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二十六章:变节的通讯员

金蝉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抓住了通讯员小李,高瞎子如获至宝,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情,高瞎子大喜过望。

高瞎子亲自审问通讯员小李,高瞎子见面就说:“我们是老朋友了,互相都不用做介绍了吧?”

高瞎子做开明人士时,与通讯员小李常来常往,彼此都很熟悉,高瞎子有什么事常去请示小李,说是老朋友似乎并不为过。

小李说:“你是谁?说话好大的口气,我不认识你!”

高瞎子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小李会这样说话,高瞎子说:“好好好。”高瞎子连说几个好,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谁不知道你是姜区长的红人,人都叫你二区长?”

通讯员小李把头转向了一边,故意不接高瞎子的话茬。

高瞎子被小李冷落,脸上有些挂不住,怎么说他也是新上任的一县之长,通讯小李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穷小子,小毛孩子,逞什么强!

高瞎子这样想着,心里不觉就有些窝火,高瞎子说:“我认为我们是朋友,我是看得起你,给你一个下台阶。现在,你认也罢不认也罢,我今天来就是和你把话响开,丑话我先说在头里,到时候别怪我不讲义气,连个招呼都不大打。”

小李冷笑了一声,不再言语。

高瞎子说:“实话跟你说吧,我是看你是一个小孩子,头脑不转弯,容易受人骗,人家说啥就是啥,我才来开导你几句,你领情了就这样,不领情到时别怪我话没说到。有言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的话你好好想想吧。”

小李笑了,小李说:“说了半天,你是在表白你是一个好人?”

高瞎子说:“难道不是么?”

小李轻蔑地问说了一句:“就你是好人?”

高瞎子说:“对呀,我就是好人!”

小李说:“你是好人,干嘛抓我?你敢把我放了么?”

高瞎子说:“咋就不敢呢?放你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我现在就能把你给放了。”

小李说:“好,我要的就是你的这句话。”

小李站起来就向门外走,伙家头挡住了通讯员小李的去路。

通讯员小李说:“看吧,我说你不是好人,好人不是装出来的。”

高瞎子说:“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急着走呢。我既然把你请来了,就是有点小事需麻烦你去做,这点小事对你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举手之劳的事,你不想听听?”

小李说:“你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

高瞎子不管小李爱听不爱听,自管自己一直说了下去,高瞎子说:“其实也算不了什么事,就一句话的营生。你只要去告诉桃花她们……”

小李大吼一声:“我不想听,你什么也别说,说了也是石灰打腚眼——白说。”

高瞎子一下恼怒了,那只瞎眼也睁开了,有鸡蛋那么大,而且还是红的,高瞎子咬牙切齿地说:“小孩子,别把话说绝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把自己的后路也堵住了!”

小李冷笑,头转向一边,不言语。

高瞎子击掌,进来一个人。这个人长着一双死鱼一样的眼睛,不瞪也不眨。脸上从来毫无表情可言,看不出忧喜。这个人膀寛腰圆、浑身还长满疙瘩肉,常年很少穿衣服,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阴森之气。这个人打人入骨,杀人不见血,曾在日本宪兵队里当打手多年,经他手打死的男女国人不计其数,折磨人、杀人很有一套。人都送他外号:活阎王。

高瞎子问:“你认识此人?”

小李说:“扒了他的皮,我认识他的骨头,人间恶魔,那次追击时,我后悔没有一枪打死你。”

“活阎王”作恶多端,手上沾满了数不清同胞的鲜血,抗日胜利后,被人民政府张榜通缉,“活阎王”居无定所,非常狡猾,他远离人群,甚至常宿在坟堆里与鬼魂作伴,要不就独自藏在深山獾洞里里,多少日子都不露面。有一次有人发现“活阎王”宿在一座空庙宇里,小李带着区中队去晚了一步,只看见了“活阎王”的一个背影,小李打了一枪,可惜没打着,让他给逃了。

高瞎子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小李说:“大不了一死,不后悔。”

高瞎子离身而走。

活阎王折磨人,轻车熟路。人在他的手上,就像案板上的肉,任他摆布,花样百出,人能被他折磨得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哭声、甚至笑声。小李在活阎王的手里一天一夜,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小李硬是没屈服。

高瞎子威逼利诱,手段用尽,小李就是软硬不吃。

要知道小李绝非等闲人物。小李虽说只有二十一岁,用他自己的话说也算是老革命了。如果从他偷吃财主的甜瓜开始也算革命的话,少说也有十几个年头了。如果从他真正拿起枪来跟着姜区长闹革命算起,也有五个年头。

小李长得很阳光,用现在的话说是个阳光男孩。浓眉大眼,不笑不说话,一笑俩酒窝。走在哪里都很有人缘,很得领导特别姜区长的赏析,有人甚至半开玩笑的叫他二区长。

可小李命不好,打小就没有了父母,与寡妇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六十多岁了,眼睛还有些失明,生活倘能自理,小李是个孝顺的孩子,只要有空就常回去看望奶奶。

小李是在回家的路上被还乡团抓到的。还乡团里有人掌握了小李的行踪,所以小李被抓只是一个迟早的事情。

还是高瞎子毒辣。

高瞎子派人找来了小李的奶奶。小李的奶奶不知情,不知小李被高瞎子抓住。去找小李奶奶的人很狡猾,口气很柔和,张口闭口奶奶叫着,将小李的奶奶骗出了家门,那人说说:“奶奶,你往这里走。”

奶奶一手摸索着,一手被那人牵着,奶奶问:“我孙子在那啊?”

那人说:“在这里。”

奶奶被领进了刑讯室。小李浑身是血被绑在柱子上,眼看着奶奶一步步被引进了刑讯室。小李的嘴巴被乱布塞紧,小李气得两眼冒血。可惜奶奶眼睛失明,刑讯室里光线又阴暗,奶奶看不到这一切。

奶奶笑容可掬,对领他来的人千嗯万谢,领她来的人许诺带她去见她的孙子,是喜事,大喜的事。奶奶问莫非是孙子找到了媳妇?那人笑,那人说:“奶奶,您去到就知道了。”

奶奶欢天喜地,一路直夸那人是个好人,好人好报,父母高寿,儿孙满堂。

奶奶问:“我孙子在哪呢?他的媳妇长得什么样子?”

那人冷笑,那人说:“奶奶您坐!您坐下就知道了”

那人将奶奶强按在一条凳子上,凳子上布满了钉子,六十多岁的失明老人,惨叫一声,立马跳起,血马上湿透了老人的裤子,顺着老人的裤管流了下来。

老人悲声大哭。

他们又扶起老人,强往凳子上搁,老人的哭声都变了音调……

小李的眼里有泪流出,小李软了。

小李答应了高瞎子提出的所有条件……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