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部:横空出世

第22章:龙旗飘扬

笫107节:力争主权


“李鸿章一直希望由中国官兵驾驶军舰回国,他认为此举不仅仅可以极大的锻炼、提高大清朝海军官兵的操舰技艺,而且更可以向世界列强宣扬国威。”——平山大侠


“我们少小离家,进入船政学堂,是为我中华建立海上长城,强大的海防力量而奋斗的,”在刘步蟾沉吟之际,林泰曾接着说“接下来写‘千秋大志,何以成人……’”

“接下来要捧一捧李大人的臭脚了,”方伯谦调侃道:“李大人英才冠华宇,”

邓世昌开口说:“可知我等忧急,空有一腔血,化做长河灯……”

“好!”众人异口同声赞道“正卿这一句说出了我们心中的郁闷和情怀,‘空有一腔血,化做长河灯’ 。”

很快,在群策群力之下,给李鸿章的联名上书写好了。刘步蟾第一个在上面签了自已的名字,接着林泰曾、邓世昌、林永升、萨镇冰、叶祖圭、黄建勋、邱宝仁、方伯谦、蒋超英、严宗光、何心川、江懋祉,都一一签了自已的名字。

李鸿章一直希望由中国官兵驾驶军舰回国,他认为此举不仅仅可以极大的锻炼、提高大清朝海军官兵的操舰技艺,而且更可以向世界列强宣扬国威。

在直隶北洋大臣的会客厅里,李鸿章与大清朝海关总税司赫德和英国驻华公使金登干,就由那国海军官兵驾驶军舰,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李鸿章朗然道:“我大清国在贵国建造的第三批四艘炮舰,很快即可竣工,这批炮舰必须由我大清国自已培养的海军人才驾驶回国。”

赫德刁着雪笳烟不仅不慢地说:“中堂大人,我充分地理解您的心情与贵国的立场,只是驾驶军舰,非同摇小舢舨,军舰这个庞然大物,不是玩具,可不是那么好摆弄的。”

“总税司先生,您不会不知道,我大清国福州船政学堂的学子学的专业就是驾驶军舰,如今他们巳经毕业,正好派上用场。”

“福州船政学堂的学子?”金登干撇了撇嘴,露出一副不屑地鄙视神态“中堂大人,恕我无礼,福州船政学堂能称得上是正规的海军学校吗?好,就算这批学子学的专业是驾驶军舰,不过对大英帝国的海军来说,那简直就是小儿科,在理论上略懂皮毛而已,充其量也就是内河玩一玩轮船,根本不具备远洋航行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如何将军舰安全驰回贵国呢?!”

李鸿章生气了“尊贵的公使先生,我无法理解,大清国政府购置的军舰,悬挂大清国的龙旗,何以就不能用本国的官兵驾驶?按世界海军的惯例,在公海上航行的军舰,悬挂本国的国旗,即代表、象征着一个国家的主权,不容侵犯,是不是这样?”

金登干在李鸿章犀利地目光逼视下,只能点点头承认“确实是这样,这是《世界海军公约》中明文规定的。”

“那么好,一艘由大清国政府购置的,悬挂大清国龙旗的军舰,驾舰的却全是外国人,而大清国的海军官兵袖手旁观,充当乘客,世界上有这样的海军嘛?岂不让世人笑掉大牙!世界各国又如何看你们大英帝国呢?拿了大把的银子,还舍不得闺女出嫁嘛?老丈人还要与女儿一道陪嫁上女婿家去嘛?!”

李鸿章冷嘲热讽,把赫德和金登干两人闹了个大红脸。

“说到操舰实践,这批学子全是精英,而且他们人人都曾经驾驶本国自产的军舰,南下经台湾海峡到海南岛;北上经渤海至旅顺,已积累了相当的航海经验。”

“中堂大人,即便如此,两者间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赫德弹了弹烟灰说:“贵国海军驾舰虽然南北纵横、驰骋数千里,但那只是在贵国沿海一线行驶,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可是若要从我大英帝国驾舰至贵国就没有那么轻易、简单了。”

赫德扳着手指头数着说:“喏,要经过大西洋,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经过地中海,绕过好望角,通过苏伊士运河;经过印度洋,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太平洋;再经过南中国海,通过台湾海峡;最后还要经过东海、黄海、渤海才能抵达目的港。

中堂大人,您看看,这条航线,数万公里,气侯万变,风险浪急,是那么好走的吗?!我们也是为贵国着想,为贵国军舰安全返国着想。雇用大英帝国海军官兵是万无一失的上策,大英帝国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国家之一,海军官兵已经有百余年的航海经验,何况这条航线他们来来往往多次,十分熟悉了。”

李鸿章听了不由哈哈大笑。笑得赫德和金登干两人面面相觑,不名所以。金登干问道:“中堂大人为何发笑,难道赫德先生说得不是事实嘛?”

李鸿章傲然笑着说:“我笑你们数典忘祖,孤陋寡闻。侈谈什么‘大英帝国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国家之一,海军官兵已经有百余年的航海经验,’难道二位不知道我中华早在明代郑和就七次下西洋,请问你们西方列强中有那一国有这样堪以匹敌的壮举!况且指南针、航海罗盘、舵与锚,这些航海用器具,那一样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这条航线对贵国海军来说,当然是来来往往多次,十分熟悉了。这一点本部堂并不否认,因为贵国海军满满装载着用鸦片换来的白银和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织品等奇货可居的货物,忙碌地往返于这一条航线,自然十分熟悉罗!”

赫德和金登干两人听后低着头,哑口无言,大家不欢而散。

不曾料想恰在此时,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给赫德和金登干两人抓住了把柄。

1880年5月,刚刚从英国买回来的“镇南”号炮舰,在从大连湾驶往海洋岛的途中,因海图有误,触撞上了暗礁,舰底洞穿,幸亏邓世昌及时下令,抢救措施得力,炮舰才没有沉没,被拖往上海船坞修理。事后,“镇南”管带邓世昌等人受到严厉处分,被革职摘顶。

这回赫德理直气壮地跑来找李鸿章,见了面未待坐定便说:“中堂大人,这一事件足以说明,尽管贵国学子在福州船政局学到了相当的驾舰理论,并以优异成绩毕了业,但是他们还应付不了,实际远洋航行中所发生的各种困难。况且在茫茫大海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且往往是事先并无征兆的突发事件。”

李鸿章紧闭着嘴,不发一言。然而,他的决心和打算并没有因这次事故而受到影响。他仍然坚持派中国官兵前往英国接舰,并要求悬挂中国国旗回国。

尽管要完成这样一项空前壮举会冒很大的风险,但李鸿章认为这是值得的,不仅可以省下雇请英国官兵所需的大笔费用,更可以使中国海军官兵在远洋航行中得到实际锻炼,获得可贵的经验。他同时也深信,经过几年的学习和历练,年轻的中国海军已经具备了进行远洋航行的能力。他认为,中国军舰“沿途挂用英旗,实非国体所宜”,此事关乎国家尊严和荣誉,不可不争。

赫德看着长身鹤立,不发一言的李鸿章,因不得要领,只好尴尬地告辞。这时李鸿章开腔了:“赫德先生,劳烦您回去转告金登干公使,大清国海军官兵一定要跟随军舰一起回国,以便在航行中随时学习。如果他们不能在军舰上轮班当值,那就必须作为乘客随舰回国。他们可以随时不懂就问,随处向贵国海军学习,还可以用他们的眼睛看嘛。”

“中堂大人,这是您个人的决定吗?”

“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决定,也是我代表大清国政府正式通知阁下的决定!”

赫德悻悻而去。

但是,这一要求最终还是没有被英国接受,李鸿章为此,大为光火。

大清国在英国订购的第4批军舰是巡洋舰。李鸿章从一开始签订合同时,就向英方特别强调:军舰在英国造好后,必须由中国海军官兵驾驶回国。

他对总理衙门说:“由英国雇觅水师弁兵包送来华,不特需费较多,且沿途风涛沙线情形、驾驶要诀、以及洋面如何操练、机器如何使用、中国弁兵均未曾亲历周知,殊非造就将材之道。”

为了实现由中国海军官兵驾舰回国的计划,李鸿章与赫德等就有关问题进行了多次商讨。赫德和金登干对中国海军官兵能否驾驶新式巡洋舰进行远洋航行,深表怀疑。

李鸿章见一时难以说服赫德和金登干两人,遂决心按自巳的计划行事。首先便是选拔、训练接舰官兵。为了顺利完成这次前所未有的接舰任务,李鸿章作了周密部署和精心准备,并将计划上奏清廷。同时他毫不拖延时间,一方面等待朝廷的批淮,一方面开始强化训练,以帮助中国海军官兵,在短时间内尽快熟悉新军舰情况,掌握有关技术。

接舰计划被批准后,李鸿章更是大张旗鼓地加紧培训接舰官兵。两艘巡洋舰大约需要配备300名水手,李鸿章最初计划购买专门的练习舰,招募水手上舰学习。后来,因购舰费用大高,只得另想别的办法。最后,他在旧式水师身上想到了主意。

清朝在沿海沿江都设有水师,其中在山东有登荣水师。此时的水师,已衰败不堪,形同虚设。由于配备的船只小而陈旧,根本无法进行海上作战。不过,登荣水师的官兵们接受过一些西式的军事训练,他们跟随德国军官瑞乃尔学习训练了几年,有一定的基础。所以,李鸿章决定从他们当中挑选一部分官兵作为接舰人员,并利用水师的战船进行初步训练。这样一来,既可以省下一大笔费用,还可以使旧水师“化无用为有用”。

1880年9月,山东登荣水师除留下几艘艇船和部分官兵分守防汛地外,其余9艘艇船和450余名官兵,悉数被调集到大沽口。李鸿章派人从中挑选出军官4人,士兵306人,留在大沽,由督操炮船的记名提督丁汝昌和担任总教习的英国军官葛雷森上校负责训练。

这年12月,受训官兵最后被挑选出200多人,由丁汝昌、葛雷森率领,乘船前往上海,利用轮船招商局的轮船,在吴淞进行进一步训练。10日拂晓,接舰官兵抵达上海,借住南洋水师“驭远”号军舰。准备担负两艘巡洋舰指挥任务的管带林泰曾和邓世昌以及英国人章斯敦,也一同来到上海。

在加紧训练接舰官兵的同时,李鸿章又安排丁汝昌、葛雷森先行乘“济安” 号轮,出闽东口,前往英国,验收即将建成的两艘巡洋舰,同时熟悉和了解有关情况,为接舰作好准备。

经过一个多月的航行,丁汝昌一行于1881年2月10日抵达伦敦,住进了设在波特兰广场的中国驻英使馆。

14日,根据英方的安排,丁汝昌、葛雷森在金登干的陪同下,前往纽卡斯尔港,察看阿姆斯特朗厂为中国建造的巡洋舰。这2艘军舰最初由赫德提议,被暂时命名为“白羊座”和“金牛座”。不久前,李鸿章又为它们取了2个响亮的中国名字——“超勇”、“扬威”,作为军舰的正式名称。

2舰原定于1881年春建成,因为工期拖延,无法按时交货。尽管最后完工的时间被推迟了,但丁汝昌和葛雷森对军舰的建造工作还是感到非常满意,同时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英方答应按他们的要求进行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