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事扰人才

“我真的想留在上海,但我真的买不起房子。”


一个在金融业工作了几年,月入1万元(人民币,下同,约2030新元),却因为存不够首期贷款而买不起房子的年轻人对媒体这样说。


对许多在上海寻求发展的人来说,收入跟不上房价甚至差距越来越大是普遍的问题。年轻人面临结婚筑巢的需要,努力存钱,但等到收入和存款增加了,房价却也涨了几轮,远远地把人抛在后头。首期还是可望而不可即。


上海房地产和中国其他大城市的一样,近几年来不断被各种因素炒上去。对许多市民来说,房价上涨的速度已经超过“不错的”收入所能承受的地步。


但另一方面,各种新落成的楼房每平方米的平均价却不断创下新高,和许多社会一样,这既是让人看傻眼的数字,也是让更多受薪阶级看得心痛的消息。


政府和不少人都开始担心,房价一旦再涨上去,甚至会造成上海市留不住人才。


然而也有不少人相信,房价居高不下,已经是骑虎难下的局面。因为房价高涨,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各地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很大部分收入来源就是土地使用权的出让金。例如今年上半年,上海市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收入就达到242亿元,实现了全年指标的61.7%。而且单是靠五次“地王级”的拍卖土地交易,政府收入就又多了差不多相等的数目,也就是说,仅仅前三季,市政府在土地出让方面的收益就将近500亿元。


北京的情形也不遑多让,据报道,拍卖土地收益大概是640亿元。


而土地拍卖价高,卖出来的楼房可以想见对一般市民来说只有一种价钱,就是“长叹价”。


除了是大笔收入的诱因,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市场也不可能轻易放手,因为这还涉及越来越庞大的房地产商和连带的利益链,甚至整体经济发展,兹事体大。


其实,要治理这一现象是有办法的,只是没有被重视和认真运用,其中原因当然同样涉及政府和房地产商经济利益的考虑。例如针对中低收入户的经济适用房,这一政策在全国按不同地区的情况有不同标准,在沪上申请经济适用房的家庭人均财产要在7万以下、人均月可支配收入在2300元以下;五年内没有房产交易、人均住宅在15平方米以下;拥有上海户口七年,在申请地居住满五年。


这基本上是要保证本地居民住房的利益,用意良好,但是仔细看看,是不是有点太苛?而且,经济适用房似乎从来没有达到理论上应该达到的建设总量,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并没有认真在执行。


另一种协助更低收入户的政策是廉租房,用意是帮助真正的贫困户。但廉租房条件不佳,对收入越来越丰厚的白领阶级来说,恐怕是既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


而为了留住外来人才,当局去年开始推出了另一种白领廉租公寓,只为外地人才提供,但目前只有两处楼盘,根本对日益增加的外地白领供不应求。


政策如果没有落实,落实期间如果不能灵活调整,那就是死的政策。如果像坊间批评的一样,是担心为民众安身家的房屋过多会导致市场失衡, 为什么不从宏观上调控供给与需求?与其让民众在一次次失望与焦急中不断累积对政府的民怨,为什么不从经济利益中稍微抽离,设法平衡发展商、政府和民众的利益,从平衡利益的寻找过程中发现整个社会的凝聚力?


报道说,那个青年和女友真的决定离开上海了,回老家结婚,买一间大房子,当有钱人去。

转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