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医院假护士进病房骗走新生儿

liubingyun2008 收藏 1 289



经历了十月怀胎的艰辛和剖腹产的痛苦,张兰芳生下女儿不足24小时,就被一假扮护士的女子偷走。而丈夫还没见女儿一面,甚至没来得及留下孩子的照片。


事发 “护士”凌晨抱走小孩“做检查”


32岁的张兰芳来自蓝田县灞源乡,1999年和丈夫严小红结婚后第二年,就有了孩子,如今儿子已经9岁。今年年初张兰芳再次怀孕,这让全家人都为之兴奋。


11月20日下午2:08,张兰芳在西安交大一附院产科经剖腹产,产下一名健康女婴。严小红的家人说,他们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远在安徽忙着生意的严小红。“我们甚至都开始想该怎么庆祝。”


21日凌晨5时许,张兰芳正睡得昏昏沉沉,孩子在她的身边也睡得正香,陪同的小婶屈娥娃也在迷迷糊糊中打着瞌睡,同病房的两个产妇和陪同的家属也昏昏欲睡,整个病房格外安静。


此时,没有上锁的病房门悄然打开了。屈娥娃从睡梦中惊醒,来的是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护士,年龄大约20岁,个子不高,白大褂上还绣着“交大一附院”字样,护士没有停留,直接走到张兰芳的病床前。刚刚出生15个小时的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开始有些哭闹,护士伸手一把抱起了小女孩。“这会儿抱娃干啥?”屈娥娃看到来者是医院的护士,也没有多想,只是询问了一下。护士告诉屈娥娃,现在要带着孩子去检查一下,上午8时就可以把孩子送回来。“咱农村来的,也不懂这医院的规矩,我就让她把娃抱走了。”屈娥娃说。


寻找 垃圾桶发现扔掉的白大褂


直到21日上午8时许,护士还没把孩子送回病房。严小红的哥哥严养宏询问医生和护士,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并未在凌晨时分到过病房,更不是他们带走了新生儿!“孩子就这样丢了!被偷了!”昨日上午,严养宏站在产科门口,一脸痛苦,弟弟在安徽还没有回来,侄女丢了,他觉得无法面对弟弟。


严养宏马上报警,并通知了医院。在医院的监控录像上,严养宏看到了假护士的作案过程:身穿白大褂的假护士从病房内偷出孩子后,抱着孩子急匆匆地拐入了旁边的卫生间。很快就出来了一名“便装”女子,该女子手中抱着小孩,走到7楼产科大门口,又把孩子放在椅子上,重新包裹了一番后,带着孩子离去。从不同的监控角度可以看到,该女子在医院中再没有停留,抱着孩子直接走出了大门。


“后来在7楼卫生间的垃圾桶中,我们还发现了白大褂。”严养宏说,白大褂上确实绣着“交大一附院”的字样。但据医院方面称,这款护士服是几年前的统一服装,目前已经被淘汰。


另据病区一位知情者称,该女子之前还去过其他病房,企图带走小孩,但被有所警觉的家属拒绝,走到张兰芳的病床前时,小孩刚好在哭闹,这个假扮的护士才“得手”。


事后 医院产科监控临时升级


昨日上午,张兰芳无力地斜靠在床头,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一脸木然,面对亲属对她的问话,她也充耳不闻,作为母亲的她面临崩溃的边缘。


“还没有给娃取名字呢。”几乎是一种自言自语的声调,张兰芳说,不仅没来得及给孩子取名,女儿还没来得及见过她的爸爸,她甚至没有来得及用手机给女儿拍张照片,说着说着,她终于哭出了声音,泣不成声。


“两天多了,她几乎不吃不喝。”同样陷入深深自责的还有屈娥娃,说着说着,泪水就涌了出来:“咱农村来的,啥也不懂……人家说要检查,就信了……”


昨日上午,两名保安站在交大一附院7楼产科的门口执勤,对出入病区的人员加以询问后才予以放行,但记者进入病房时,保安并未询问,进入病房几分钟后,很快有医生赶来,询问记者身份后,以医院制度和病人需要休息为名,打断了记者的采访。随后,产科门口也加强了戒备,保安对出入产科的家属及探视者均详细询问,其中一名保安还站到了张兰芳的病房附近。


“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交大一附院保卫科王科长介绍说,一些大型医院已经给每个楼层的病区都配备了一名保安,但目前交大一附院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能力,和其他病房一样,他们并未对产科特设保安,在此之前,产科的陪护、家属等均可以自由出入。案发以后他也很震惊,鉴于此案已涉及刑事案件,警方也成立了专案组,目前他们正在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已经就此案展开调查。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