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35章

hawk735 收藏 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徐瞎子余怒难消,老邢也当仁不让,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

“邢少校,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现在,我们还未脱离日本人的搜捕!”徐文远说这话时,明显带着火气,恨不得将面前这很有个性的小营长,一巴掌扇得远远的,

“你回头看看!”老邢冲他身后努努嘴。

“看什么?”

“你没发现少了几个人么?”

“嗯?怎么回事儿?”

“在天上,是小鬼子说了算。可在地上,那就是我们说了算!”

想了想,徐瞎子突然变得难以置信:“你不会……派人去收拾小鬼子的搜索队吧?”

“为什么不能?几十个鬼子,我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哼哼!中国人一遇见鬼子就躲,这毛病早该改改了。”

“邢维民!你这叫擅自作主!”徐文远火大了,“整个中华民国!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军官!”

老邢没理他,独自看着手表。

“邢维民!长官在跟你训话!”

冷眼看看徐文远,老邢没客气:“好啊?不过有件事儿我先问问你。从我部下里挑了十五个人,这是你的主意么?”

“没错。”

“可这十五个人,有七个是什么都稀松的小兵。一路上,我没来得及问你,现在请你告诉我,带他们来,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我不需要回答你这问题!”

“好!很好!”老邢一点头,“刚才我是问你有什么打算,对不起,现在我把话收回,换个字眼。”目光突然变得异常犀利,“请问徐长官!你到底有何居心?”

狠狠瞪着邢维民,徐文远气得两眼发蓝。如果身上有颗手榴弹,没准儿他都能抱着邢维民一起完蛋。

“直到老丁在青浦被迫跳伞,我才明白你小子吹泡里憋的什么尿!”点着徐文远鼻子,老邢气得热泪盈眶,“你是想用他们做替死鬼,来吸引鬼子的注意力!”

吸吸鼻子,徐文远即没反对,也没承认。

弟兄们一下子都惊呆了。

“那可是我七个兄弟!亲如手足的七个兄弟!就算他们什么都不是,白痴一个!可也轮不到你来算计!”老邢泪如雨下,要不是看在长官份上,说不定一激动,他会把这该死的瞎子活活掐死。

除了徐文远,其他人都哭了。昨天还在一口锅里吃饭,今天却天各一方生死未卜,这种滋味,没当过兵的人,根本体会不出。

“没办法,这就是抗战,”长叹一声,徐文远苦笑道,“为了这个大局,不仅他们,就连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

“操你奶奶!”实在是忍无可忍,老邢一拳挥出。徐瞎子“哎呦”一声杵倒在地。

没有人阻拦,因为这些兵也恨不得把徐文远生吞活剥。

点着在地上不停蠕动的瞎子,老邢哽噎道:“你可以到军法处告我殴打长官!是杀是刮!我姓邢的擎着!”

“你……擎得住吗?”倒吸着凉气,捂着红肿的腮帮子,徐文远正正歪斜的眼镜,“弄死了我,你这些兄弟也会跟着上法场。除非……你们投靠日本人……呵呵!邢维民,你甘心做鬼子的走狗么?”

这句话比什么都灵,一时间,老邢也没注意了。看看其他弟兄,弟兄们也在可怜兮兮望着他。

“如果心疼兄弟,那你可以动手了!”冲地上吐口血痰,徐文远又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把后面的任务完成!”

众人面面相觑。老邢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为了抗战的胜利,我们什么都可以牺牲,”冲老邢微微一笑,徐瞎子很坦然,“包括我和你。”

*********

一份电报摆在桌案,梅田看得直皱眉。松山警备队二十几人遭到突袭,竟然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本打算跟对手玩个猫捉老鼠,没承想,却被人家给弄个高潮连连飘飘欲仙。

皇军的战斗力他很清楚,想消灭这二十几人,没个一两百中国士兵,是根本办不到的。可那架容克飞机,无论怎么瞧,也未必能装得下这么多。

“皇军的战斗力,难道退步了?”摇摇头,梅田很快否决了这种假设,“这些支那人,到底是些什么人?”

他没有把这消息告诉吴四宝,因为在他看来,像吴四宝这种人,那就是地地道道的根墙头草。皇军节节胜利还好说,一旦失败,心里就指不定该打什么鬼主意了。

“唉……不可思议的支那人……”叹口气,垂垂发胀的额头。强行吞下一片止痛药后,颤抖着手指按下电铃。

小崎大尉走进来,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两个人是心照不宣,尽量不提及这尴尬的话题。

“通知丁默邨,让他尽可能提前照会刘世勋。”

“少佐,我始终没明白,为什么到现在才去接触那巴嘎?”

“小崎君,这是你不该问的问题。”

“少佐!请您让小崎明白,否则,我无法向部下交代!”

“你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尽一个帝国军人的职责!”

看着小崎,过了许久,梅田无奈地叹口气:“中国有句谚语——好奇能杀死人。”

摘下佩刀横托在手,轻轻放在梅田面前。小崎后退一步,垂首说道:“为了帝国的利益,我甘愿承担任何后果。”

“那……好吧!”抽出佩刀,看看上面的血槽,梅田点点头,“其实……刘世勋那份名单,对我们来说,它本身并不重要……”

“哪你?”小崎一惊,望着上司的眼神,有些难以置信。

“就算拿到名单,重庆也早已命令上海的特工转移了,到头来,我们还是竹篮打水。”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理会刘巴嘎?”

“因为他身上还有一份情报,是关于中国军队在华南的布防计划。这个秘密,是我们辗转从刘世勋情妇那里知道的。”

“情妇?”

“对,她叫郑苹如,出身名门。母亲曾是日本的大家闺秀,名叫木村花子。”

小崎越听越糊涂,他实在搞不懂刘世勋、郑苹如和丁默邨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世勋把布防计划的细节,以军统上海站某一特工编号为密码,存入了租界银行。所以,名单上的特工编号,就变得至关重要。”

小崎突然明白,军统为什么要干掉刘世勋了。

“可刘世勋这个人很狡猾,为防止我们抓他逼供,他花大价钱买了一家美国公司的巨额保险。现在,他就藏一艘英国货轮上,身边全是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镖。”

英国货轮相当于英国的领土,冲进英国领土去抓人……小崎连想一想都觉得头痛。

“现在的问题是,除非满足刘世勋的条件,否则,谁也撬不开他的嘴。”

“他有什么条件?”

“去美国的签证和一百万美金。”

“可是……这对我们来说,似乎并不太难。”

“你忘了,筹钱和办理护照、签证的时间,最快要十二天。”

梅田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没有签证和美金,就算提前去见刘世勋,那也只能是白费力气。

“这个刘世勋太狡猾了!”小崎恨恨说道,“他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小崎君!”梅田摇摇头,满脸苦笑,“你误会他了。其实干我们这行儿的都这样——不见真佛不烧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