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密谋培植“病毒美女”传染美军

两名日本学者——青木蕗子和神奈川大学教授常石庆一的最新历史研究结论让世人震惊:日本在二战宣布投降后,从中国东北秘密撤回国内的日本731部队石井四郎手书密令,要官兵用鼠疫等生化武器突袭即将大规模进驻日本的美军部队,炮制“病菌珍珠港”事件。


青木蕗子从石井四郎前文职随员那里获得了这份指令的复印件。她发现,731部队不但在日本投降之前秘密出台了对美军实施“自杀式”病菌战的计划,更在天皇宣布投降后,密谋对登陆日本的美军发动袭击——以成千上万日本人的“玉碎”换取数十万美军的性命。


这份手令详细描述了731部队的详细行动准备。石井四郎中将下令:“尽可能多地将‘圆木’和PX从满洲抢运回国。由于美军将于8月25日由东京附近的相模湾登陆,所以我们要抢在他们之前将病菌武器分布在日本全国,伺机对进驻日本的美军发动全面病菌战争。”石井四郎中将还详细列举了对美军实施病菌战的三种武器——中国“圆木”、“满洲”PX与日本美女。


中国“圆木”指的是携带病菌的中国受害者。现在看来,731部队极可能秘密运送部分“圆木”回日本,只是阴谋破产后在日本被杀害。“满洲”PX指沾染了病菌的跳蚤,由731部队第四部提供。第四部是个大型的病菌战武器制造厂,每三个月生产45公斤带病菌的跳蚤,相当于1.45亿只。


而所谓“日本美女”则是比较疯狂的设想,就是由甘当“自愿者”的日本女性充当携菌者,使其与美军进行“亲密接触”,以期达到“奇袭”的效果。

事实上,日本此前有过 “金马计划”——金马是日本人体病毒学博士,他带着自己的科研成果向军部提出了一个无耻的建议:太平洋岛屿的土著居民,性格粗犷豪放,再加上天气炎热,女性多袒胸露腹,性关系比较混乱。在太平洋作战的美军士兵性行为一向不检点,一旦接触土著妇女,极易出事。


金马建议,在日军撤出前,可先使岛上妇女感染性病病毒,以期在美军士兵中迅速传染,削弱其战斗力,日军则可不战而胜。为了挽回败局,日本军部在1943年春采纳了“金马计划”。为获得大量性病病毒,金马带着助手们日夜奋战,培养各种病毒,除一般淋病、梅毒外,还有一种俗称“雅司病”的热带性病病毒。尽管日美双方都没有公布此“武器”战果,但为病菌战“同道”的石井四郎不可能不受金马启发1945年,在驻日美军先头部队登陆日本前两天,日军最高层给731部队下达了多道严厉的命令:“不得做无谓的牺牲!”、“伺机等候未来的时机!”


常石庆一对于日本陆军最高层喝停731部队的疯狂举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是因为日本已经投降,再想从中国东北运“圆木”到日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另外,有学者认为,日本军方也是为了保住日本人自己的性命,甚至要避免“绝种”的风险。尽管731部队掌握病菌武器的部分“解药”,但由于战争已经将日本国内的防疫系统和药品生产能力全部摧毁,一旦病菌武器在日本列岛发挥作用,日本民族可能会被自己毁灭。





1945年8月28日,日本天皇宣告向盟军投降十多天后,美军在日本登陆,开始了对其本土的占领。殊不知就在几天前,一场针对他们的可怕阴谋正在悄然策划中。日本国内一部分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不甘心失败,决定对登陆的美军实施大规模细菌战,而其策划者,正是日本731部队长官、陆军中将石井四郎。7月21日晚,日本东京电视台播放了一期节目,公开了细菌战犯石井四郎的日记,将这个尘封已久的恶毒计划展示于世人面前。


细菌武器可杀死全人类


说起731部队,可谓臭名昭著。1936年,在日本天皇的亲自授命下,日本军方成立了所谓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1941年改称731部队),总部设于哈尔滨。


短短几年时间,731部队疯狂地生产细菌武器,按其生产能力,每月可培养出三百公斤鼠疫菌、六百公斤炭疽热菌和一千公斤霍乱菌。据战后的估计,731部队在战争期间所生产的细菌,数量足够杀死全人类。为了弥补军事实力的不足,日军很快便将这种罪恶的武器运用到战场上。在战争期间,有数十万中国军民遭到了日军细菌武器的攻击,死伤惨重。


关东军1939年在诺门坎同苏联红军爆发战争,由于关东军在作战中屡受挫折,731部队于是奉命参战。1939年7月13日,石井四郎派出一支22人组成的敢死队,携带装有各种细菌的容器,到达位于中蒙边界的哈拉哈河,在长约1公里的河段上施放了鼻炭疽、伤寒、霍乱、鼠疫等细菌溶液22.5公斤。与此同时,日军还向苏军阵地发射了装有细菌的炮弹,致使这一地区发生了传染病疫情。为此,石井部队还受到了关东军司令的特别嘉奖。


日本战败后,731部队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将分散在中国各地的细菌战设备和资料偷运回国,而后又残忍地杀戮了所有用作实验的“丸太”,即活人实验品,最后炸毁了全部建筑物和实验设施。不仅如此,丧心病狂的731部队竟将染有鼠疫菌的老鼠放出,使附近的大批中国居民死于鼠疫。

731部队曾想阻止美军攻占塞班岛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又将细菌武器作为对付美军的特殊手段。1942年中途岛海战后,美军开始转入反攻,日军节节败退。到1944年,日军的重要据点马绍尔群岛失陷,马里亚纳群岛中的塞班及提南岛也岌岌可危。6月15日,美军在塞班岛登陆,向驻守的日军第43师团发起攻击。


眼看败局已定的日军决定实施细菌战计划。为了支援塞班岛日军,石井四郎专门制订了一项计划,从731部队的成员中选择17名精干人员组成了一支细菌攻击队。这支攻击队的任务就是在塞班岛飞机场的跑道上释放感染鼠疫菌的跳蚤,进而打击占领机场的美军。但是,负责运输细菌的船只还没到达目的地,便被美国潜水艇击沉了,仅有一人生还,该计划最终流产。不过日军并没有彻底放弃细菌战计划。直到7月5日,当塞班岛上的日军已经放弃抵抗时,远在东京的日本陆军省竟还在开会讨论使用细菌武器的可能性,准备生产大量携带鼠疫菌的跳蚤和老鼠攻击美军。


细菌部队两次密谋攻击美国本土


从1944年11月至1945年3月,日军又向美国本土释放了约一万个“气球炸弹”,据当事人后来证实,这些“气球炸弹”中有一部分携带着细菌武器。为了将鼠疫跳蚤发射到美国本土,731部队下属的1644部队策划了这一行动。但他们培育出来的鼠疫跳蚤生命力很弱,随气球飘出去后马上就死了,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到1945年6月,美军离日本本土越来越近,试图挽救局面的日军再次拟订了一项细菌战计划。为了实施该计划,731部队从五百名新兵中挑选了二十人,成立了一支细菌特攻队,代号为“夜樱花”。他们计划用潜水艇将这支攻击队送至加利福尼亚州海岸,于夜间在圣迭戈登陆并撒放鼠疫菌,攻击日期定为9月22日。为此,细菌工厂实行24小时工作制,甚至研制出了毒性比平常细菌大十倍的变异菌种。幸运的是,日本在8月15日宣告无条件投降,该计划也就此夭折了。

石井四郎想消灭登陆美军


作为一名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石井四郎始终将细菌战视为救命稻草。直到1945年,军事形势已非常明朗,他仍试图通过细菌战为日本赢得转机。日本宣布投降后,在一些人的支持下,已奉命撤回国内的石井四郎又开始秘密策划一场恶毒的战争——在日本本土对美军实施细菌战。


按照石井四郎的计划,一艘货船将把在中国东北制造的细菌武器秘密运送到日本本土,预定8月23日到达。在笔记中,石井写道,“要尽最大可能向(日本)内地输送(细菌武器),尤其要先运送‘丸太-PX’”,石井提到的“丸太-PX”就是携带有鼠疫菌的跳蚤。一旦美军按计划在东京南部的相模湾登陆,石井就会派人用无数帆船,将这些鼠疫菌跳蚤撒遍全国,届时美军将遭到致命打击。为了实施该计划,石井进行了周密部署,作战所需的人员、器材以及搬运手段各方面都安排得天衣无缝。如果他们的计划付诸实施,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因为细菌战虽然可以重创美军,但整个大和民族也将成为殉葬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8月26日,获悉这项秘密计划的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和参谋次长河边虎四郎赶紧指示石井,劝告其“不要做无谓的牺牲,静静地等待时刻的到来”。在上司的严令下,石井最终不得已放弃了细菌战计划。仅仅两天后,不经意间躲过一场灾难的美军顺利在日本登陆。


战后,石井四郎曾接受过美军的审讯。1947年,当他将731部队的情报资料数据全部提供给美国后,竟被免除了战争罪行。1959年10月9日,石井四郎患喉癌死于东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