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首次东亚行已落幕。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首次东亚行同样,奥巴马东亚行的第一站还是日本,目的是继续“安抚”亚洲最大同盟国日本,意思是“中美似乎走的很近,但你们才是真正的战略伙伴,别担心。”


奥巴马也把举世瞩目的“亚洲政策演说”安排在日本;但此行的最大篇幅则花在第三站中国,三夜四日,呆了66个小时,目的是继续给中方“面子”,美国需要中国继续保有国债,不惜遭受国内保守派的严厉批评,参观故宫和长城,不提人权和人民币;最后选择韩国,其目的,或许是表示美国对朝核问题现状的决心,以及对前景的担忧。


与美国媒体几乎清一色批评奥巴马对华太“软弱”相对称,中国媒体和人民几乎清一色“欢迎”了奥巴马。奥巴马抵达前夕,即11月14日,我在飞机上看到了英文《中国日报》(China Daily)的专题报道“U.S-China relations: Welcome Obama”(美中关系:欢迎奥巴马);奥巴马离开北京那天,即11月18日,《环球网》进行了一次网络调查,结果显示,近七成中国网民认为“奥巴马此次访问巩固了两国关系”,只有4.5%的投票者对奥巴马的表现“不太满意”。奥巴马提出“美国是太平洋国家,我是美国第一个太平洋总统”,中国媒体的反应是“美国重返亚洲”。这样看来,奥巴马很有可能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方面如此欢迎奥巴马,似乎与之前他在日本“亚洲政策演说”上提到的“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seek to contain China(美国不谋求遏制中国)”密不可分。这句话也成了中国各网站的头条新闻。我不知中国政府等待此话等了多久。自从冷战开端以来,美国当局实际上始终对华采取“遏制政策(containment policy)”,时间跨越了中美建交、苏联解体、冷战结束、9・11以及此次奥巴马东亚行。那么,奥巴马的这个历史性提法,究竟是否给美国对华遏制政策带来了转折?从当今相互克制的中美关系、问题重重的全球政治、不确定的人类未来等方面看,我们仍需继续观望。


美国遏制不遏制中国,其最大的利益攸关者或许是日本,令人联想到的则是变革中的中美日关系。据我观察,中国方面了解到了奥巴马东亚行程中所提及的“日本存在与作用”。总结中国媒体对奥巴马访日的报道和分析,大致如下:美国将继续把美日同盟视为其东亚政策的基石;但美日同盟也从“蜜月期”走向“微妙期”;“奥鸠会谈”气氛良好,但双方实际上互相带着一定的警惕;奥巴马东亚行对华倾斜,真正目的在于巩固对华关系。


中国媒体也引用美方《纽约时报》等评论,主张“美日关系正进入自从美日贸易战以来最不稳定的局面”,并把奥巴马对日访问的推迟、鸠山由纪夫的东亚共同体构想、驻日美军基地“普天间”的转移等问题看作是“美日分歧点”,内涵则是“美日已不是铁板一块,对中国外交来说是个战略机遇,必须抓住。”


不难看出一个现状:中国正在摸索如何经营中美日关系的道路。我发现一个细节,最近中国人经常从“三角”的角度形容中国、美国和日本的关系。但日本老牌政治家、前自民党干事长、前民主党领袖小泽一郎曾提出“中美日等边三角形”的理念,却遭到美国方面的批评。美方的意思不难猜测:“美国和日本是同盟关系,怎么能够与中国等同在一起呢?”


中国媒体在奥巴马东亚行期间所用的“中美日新三国演义”、“中美日1:1:1”等提法意味深长。我无法知道媒体与宣传、外交当局之间有没有事前协商过,但客观来讲,这一提法切实反映着中国的外交、甚至政治上的利益和需求,其背景与鸠山和奥巴马两位日美首脑几乎同时表明“重视亚洲”或“重返亚洲”有关系。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看,“重视亚洲”几乎等同于“重视中国”,因为中国人以为“中国是亚洲的超级大国”。之前,鸠山表示:“不参拜靖国神社,也不干涉中国内政”;奥巴马此次表示:“不遏制中国”。这是不是中国外交的伟大成就?


再回到“中国如何经营中美日关系”,我的答案是:以奥巴马访华为契机,中国正在把三边关系从冷战期典型的“2:1(美日VS中国)”转向后冷战新格局下的“1:1:1”,其主要目的还是国内政治,中国领导人趁机向老百姓传达了明确的信号:“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价值观等因素决定国际关系的时代已结束了,日美和中国都是平等意义上的国家,中国不再是国际社会上的另类,中国不会被围堵,更不会被孤立。”


在我看来,这是严格遵守“外交是内政延伸”原则的伟大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