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三部 歧路亡羊 第110节:凯旋归国

平山大侠 收藏 0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部:横空出世

第22章:龙旗飘扬

第110节:凯旋归国

1881年11月18日,中国海军官兵完成了中国近代海军历史上的一次空前壮举——首次越洋远航。此次远航也被称为“中国龙旗第一次航行海外。 ——平山大侠


“就没有能制住它的吗?”邓世昌愤愤不平地问。

“当然有,生物界就是这么奥妙。你们中国人不是说‘一物降一物’吗,抹香鲸就是它的天敌!最爱吃它!可是大王乌贼藏身深海,抹香鲸虽然堪称潜水高手,但毕竟是哺乳类动物。要用鼻子和肺呼吸空气,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浮上海面换气。大王乌贼就抓住它这个弱点,用吸盘紧捂住抹香鲸头顶上的鼻子,让它窒息而死。窒息它就是胜者,如果大王乌贼不够强壮,那它就成了抹香鲸美味

抹香鲸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它会拼命浮上水面,用尾鳍击打并试图摔掉大王乌贼。它们一相遇,必定会有一场生死攸关的大战。鹿死谁手还真是不好说呢!”

为了节省用煤,两舰的速度保持在每小时8海里。根据此前测试所得数据,军舰达到时速14海里时,每昼夜耗煤45吨;时速12海里时,每昼夜耗煤20吨;时速8海里时,每昼夜耗煤只有18吨。舰上煤舱正常储量为2S0吨,最多可达300吨。

由于没有制订严格的航行要求,“超勇”、“扬威” 两舰相互距离愈拉愈大,渐行渐远。8月20日,“超勇”和“扬威”在西班牙海域失去了联系。“超勇”用旗语询问路过的商船是否发现中国军舰,但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西班牙炮台看到“超勇”舰,升旗询问驶向何处。“超勇”告知他们这是中国军舰,驶往天津。

23日,“超勇”通过直布罗陀海峡,驶入地中海。3天后,“扬威”终于赶了上来,与“超勇”并行。“扬威”用旗语报告说,舰上的管炮教习、英国人克罗克身染重病。

9月4日,“超勇”、“扬威” 二舰驶抵塞得港。经过一番准备后,两舰于9日进入苏伊士运河,在运河停留一夜。次日, “超勇”舰驶出运河。但不久又接到“扬威”舰发来的求助电报:该舰的螺旋桨被撞坏,无法航行。“超勇”舰不得不返回救助。

第二天,“扬威”舰被拖轮拉出运河,送往船坞修理,3天后完工。随后,两舰备足煤水,于9月14日,通过了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在以后的航行中,两舰始终结伴而行,并不时以旗语和灯光问答,保持密切联系。

自从进入地中海以后,天气便异常炎热,令人难以忍受。抵达印度洋后,天气稍感凉爽,但海上又掀起了惊涛骇浪,航行更加艰苦。不过,官兵们也有苦中作乐的时候。

9月25日傍晚,天公作美,风浪稍停。夕阳晚照,映得海天一片红霞,分外妖娆。突然间,海面跃起成千上万只飞鸟,展翅翱翔,啊!不,不是飞鸟,而是飞鱼。它们成群结队,遮天蔽日,身体圆大如鲫,两翼开合似蝉。它们一会儿凌空展翅,掠水滑行,一会儿跌入波峰浪谷,落下去又跃出海面,从军舰一侧掠过,官兵们婉惜地徒唤奈何。

章斯敦惊叹道:“我在海上走南闯北,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真是蔚为大观哪!”

“这有什么,在我们家乡南海,这种景象连小孩小也司空见惯了。飞鱼个头都不大,身体仅有10——30厘米,重量200——300克之间。黑灰色的背部,鳞片是黑蓝色,肚腹是银白色,长着一对大眼睛。你仔细看看,最为引人入目的是什么?”

“啊!飞鱼胸部两侧的大胸鳍,展开来就像一对大翅膀,飞起来犹如矫健的小燕子。”

“对呀!所以我们喜欢称飞鱼为‘小燕鱼’。 它的飞翔方式十分奇特,既不像搏击风浪的海鸥,也不像在浪尖上嬉戏的海燕,更不像飞鸟那样煽动翅膀,在空中自由飞翔。细细观察你会发现:实际上它不是在飞,只不过是利用展开的胸鳍,在滑翔,这两点是截然不同的。飞翔是依靠动力的,鸟在空中飞行,是靠它的一双翼羽,不断地骟动,取得向前进的动力。而滑行是小燕鱼先在海水中用力摆动尾巴,产生上升的冲力,推动身体腾空而起,冲出海面。在海水反作用力的推力下,扶摇直上空中。起飞前它把胸鳍紧贴在身体两侧,以减少起飞时的阻力,等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它便张开胸鳍,在空中借助气流滑翔。由于它的胸鳍特别宽大,气流托着它的身体,在空中飞翔,待气流托不住它的身体,滑翔一段距离后,高度降至零时,小燕鱼尾巴先入水,胸鳍急速收拢,身体也随之沉入海水中,然后它使蓄势待发,准备下一次的起飞。”

“那它能飞多远、多高呢?”章斯敦充满好奇地请教。

“一般情况下,它滑翔的距离可以达到200米,最多不会超过500米。高度可以达到离海面4米——10米。速度约每秒20米。”

“什么?比军舰还快呀!”

“如果顺风,它可以飞得更高、更快、更远呢!”

“可是即然是鱼,为什么要跃出海面,在空中飞翔呢?”

“这与它的生活习性密切相关,它之所以要在空中飞翔,不是它喜欢飞,一是为了躲避天敌,它的天敌并不多,海洋中有一种叫鲛鳅的鱼,最喜欢吃它,而小燕鱼因身小力微,无法抗拒,所以飞鱼一碰撞见鲛鳅,它便会不顾一切,拼命逃窜,纷纷施展绝技,飞到天空中逃生。二是它的视力很差,常常因为找不到食物而挨饿,只好借助滑翔,跃出海面,捕食海面上的昆虫,来填充饥肠辘辘的肚子。到了夕阳西下,许多昆虫便会聚集在海面上,所以这个时候,也是小燕鱼最为活跃的时候。

小燕鱼个头虽然不大,但是由于经常飞翔,肉质相当鲜美、可口。”

“可惜啊,小燕鱼会飞,我们无法捕捉它……”

章斯敦垂涎三尺地说。

邓世昌见状,笑着说:“想吃鱼吗?我请客!”

“你有什么办法?难道你也会飞不成?”

邓世昌笑而不答,只是大声下令:“打开所有的照明灯,大家快准备箩筐装鱼。”

即刻,军舰上便灯火通明,照得附近的海面一片雪亮。不一会儿,只见密密层层的小燕鱼,争先恐后,纷纷跌落在前后甲板上,犹如下了一场鱼雨。舰上官兵们又惊又喜,立刻手忙脚乱地抓起鱼来,出现了少有的热闹场面。

章斯敦双手都提满了鱼,喜笑颜开地说:“密斯邓,你使用了什么魔法?竟能使小燕鱼自天而降?!”

“那有什么魔法”,邓世昌笑答“我只不过是了解它,有特别喜欢光亮的习性罢了。在我们家乡南海,每当有微风时的夜晚,只要打开鱼灯,就会吸引它自投罗网。”

官兵们喜气洋洋地把抓到的小燕鱼,抬的抬、扛的扛,全送到舰上的厨房,大厨们精心地制作、加工,做成欲飞的燕子,那栩栩如生的飞翔形象,不正象征着大清国海军舰队,乘长风、破万里浪嘛!

官兵们津津有味儿地吃起来,在波涛汹涌的印度洋上,好好享受了一顿飞鱼大餐。

夜深了,邓世昌仍然没有休息,站在舰桥上观察、指挥着航行。首次接舰,责任重大,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海面上刮着阵阵微风,月亮被乌云遮蔽,海面上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突然了望哨喊了起来:“报告,前面有情况!”

邓世昌举起望远镜,仔细搜索海面,并未发现异常。

了望哨又报告:“前面,海面上有微弱的亮光。”

邓世昌再仔细一看,确实海面上闪烁着微弱的绿色荧光。一团一团地在海面上移动。

旁边的值星官颤抖地说:“邓大人,这……这该不是‘鬼火’吧?”

邓世昌笑了:“怕什么!什么鬼火!这是海洋生物发出的光。”

“海洋里的生物也会发光?”

“是啊,在没有大风大浪的夏秋季节里,这些会发光的海洋生物,纷纷跑到海面上,它们能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来,颜色有乳白色、蓝色、红色、蓝绿色、绿色。渔民们不了解,所以叫它‘海火’,迷信的人更以为是‘鬼火’,其实都是海洋浮游生物在发光。生物发光是海洋生物的特殊机能,发光的方式各不相同。比如深海中有一种安康鱼,在它头上长有一条长长的鳍,就象一根钓鱼杆。上面有一个发光器,好象一个小灯笼。喜好光的小鱼小虾上当了,纷纷聚拢过来,全成了安康鱼的美餐。”


这年10月,邓世昌在印度洋上度过了自己32岁生日。

10月7日,2舰顺利通过马六甲海峡。次日,抵达了新加坡。中国驻新加坡领事左于兴冒着大雨登舰参观,并于当晚在领事馆设宴款待。第二天,新加坡的英国总督也上舰参观。

10日,“超勇”、“扬威”驶寓新加坡,6天后到达香港。途中,他们先后营救了10名在海上遇险的香港和广东渔民。

到达香港后,两舰随即于当天下午驶往广州。第二天早晨,“扬威”舰因为没有赶上潮水,在珠江中搁浅,一直等到晚上潮水上涨后,才得以脱身。

由于“扬威”舰一路情况不断,章斯敦的指挥引起强烈不满。后来,他被解雇,由邓世昌代理舰长。

10月18日,2舰抵达广州珠江口。次日,两广总督张树声带领全城的文武官员登上军舰参观,并带来猪、鹅、鸡、鸭和酒席、水果等慰问接舰官兵。

第二天,“超勇”、“扬威”返回香港。香港的英国军舰升挂龙旗;放17响礼炮,向到港的“超勇”、“扬威”致贺。两舰也升挂英国旗,放17响礼炮答礼。

在港期间,他们接到来自天津的电报,由于担心天津封河在即,命令两舰不必在广东、福建各地停留,直接驶往上海,然后尽快抵达天津。

“超勇”、“扬威”于10月24日从香港起程,迎着狂风巨浪,昼夜向北航行。一路上,只在厦门等几个港口做必要的停留。11月1日,两舰驶抵上海,入坞进行整修,清理船底,检修机器。

11月13日,“超勇”、“扬威”离开上海,1881年11月18日,中国海军官兵驾驶着英国建造的“超勇”号和“扬威”号巡洋舰,悬挂中国的黄龙旗,经大西洋、地中海、红海、印度洋和南中国海,历经艰险回到祖国天津大沽,完成了中国近代海军历史上的一次空前壮举——首次越洋远航。此次远航也被称为“中国龙旗第一次航行海外”。

22日,李鸿章兴冲冲地赶到大沽,视察军舰。随后,他乘“超勇”舰出海试航,前往旅顺。

也许是有意要检验一下新购军舰的质量和海军官兵的技术,“超勇”舰在航行中遭遇了北洋冬季罕见的飓风。一时间,东北风狂吼,雪雹并集,巨浪颠簸。李鸿章及其随行人员在舰上坐立不稳,许多人晕船呕吐。但训练有素的官兵们却毫无惊慌之色,操作如常,驾驶战舰以16节的最高航速,在狂风惊涛中劈浪前进。

李鸿章看到新战舰精良坚固,官兵们技术娴熟,感到非常满意。返回天津后,他便奏请清廷,对这次接舰有功的人员给予奖励。

“超勇”、“扬威” 两舰远涉重洋,历尽艰险,以超凡勇气,弘扬国威,为中国扩大了影响,赢得了荣誉。自此以后,欧洲诸国始知中国亦有水师,群起而尊敬之。这次远航,也标志着年轻的中国近代海军开始走向成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