墙、心防之外,还有一条“脱逃罪”作为最后的威慑手段,对越狱犯进行刑罚。《刑法》第361条规定的脱逃罪可处以5年以下徒刑,对原来所犯罪行从重处罚,尤其对死缓犯来说,越狱即意味着死刑立即执行。


--------------------------------------------------------------------------------


劳动


中国现行监狱制度源于实行了数十年的劳改制度,强调罪犯的劳动改造一直是监狱管理的主题。适当适度的劳动,可以控制人犯的身心状况,训练人犯的纪律性。监狱通过劳作与休息的时间和强度的管理和分配,养成人犯的服从,也通过分配劳动生产的报酬建立一定程度的经济满足感,有利于人犯安心服监。


--------------------------------------------------------------------------------



矫正


近年来中国监狱开始引入“矫正”概念,尝试综合运用多种方式从人性、心理等角度矫正罪犯的社会认知,建立胜于高墙的心防。这些措施既包括传统的探视制度,保持人犯与家庭、社会的联系,通过亲情和社会联系感来稳定人犯心理;也包括鼓励在押犯学习、参加社会性自考、专业技能考试等方式,培养人犯的社会劳动技能,增强返回社会后的适应能力。此外,积分减刑和假释制度也是一项长期有效的矫正手段,有助于鼓励人犯的积极改造,建立提早出狱的正面导向。当然,管教的思想工作以及专业人员的心理辅导在人犯认知改变的作用也是巨大的。


--------------------------------------------------------------------------------



威慑


在内控外防的一切监督、高墙、心防之外,还有一条“脱逃罪”作为最后的威慑手段,对越狱犯进行刑罚。《刑法》第361条规定的脱逃罪可处以5年以下徒刑,对原来所犯罪行从重处罚,尤其对死缓犯来说,越狱即意味着死刑立即执行。


--------------------------------------------------------------------------------


系统风险


尽管狱政管理严格,从囚服到管教到武警,从劳动、矫正制度到高科技监管手段,再到越狱后的追逃、加刑措施,越狱被有效地防范和控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监狱当前面临的转型过程也暴露了许多潜在的系统性风险,如果不加解决,越狱案件完全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经费保障不足和监狱的生产性经营大概是最容易造成监管漏洞的问题所在。比如,近年来全国监狱开始的大规模搬迁正是出于方便监狱生产和流通的考虑,将地处偏远的监狱搬到交通线附近、城市周边,缩减了越狱隔离区,也无形中增加了越狱的潜在诱惑。


--------------------------------------------------------------------------------



狱企不分


长期以来,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监狱作为生产单位从而造成狱企不分,很容易在围绕生产、完成订单的激励下造成内部许多环节的松懈,比如生产器械特别是刀具的管理、货物运输与进出监狱的管理,监所内生产过程中各种人员的混杂,包括已释放留场工作人员、外聘技工等,都给监管增加了难度。而管教狱警的日常工作也大多围绕着生产组织进行,其奖金很大程度上是与订单完成状况挂钩,而不再有全面深入接触了解人犯思想和动态的激励。


以最近发生越狱的湖南德山监狱为例,监狱与湖南芙蓉机械有限公司“混居”同一大院,犯人和社会工人混同作业,目的是帮外面单位加工、揽活,而工厂工人的主体却是监狱的重刑犯。


--------------------------------------------------------------------------------



外出劳动


2004年10月长春监狱一批犯人在吉林农业大学新建家属楼工地劳动时,一位犯人脱逃,表明监狱承包外部工程劳务施工存在相当的风险。虽然外出劳务犯人只限于刑期较短、表现较好的犯人,但是犯人在开放环境中取得便衣、避开监管、迅速脱逃的机会也是显而易见的。


2008年4月11日,四川省川中监狱,犯人罗尚林化装之后,在众目睽睽下,乘车离开监狱。对于罗尚林怎样“突破”到达监狱大门必经的三道厚重铁门,川中监狱的一名狱警告诉媒体记者:“因为是在劳动,罗所处地点已在三道铁门之外。在躲过狱警和岗哨的视线后,沿着监狱内的高墙绕走大半圈即可到达监狱正门。”


--------------------------------------------------------------------------------



硬件不足


尽管近年来中央和地方财政已经累计投入上百亿元,用于监狱改造和新监狱的搬迁和建设,但是经费不足仍然是困扰监狱硬件建设的一个瓶颈,收支分离的改革措施在短期内也无助于彻底缓解这一问题。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因为无钱建围墙,四川监狱的安全问题令人担忧。报道称,根据四川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四川全省监狱监管区的近15万米围墙中,安全不达标的有14万米。全省监狱监管区,尚有6万多米连不达标的墙都没有,全靠人工防范。多数监狱也没有安装电子监控、报警、防护设备。2006年四川德阳监狱的两名重刑犯就是从疏于管理的卫生所翻越围墙后逃脱成功。


--------------------------------------------------------------------------------






与《肖恩霍克的救赎》等影视作品所虚构的追求自由不同,中国的越狱案往往夹杂着强烈的社会报复意识,表明监狱体系在犯罪矫正、心理辅导、开放服刑等软件建设和矫正手段上的不足,这些都值得引起关注。从这意义上说,美剧《越狱》受到中国观众如此热烈的欢迎,大概不是没有其现实意义的。



本文内容于 11/25/2009 9:57:54 PM 被倔强小牛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