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皆兵 第一部 军役 第三节 小冲突

潭轩 收藏 20 1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9.html


“可是你是把枪啊!我怎么可能把枪带在身边?这是部队,对枪支管理可是很严的。”潭轩毫不保留地道出自己的困难。

“也只是对你难。你看看你的班长,找连长一说就要来了。”

“他是班长阿,而且跟连长多年的上下级,关系自然不一般。”这些潭轩已经听过不少人议论过了。

“错!并不因为他是班长,也不是因为他们共事多年。这叫特权,其实,你也有特权。”

“我?”

“是啊!难道你还没想过?你现在能拿到我,符合规定吗?”

规定对于潭轩这样的新兵来说远远做不到深入大脑的程度,当然就更不会想到特权的存在了。他提出要枪只是出于想搞清真相。“特权。”他重复着这个离他很遥远的词。

“是啊。想想看如果是一般新兵,班长会答应你的要求吗?还不是你打中了那一枪吗?说起来道理很简单,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这就决定了军队是一个很集权的地方,有集权就会有特权。”枪振振有词可于潭轩来说总觉得哪里有不妥,只是对军队还太不了解,根本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所以你只要拥有足够的特权就能把我带上了。”

“那怎么才能得到足够的特权?”

“哦,说起来有很多方面。资历、关系、实力。”枪历数自己的经验。

“别说了,我一项也没有。”

“嘿嘿,没有才要争取啊。拥有它们,你将在军界有更广阔的空间。”

潭轩觉得他根本不了解自己,而且仅仅几个来回自己就被他完全钳制住了,有些反感的恼怒道:“我真想不出为什么要争取这些东西,我在这里只有三年时间,三年一过我将有一个美好的开端。这该死得地方。”

潭轩之后只听到急促的呼吸声,显然枪也生气了。“好吧,真该死,算我瞎了眼,你把我送回军械库去吧。”

他果真的把枪还回去了。接过枪班长问他:“刚才想什么呢?看你很入神的样子。”

“阿,”他又低下了头,“没,没想什么。也许是想家了吧。这把枪真的很特别。”不知为什么临了补充道。

潭轩的家庭和枪一点也没有联系,凭经验石浩判断这话不是真的。但对方既然不想说,他也不愿追问。不过有一点他能确定,潭轩和这把枪之间存在着某种东西,或许这就叫缘分吧。

晚饭时王树军和他新结识的两个好友主动凑到潭轩身旁。一个人很不礼貌的低声说:“行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给咱班长拍上了?”潭轩知道他说的是今天突袭检查的事。心想,你们那样有意义吗?不要说班长查出东西来,就是什么也没查到,他也没错。但他不想解释,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朋友,那天在靶场我替你出头,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啊?”王树军拍着潭轩的肩膀,口气很宽容。看他那架势完全不像个军人家庭出身,倒像个道上的。

潭轩心想,为我出头?我有这样的需要吗?一边低头吃饭,一边挤出两个字:谢谢。

如此勉强生硬拒人千里,听上去不像是妥协,而更像是讽刺。王树军的另一个朋友实在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却因为拖动了条椅发出巨大的噪声。这引起很多的人注意。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拿起餐盘像是去加菜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走了。“今天的事儿没完,你给我记好了。”王树军丢下两句话也走了。

潭轩本没把他当回事儿,但没想到王树军着实把他给打了,而且还让他说不出什么。那是他们在练格斗。两个人一组,重复新学的几套基本动作。都是固定套路,还带了护具,所以就算搭档突然变成王树军,潭轩也没产生其他的联想。他仍然一如既往地练习,并不介意对手是谁。可他发现王树军突然改换了套路,左拳又狠又准猛往自己面门砸来。这本是下一个套路的啊?不及多想,潭轩侧身滑步,按照套路反击对手。可就在他滑步的一瞬间王树军的右拳又打到了。本来套路就不熟的潭轩一下子懵了,看到来拳他不知如何是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到咔的一声响,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倾斜的木桩直挺挺倒了下去。“班长!他受伤了!”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再后来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当潭轩醒来后,他被告知有轻微脑震荡,更严重的是那一拳打断了他的鼻骨,幸好当时都带着护具,否则碎骨伤及神经就出大事了。“一个新兵能有这样的身手……”给他治疗的医生感叹着离开,不知是赞赏打人者,还是为他的患者不平。

班长带了水果来看他。“好点了没有?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哦,班长。不用。”见班长一手拿刀,另一只手拿着苹果,潭轩干脆抢先拿了一个直接咬上去。

“今天的事儿王树军说是意外。他说只是把两套拳路连起来打,而你精神不集中。他还说你最后眨眼了所以才看不清,没有继续动作。你当时眨眼了是不是?”石浩面带笑,语气和缓,好像是在唠家常。

不知为什么自卑混着自责在心中油然而生,潭轩低着头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点点头。

“其实我知道他说的是瞎话,如果只是为了练习,他根本没必要自作聪明擅自修改套路。况且,拳套加头具,只是平常练习他根本不可能伤到你。除非他是想故意给你点颜色看。”班长停顿了一下,似乎实在等待这个年轻人冲动的宣泄一下胸中的不平,可遗憾的是潭轩依然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也和上面提了。连长嘛,基本同意。但他不打算处罚王树军。第一,格斗训练出事故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但如果是借格斗的名义报复会对今后的训练产生不良影响。第二,他喜欢那家伙。将来连长想要把他搞到自己连里,所以不希望看到他一开始就背个处分。”石浩说的很坦白,因为他知道这些事儿瞒不住,与其让新兵在医院胡思乱想,回到营区听风言风语,还不如现在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石浩就是这脾气。哪怕眼前的新兵立时大闹起来,让他难以收场。他也不愿留个尾巴,日后算旧账。

所以石浩说这话时眼睛死死的盯着潭轩,似乎是期待能从他那得到哪怕一丝的感情波动。但潭轩始终是低着头的姿势,石浩甚至连他的眼睛都看不到。石浩挠挠头,很失身份但十分不解的问:“你没事儿吧?怎么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都已经都决定了吗?”潭轩反问道。

石浩哑然,接着解嘲的哈哈一笑。石浩有些喜欢这个沉稳踏实还有点小机智的潭轩了,他心念一动,接着说:“我想你们也都知道我和连长关系。班里又有老兵要走啦,他希望我挑一个好的回去补充。我习惯在咱班里挑,从新兵带出来的,人熟、好带。他知道我的脾气,所以极力推荐那小子。说实话以前我是有这个打算,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有成绩是好,可心眼更要正,再说谁知道入伍前他老爸给他灌了多少,还有多大的上升空间?又这么不让人省心。所以呢,”石浩鼓励似的拍拍潭轩的大腿,和善的问,“那里也许有些艰苦,但你愿不愿意到我班上去?”

问题来得挺突然,潭轩有些迷茫的看着石浩,面对这份情谊虽然与他的初衷不符但略为考虑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石浩乐了,“想去我那儿也不易,连长又看上了那小子。你要赢他,我就好说话。怎么样,有信心没有?”

班长是个好人,什么都和自己说,而且这么看得起自己,潭轩不想辜负他。虽然他很想说有,但他骗不了自己,更不想骗班长。他摇摇头,显得很落魄。

石浩一愣,随即笑了。“没关系,我帮你。那咱们就说定了!”

探完病石浩回去向连长汇报,却正好和王树军撞了个满怀。只见他一脸气鼓鼓的样子低着头从屋里冲出来。看撞到了自己班长,冷冷的说了句:“对不起。”便快步离开了。看得出刚才的谈话肯定不愉快。石浩走进办公室,却不见连长有任何异样。

石浩进屋,连长忙问:“怎么样?”

“伤者情绪稳定。”石浩俏皮的回答道。

连长一听就乐了。“看来你那边谈得不错。”

石浩苦笑了一下。“当这么多年兵,被问有没有信心,第一次看到回答摇头的。今天算是让我长见识了。这人是不是有自闭症啊?”

连长一摊手,“这就要问你自己了,新兵体检没心理测试这一项。不过他可是华医大的,那可不是随便是个人就能考得上的。反正是你主动挑的他。那么说你改主意了?”

“没有。”回答是肯定的。“这家伙学习能力超群,而且很能吃苦。我经常看到他在操场上跑步锻炼身体。这样的兵值得信赖。”

“哈哈,这就是为什么我作连长,你作班长。身体素质只是军人的一个方面,知道我最看不上他哪点吗?懦弱的性格。没有血性的人是不会明白军人的含义的,军队只不过是他混过的一个地方。甚至是一个为了完成兵役的牢笼。要这样的士兵最大的好处就是省心。”他说的很深刻,而且颇为自信。

“哦,这么说来你们谈得很好了?”石浩放肆的调侃罗杰。

从某种意义上说石浩挑衅也是连长喜爱他的原因,他讪笑道:“比你们聊得好些。他最后也没承认有意报复,一口咬定是个意外。而且还指责护具质量不过关。总之一句话,心理素质绝对过硬。”

石浩眉头抽动了一下,随即笑了。“没想到还是个老兵油子啊?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因为人家老爸是个神枪手,就硬说他知道部队护具为了模拟实战而降低了安全性。也不能说出手过重,那叫苦练军事技能。后面还不定多少句等着我哪。”

石浩真看不得连长这种算计劲儿,还有王树军暗处搞小动作的行为。连长看出他的不满,劝道:“我跟你说啊,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你别动他。这小子一定要栽个大跟头才能长记性。犯不着打不疼他,还把自己陷进去。你呢,就好好操心一下咱们赌约吧。”

石浩心中不禁暗骂:你个护犊子。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