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4.html


假如敌人通过那边狭长的开阔地带,就可以潜伏到我方阵地的密林中,那简直太危险了,犹如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因此,林浩然必须得趁敌人通过空旷的地方狙杀他们。

目标已经出现在开阔地了,林浩然用瞄准镜片上的虚弧线刻度和底线测量敌人的距离,狙击手必须他判读目标的测距数线,因为子弹射出的一道抛物线,而不是直线,理论上来讲子弹可以射到和目标垂直的任意一条直线。79式狙击步枪的虚弧线跟底线是测距用的,比如1.70米为标准身高,虚弧线跟底实线正好将人卡住的虚弧线上刻度数乘以一百就是距离,两百米左右用最上面的倒V型准星,下面的倒V型准星具体该用哪一个瞄准则是按照每增加两百米左右距离从上往下数。在野战的实地操作中,有一些问题不得不克服,以求得任务的成功,第一个问题就是距离与射程的协调,第二是风偏的问题,第三则是特殊状况的弹道修正问题,自然因素修正要点 影响弹道与弹着的因素有很多,风偏、日照、雾、雨、雪等自然因素,枪枝或狙击镜遭撞击等人为因素以及弹药受潮或其他导致的问题都会产生误差,一个好的狙击手就是将所有可控制因素控制到最小误差,人为因素自然不容许发生,自然因素则以人力调整至最低。

林浩然用瞄准镜一点一点的扫瞄目标,虚弧线刻度显示不到四百米,四百米,很理想的狙杀距离,他立刻调校了光标,用倒V型准星从上往下数到第二个准星,作为标准的射击参考点。

三个特工显的非常谨慎,他们仿佛感觉到危险的信息,加快了行军速度,像猴子一样在泥泞湿滑的土地跳跃奔跑前进,而且速度忽快忽慢,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小鬼子们的丛林战术非常熟练,个个从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成老兵油子,收拾他们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但他不敢让敌人放的再近了,他生怕到手的敌人从他枪口下逃脱,去威胁战友的生命,他开始下定决心射杀敌人了。

这时天色以近黄昏了,灰蒙蒙的天空变的更加暗淡,能见度很差,林浩然打开了狙击镜的发光小灯泡,(79式狙击步枪的小灯泡在低能见度下照亮分划板,夜间也可以发现主动式红外瞄具的红外光线,光斑为淡绿色,但自身并无夜视像增强器,因此并不算是完全的夜视瞄准镜。)使镜孔里面的狙击世界清晰起来,T字型的瞄准线,牢牢套住了中间位置的越军狙击手,他记得当初参加狙击集训时,教官曾多次严肃的提醒年轻的狙击手们,无论何时何地,狙击手第一顺位的狙杀目标,永远是自己的同行,因为敌方狙击手是自己的最大威胁。所以,林浩然毫不犹豫的选择首先狙杀那个扛SVD的家伙。

这个敌人明显是个丛林战的老手,他一边不断变换跳跃的速度,一边东张西望观察危险的地方,想要射中他并不容易。

林浩然用狙击镜片上的准线跟踪移动的目标,并且始终保持着相对静止状态,射击移动的目标物 对所有的狙击手——不论是大师级的狙神还是刚通过认证的菜鸟——都是一项高难度的技术挑战,其间除了各种复杂的因素考量外,最难的还是时间的掌握和把握好提前量,提前量的把握,几乎没有科学规律可言,完全靠射手个人的手感。人眼视网膜底的残留影像的现象,可能会发现实际瞄准的位置只是一个残影,所以预置前量的击点射击也非常重要,扣扳机的那一刹那,有一个简单的但不可靠的公式可以计算何时为最佳时机:误差=目标移动速率*弹头飞行时间,这里所指的误差其实就是你实际的弹着点。林浩然事先修正好了风向等自然因素带来的误差,现在只需等待最佳时机,一枪毙敌——一个总需要补枪的狙击手是活不长命的。

林浩然有些焦急起来,因为目标越跑越快了。

“日你先人板板!不穿鞋也跑得这么快,比狗还贱!”他粗野的骂道。就在这时,机遇来了,这个家伙不知是跑的太快还是地表太滑的缘故,哧溜一下,猛地摔了个饿狗吃屎,斗笠磕飞了,那支SVD也被他甩到前面的弹坑里面。他慌张的跳进那个弹坑去检枪,然而,爬上来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越南人身材普遍矮小,想爬上一米多深的弹坑看来并不容易,几次失败的尝试后,他只好挺了下来,伸手向同伴求助。

另外两个家伙见壮,赶紧向他跑靠近,去拉他。

弹坑里的敌人,只露出了光溜溜的脑袋瓜子,抓住这个千钧一发的空当,林浩然果断击发了狙击步枪,“砰!……”T型准线与目标头部对焦的那一瞬间,他冷静的开枪了,子弹射出枪膛,高速旋转的灼热弹头,从透明的空气中划出一道白线,子弹头拽着风的呼啸在空中昂头挺进,它发出凄厉的撕扯声,把风扯出一道口子,它的尖叫来得那么的迅猛和猝不及防,它是那么的义无反顾,它用最快的速度发出最动听的声音,它撞击在敌人的脑门,它结束了它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