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 正文 33

长河落云日 收藏 2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7.html


1964年10月18日


01:59台州



王星火终于发现了范哲的踪影,范哲正匆匆往麻芝街方向走去,神神秘秘的。


他去麻芝街做什么?王星火对范哲的反常行为感到很奇怪,百思不得其解,隐隐间还有些恐惧,这种莫名的恐惧甚至比面对敌人都可怕。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他不得不远远地跟踪着。


到了麻芝街,范哲身影一晃,闪进了一条小巷,王星火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是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子,石板路,凹凹凸凸的,两边都是高高的明清时候的老房子,中间仅容两三人行走,仿佛迷宫似的,在月光下看起来更觉诡秘。


王星火取出手枪,拉开枪栓,谨慎地走进巷子。


巷道一转折,刚才还可以看见背影的范哲突然失踪了,没了人影。他去哪儿了?王星火感到有冷汗从自己的耳后淌下来,冰冰的。他知道,就是怀疑103中的任何一个人,也不能怀疑到范哲组长的头上啊。他是103的灵魂,灵魂都不可靠了,还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可是,范哲的行动又使他心生疑窦。这是长期反特工作养成的毛病,对任何人事得多安一个心眼儿。


小巷里静得可怕,连狗都没叫。


王星火慢慢潜入巷子深处,他觉得不仅这巷子像迷宫,更恍如走进了心灵的迷宫,找不着出口,心里有种没底的感觉。


突然,背后被人猛推了一把,一股强劲的力量随即把他拉到一间屋檐下。王星火正待反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我。”


原来是范哲!王星火又惊又喜。范哲示意他不要出声,拉他蹲伏在一旁。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王星火这才发现,他也被人跟踪了。在巷道的折弯处,石板路面上正投着一个诡异的人影,挨着墙影,一动不动的。那人显然躲在转弯处的墙角,是月亮暴露了他。跟踪者的水平之高,连他这个反特老手都没发现。王星火不禁汗颜,拿枪瞄准墙角,准备给这只“黄雀”迎头痛击。


那人发觉自己已暴露,人影一缩,像幽灵似的消失了。


王星火持枪起身想追赶,范哲阻止了他。


“这个人很不简单,既然已经逃走,我们是追不上他的。”范哲摇头说。


“范组,你为什么……”王星火放下枪,吞吞吐吐地问。


“你小子还怕我做什么小动作不成?偷偷跟踪我。”范哲故作生气,瞪了王星火一眼。


“原来你早知道的。”王星火不好意思地哂笑道。


“我等会儿告诉你原因。先说说,对这个特务的跟踪,你有什么看法。”范哲说。


王星火皱紧眉头想了一会儿,说:“我一直怀疑我们还有内鬼,为什么陈思一投匿名信,就有人提前骗走他?为什么杨秀英一被抓到公安处,特务立即派人暗杀灭口?还有这个跟踪的特务,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的?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你说得很对,内鬼难防啊,但田顺已经死掉了,还有谁呢?这个人似乎洞悉我们的一举一动,好像在我们背后安了一双眼睛,这是极度危险的。”


“难道台州公安处的高层里,还有潜伏的特务?”


“不好说,因为刚才的行动,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公安处的领导,但敌人还是有动作。漏洞一定出在某个环节上。”范哲若有所思。


具体是哪个环节,一时间很难确定。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范哲小声说。


王星火跟着范哲,在巷子里七转八拐,最后到了一处四合院式的江南建筑。


“这是哪儿?”王星火不禁狐疑,范哲好像对这地方非常熟悉,带着他,就像带着客人回家。


“红袖戏剧社。”范哲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王星火不解地看着组长,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记得以前我跟你们提起过,我的家乡在江南吗?”范哲说,“这儿就是我少年时代生活的地方。”


王星火恍然大悟——原来范哲是台州人。以前他总不愿提自己的过去,就是对103成员,也保持着一种神秘感,所以大伙儿只知道范哲是南方人,具体是南方哪个地方,却不清楚。


“这也是总部派103来台州的原因之一。因为我对这个地方比较熟悉。”范哲借着月光环视着四周,又感慨地说,“这里原有个雁来茶馆,我少年时在这个茶馆做过小伙计,抗战结束那年,我去陕西解放区参加了八路军,有幸被选入中央警卫团。二十多年没回来这里,都大变样了。”


是大变样了,原来的茶馆没有了,住的都是居民,老戏台也不演戏了,破旧不堪,台上立了些横七竖八的竹竿,晒满了男女衣物。


“这儿就是红袖戏剧社?”除了这个废弃的老戏台,王星火看不出还有戏剧社的影子,范哲见他困惑,解释说,红袖戏剧社和雁来茶馆在建国前夕就散了,估计现在这儿已经变成居民楼了。


“解放前,这里属于雁来茶馆的老板梁友来所有,这家伙是麻芝街的第一大户,拥有好几处产业,财大气粗的,所以这个院子也被称为梁家大院。梁老板是个爱听戏的人,就在院子里搭了这么个戏台子,经常请戏班子来演,后来,有一个班子干脆在这里长驻下来,这个班子就是红袖戏剧社。戏社老板姓林,也是个财主,老戏骨。”范哲回忆,“我那时十二三岁,被父母送到雁来茶馆当小茶童,天天趴在这二楼的窗台上看戏呢。”


那么,那本印有“红袖戏剧社”的戏谱到底是怎么回事?米兰又是怎么回事?


“我推测,这本戏谱很有可能是敌人用来传递情报的暗号薄或解密本,这个我们先不去研究。既然戏谱上有红袖戏剧社和米兰的印章,那么电报上的外婆家可能就是红袖戏剧社旧址。为了不惊动那个内鬼,我决定私下先探探虚实,没想到敌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狡猾和复杂得多。”范哲摇头说。


确实很可怕,这点王星火看出来了,尽管103已采取了不少措施,引蛇出洞,诱敌深入,敌特也受到了打击,特别是晨光组织,基本被一网打尽。可躲在幕后的蜥蜴就像一个不散的冤魂,总是缠绕在身边,总像隔靴搔痒,你知道他就在附近,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窥视,却很难接近。


“米兰会不会是红袖戏剧社里的人?”王星火猜测。


“45年我去陕北后,就不清楚红袖社的人事了,但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叫米兰的人,米兰是男是女,都很难说。”范哲说,“天一亮,我们就派人去查红袖戏剧社的老成员,梁家大院要严密布控。就算米兰不来,外婆家的外婆总是在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那我们晚上不是白来了?”王星火说。


“晚上也不是白来,蜥蜴的眼睛和爪牙都露出来了,用不了多久,身子也会出来的。”范哲一笑。


离开的时候,范哲又向戏台子望了一眼,似乎有什么心事,眼里流露出一丝感伤。尽管这表情很微妙,却没逃过王星火的眼睛。这表情,作不得假,也无法掩饰。在王星火的眼里,范哲不是多愁善感之人,特殊的职业也不容许他多愁善感。越是铁打的汉子,越喜欢把感情埋在深深的心底。可在不经意间,眼睛会泄露出秘密,谁也逃不了。


也许这个地方触动了范哲组长少年时的伤感。但他跟红袖戏剧社的关系,绝非一般。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王星火这样想着,跟范哲走出了小巷。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