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零九章:秘密拘禁

王大三 收藏 2 4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03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三岛正夫接到曹胜元的电报后,高兴的直跳脚。

这倒不是因为抓住了西南第一美人的原因,而是因为许轶初超凡的敌后战斗能力和屡屡的杀敌计谋始终让日本人感到了头疼不已。现在她落网了,这个心腹大患也就至少减轻了一半。

为此,他出动了通讯兵,临时抢通了被刘忠和沈一鹏破坏了的三合至景德的电话线路。


要通电话后,三岛马上告诉曹胜元务必给许轶初戴上重铐和重镣,并且安排一个班的宪兵昼夜看守住她,等待宫本从南宁返回再做处理,此前必须保证许轶初有良好的待遇。

“三太郎,我要大大的嘉奖你,没想到你的工作能力如此之强。怎么样,抓许轶初的时候没受伤吧?我听说她的武功很厉害的。”三岛关切的问道。


“谢谢将军,我没事。武功高强那都是传说,一个女人嘛怎么着也不是男人的对手啊,三下两下我和邱秃子扑上去就制服了她。”

“不错,好样的,不愧是帝国军人,就是和支那人不一样。上次虽然你慌称和许轶初有孩子了,但那是你念及同学之情谊,可以理解,这次可再不能出问题了。”

在三岛的观念中,他已经把曹胜元完全归纳进了日本人的行列里了,他认为曹胜元对日本还是忠心的。


曹胜元开始有些得意,但是三岛后面的话,让他有点担心了。

三岛要他明天回一趟三合,当面汇报工作,并有新任务安排。

要搁在以往,曹胜元二话不说,马上就会执行,但是现在许轶初被关在魏府大院里,他哪儿敢轻易的离开那。

他在电话里对三岛说:“将军阁下,我的拉肚子大大的,要是事情不紧急的话,我想休息一两天养好肚子再回三合,您看……?”


“哦,呀西。拉肚子小小毛病的干活,正好到三合让中村医生给你顺便开点药。你把看管许轶初的事交给山田他们,你的快快的回来,就这样,见面再谈。”

三岛挂断了电话。

“妈的,这可怎么办啊,三岛那老小子要我明天就赶回三合去。”

曹胜元放下听筒对邱浩说。

“那赶紧去问问许小姐啊,看她的什么意见。要是不行,那咱们连夜先把她放了再说。”

邱浩倒也算是头脑挺清楚的。


许轶初听到这个突然的变化后也很伤脑筋。

她和刘忠约好是明天傍晚进行冲击新特种所的行动,顺便把张蕾和杜玫带出去,因此刘忠今天暂时离开了景德,去贡瓦山找贺中国去联系对景德发起一次攻击,吸引日本人的注意,然后他带人来趁机“劫”走许轶初等三人的。否则没有内应,单以刘忠的力量打起来,很快就会被鬼子和伪军包围,景德现在有一千多鬼子和四百号伪军,仅凭十几个人小打小闹的还行,真要对攻根本不是敌人的对手,弄不好真得会把许轶初给“贴”进去了。


曹胜元却说:“许大美人,我不管你那么多了,你今天必须得出去,否则等我回来那没个准的,谁知道三岛要我去干什么。我一走,这里就是山田主事儿了,他要是往死里整你,谁也救不了你。”

许轶初道:“情况变化的太块,我安排的人明天才能到。要不就和三岛赌上一把,我继续留在魏府大院里,你去三合见三岛去,见完了快点赶回来就是,说不定还能赶上明天的行动那。”


曹胜元说:“这我可就保不准了,万一我明天回不来那?万一这里失控了,那你的安全谁来负责?”

“不用你负责,你去你的,我的安全没关系,出了问题不会找你的。”

许轶初还是觉得留下的好,宫本不在,山田和岗下不敢拿她怎么样的,因为她是“七仙女”里的重中之重。一切照原计划进行对今后的营救行动非常有帮助,再说现在也联系不上刘忠了,他明天要是还照原计划行动那非吃亏不可。


“不会找我?你许大美人说的轻巧,吃根灯草。长官部说了,你要是出问题,就拿我当汉奸枪毙,你可以冒险,我曹胜元可不想死,我老婆还在四关山等着我那。”

曹胜元一急,把长官部的话说了出来。

“哦?曹兄,你不是说长官部还没复电过来吗?怎么会说枪毙你那,隐瞒军情了吧?”

许轶初一下就听出了其中的漏洞。

“这……,这是才接到的命令。”

“那也就是说长官部同意了我的行动计划了,说明上峰的支持我的,那我更得留下了。”


“你这不是胡闹吗。”

曹胜元急了起来:“那是我在的情况,你留下没有问题,可是眼下我要去三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那计划也得跟着修正啊。谁知道我离开后这里会有什么变化?出了问题谁负责?”

许轶初说:“出了问题我来负责,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我来对长官部孙长官说明情况好了。”

“你来负责,你负得了吗?到时候只怕是你肚子里怀上了小鬼子,你上哪儿负责去啊,吃枪子的那不是我了吗。”

曹胜元就是不答应,非要立刻带许轶初离开魏府大院。


许轶初说:“要走也行,那就那张蕾和杜玫就手带上吧。”

曹胜元摇摇头说:“这个肯定不行,除非我马上从潜伏转到地上来。否则三岛哪儿有不怀疑我的道理那?”

许轶初明白马上将曹胜元从潜伏转到地上来工作肯定不是时候,再说怎么安排曹胜元自己也无权处置,必须听戴笠的命令。但难得进来一趟,不带走杜玫和张蕾她心里实在不甘,并且这次的计划也就基本等于流产了。

想好后,她下了决心。

“曹兄,就这样吧,我留下来陪杜玫、张蕾。你去三合见三岛去。明天的行动你赶得上就参加,赶不上我们也会配合外面行动的。”


“这可不行,万一失败了那?那你可就真出不去了,等着‘明日樱花计划’实验小组到景德来拿你做实验吧。”

“那就得看我和他们谁的运气好了。”

许轶初说:“咱们别争论了,就这么定了。一会你去把张蕾他们找过来,我要和她们商谈一些明天行动的细节。”


曹胜元根本没去找张蕾她们,他没那个心思。他回到宿舍坐卧不安,来回的踱步。

邱浩推门进来看到说:“老大,怎么回事,是不是许小姐不肯离开魏府大院?”

“就是的,这是要出事的,万一三岛把我留在了三合,宫本再一回来,等于平白无故的把她送给日本了不是。”

“那就别听她的,咱们把她强行带走不就完了。”

邱浩脑子简单,但方法不见得不好使。这就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秃子,你说的办法行倒是行,我也想把她硬弄出去,现在我是在想一个脚上戴着重镣的女人,在看守重重之中,说没了影就没影了,在三岛面前我将怎么解释?”

曹胜元一时三刻还没转过弯来。

邱浩说:“那还不简单啊,本来外界就传说许小姐会飞檐走壁,武功高强。就说一不留神被她钻了空子跑了就是。再者你赶紧电报去问一下长官部啊,他们同意了,下面你就交给我干好了,我保管把许小姐给你带出魏府大院去。”


“恩,秃子,你说的有理,行,有一手。就照你说的办,这以后我还得再重用你。”

“谢老大,那你快去发电报吧。”

在邱浩的催促下,曹胜元出了卧室的门。

长官部很快回电,终止许轶初的行动计划,同意曹胜元用强制的手段把许轶初带出景德,在三合待命。


许轶初虽说是日本人手上的重犯中的重犯,但给她的待遇也是好中最好的,晚饭伙房给她做了黄花鱼,还有霉干菜闷肉和竹笋炒肚条以及鸡蛋西红柿汤。

本来她是想去请张蕾、杜玫一起来享受一番的,但是看守的宪兵不许她出门,她只好自己吃了起来。

这个丫头胆子忒大,即便是在敌人的重重看管之下,稍有不慎,她根本就出不去了,但是她依旧跟在自己家似的丝毫没当回事。

近阶段,由于不停的转战各处,根本就没吃上几顿饱饭,更别说是鱼肉类的荤菜了。

她把每样菜都拨了一多半出来,要看守送给杜玫她们俩去,看守拗不过她,只好照办了。


剩下来的菜,许轶初吃的很开心,二十分钟就打扫完了战场。

伙夫进来把盘子碗收拾走了,许轶初问伙夫:“看到曹大队长了吗?”

“报告女长官,小的不知。也许他会来的吧。”

“这个该死的,让他找下张蕾,他怎么这么拖沓,到现在也不见个人影子。”

许轶初拖着脚镣走到床边,斜靠在被子摞上看着窗户外的竹林在晚风中摇曳着。

“宫本这家伙真会想地方,把这里建成宁国府了,还真有点曹雪芹先生笔下的意境那。”

许轶初想着轻声自言自语道:“也难怪林黛玉哀怨葬花那,看来不仅仅光是家境衰败寄人篱下,还有她居住的环境也是影响了她很大的心境的。”


她想着自己的未来,未来会是什么样的那?

林黛玉还有个宝哥哥整天缠着哄着,自己身边却还始终没有一个白马王子出现。出现的都是献媚和恭维人,要不就是想另一个极端来霸占自己的坏人,这些人图的也就是自己的相貌和才气。

“这个鬼战争让人全忘记了正常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让人们都能呼吸上一口没有硝烟的空气那,让人能在花前月下享受一下爱情。什么是爱情那?有人懂得吗,真是不知道了。”

许轶初想着,叹了口气爬在了枕头上。


门被敲了一下,许轶初还没答话就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曹胜元。

“许大美人,吃好晚饭了吗?”

曹胜元是不请自坐,顺手拉把椅子坐在许轶初的床前,许轶初坐起了身。

“我吃了好呀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张蕾、杜玫那?不是让你喊她们过来一下吗?”

“哦,她们要等会儿才能过来,我这有份战区的密令你先过目一下。”

曹胜远说着拿出了一个密封的盒子,递给了许轶初。


“什么密令,封的这么严实干吗。”

许轶初也没顾上多想,就按开盒子上的弹簧纽,盒子被打开了,里面冒出了一股难闻前呛人的烟雾来。

“你这是什么……,你,曹胜…….。”

许轶初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便倒在了床上。

原来这是曹胜元使的诡计,盒子里是军统弄来的迷烟丸,只要一遇见空气,药丸马上就会化成烟雾,把压缩乙醚气体释放出来,人只要在几十公分的范围内闻到了,两、三秒之内就会昏迷过去。


“美国造的东西就是好,比我迷昏阎敏的药水效果快多了。”

曹胜元见许轶初中计了,高兴的说道。

“秃子,进来吧,该把人抬走了。”

门外邱浩闻声走了进来。

“老大,那药管用了吗?”

“太管用了,美国人就是他妈的神奇,许大美人一下子就成了睡美人了。”


“呵呵。”

邱浩笑了笑,贪婪的望着床上的许轶初身体的说:“许小姐身材可真好啊,脸模子也长得俊死了。”

“那是啊,当年在学校里为她疯了的男人就不少。少废话吧,赶紧给她开脚镣,然后绑好装进麻袋抬到车上去。”

曹胜元招呼着邱浩和另一个心腹特务曲大疤瘌抓紧动手。他预备把许轶初先带到自己在三合城西开的“开元茶楼后院里的秘密拘禁室去关起来,等自己办完事再去放她。


邱浩抓着许轶初的脚给她开脚镣上的锁。

“老大,许小姐怎么老喜欢穿这样的野外作业靴啊,她的脚也看不出来好不好看,把女人的一半风度都给埋没了,真可惜。”

“恩,这是个问题。”

曹胜元接茬道:“等到了开元茶楼,我得好好的脱了她的皮鞋看看她脚是不是好看。”

“那有何必那。老大,既然你这么喜欢许小姐,倒不如现在就把她强奸了,她又没办法反抗的。这药效有十个小时那,等你奸成了,咱们再走也来得及啊。”

邱浩大着胆子建议道,他现在和白万里是曹胜元的作左半膀右臂,说错了曹胜元不会过多计较的。


曹胜元说:“秃子,别乱说,许大美人是战区情报处副处长还代着处长,我要是做了她那不尽等着吃枪子了吗。”

“不碍事的,这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疤瘌知,只要不说谁会知道那?”

邱秃子的心态很不好,他想从曹胜元奸污许轶初中寻求到自己心理上的快感刺激,因此竭力的窜锝着他。

“你这不是胡说吗,等她醒来那还不发现了,能和我有完吗?”


“嗨呀,老大,你是不了解女人的身体啊。这种事你做了,只要对方在失去知觉的时候,那醒过来也不会发现异常的,除非她去医院做检查,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不信,你问大疤瘌好了。”

邱浩还在继续窜锝。

一边的曲大疤瘌道:“是这样的,曹爷。你问问你老婆阎敏就知道了。”


他们的话引起了曹胜元的看亢奋和激动,不过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先不考虑这个问题吧,还是赶紧把人装麻袋抬上车,送到茶楼交老白看管起来再说,这里鬼子太多,走晚了要横生枝节出来的。”

听曹胜元这么一说,邱浩和曲大疤瘌只好把昏迷中的许轶初双手反绑起来,脚也绑上了,他们小心翼翼的把被绑好的许轶初塞进事先准备好的一条大麻袋里,然后就抬上了院子里的吉普车里。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