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984 血沃黑土—东北卷 第三章:向我开炮(十)

红绿配 收藏 3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8.html


“党员干部们跟我来~”挥着手里的小手枪,粟平原吼声到。那一天,很多人记住了这位挥着手枪,义无反顾迎着滚滚而来的洪流而去的市委书记,记住了他那远处的背影,直至若干年之后,很多经历过那场战争的老人们依然会提起这位曾经在他们嘴里评价并不是很高的市委书记,提起当年的那一幕,提起那些跟着粟平原书记最终走向辉煌的党员干部们。

“惨啊,惨啊~”很多老人们提起当年当日的那一幕,仍然忍不住心底直泛而上的悲戚之感,当日的那一幕留给很多人的记忆便是血淋淋的杀戮和无尽的悲伤与感慨。

“那些干部们,就那样的拿着枪,去跟狗日的老毛子拼了,他们是在给我们这些老百姓争取逃难的时间啊~”老人们总爱这样的去感慨,他们很清楚那些曾经被他们骂作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烤红薯”的领导干部们为什么会在生死关头做出那样的抉择。

那是一个共产党人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毅然,是一个共产党人做出生死抉择时刻的坚毅,粟平原他们很清楚,作为党员干部,面对着滚滚而来的苏军坦克洪潮,他们的抵抗无疑是以卵击石,但在自己的身后是数千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是他们誓死需要去保护的人民群众,‘为人民服务’一句话并不仅仅需要是喊出来,更是需要做出来,因为这不仅仅是口号,更是一句誓言。如果屈膝卑颜的选择从狗洞里爬出来,那些老百姓怎么办?让他们成为他人之鱼俎吗?不,这是一个任何有良知、有羞耻心的党员干部都做不到的。

以死而荐党旗,这才是一个党员应该做出的抉择,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也许他们曾经有太多太多的毛病而被老百姓们诟病过,但在这大是大非面前,几乎每个人都是做出了无愧于共产党人这一光荣称谓的抉择。正如太史公所说那样:“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其实粟平原他们又何尝不想活下来呢,但当面对生死,面对荣辱,面对身后那数千满洲里市的人民群众的时候,他们是那样果断的便是做出了毅然抉择。

骤然出现在矿务局林场一线的苏军装甲部队并不是近卫摩托化步兵第11师,而是从三叉河方向实施迂回的近卫坦克第5师,在博斯塔克斯基少将指挥下的红色铁流此时正沿着巴音高勒一线向南挺进,试图从矿务局林场一线直插扎赉诺尔车站、矿务局机务段的侧背。

而首先直趋而来的便是近卫坦克第5师的侦察营,以ПТ-76水陆两栖坦克、БРДМ水陆两栖两用轮式侦察车组成的洪潮转眼便是直扑过来,那些冲涌的钢铁巨兽狰狞着钢牙,直扑向乱糟糟而逃的数千难民,情况已然是万分之危急。

76毫米炮打来的炮弹不断的在人群中炸开,爆裂的火光一团接着一团,哭喊声、叫骂声掺杂在一起,人群已经失去了控制,满头是汗的成英书记抓着手里的扩音器,站在一辆司机都跑得不见了的‘东风解放’上,不住的喊声到:“不要乱,不要乱~”

然而在这样的混乱中,老书记的喊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几乎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呼喊,不远处的苏军装甲洪流已经汹涌而至,人群是那样的张皇失措。

“党员、共青团员们,我们的身后便是数千兄弟姐妹,同志们,我们能后退吗?”粟平原看着面前一众决然坚定的面孔,撸起着衬衫的袖子,指着正滚滚而来的苏军战车群吼声到。

“不能,粟书记,下命令吧。”这些共和国的人民公仆们,这些基层的党员干部、共青团员是那样的充满着坚定,尽管他们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但他们毅然做出了无悔选择。

“好,同志们,跟我上,掩护群众们的转移。”提着手里的手枪,粟平原第一个冲上前去。在他的身上是百余名公安民警、党员干部还有那样年轻的共青团员。

此时的满洲里城内,激战也是连连,守卫着最后阵地的中国官兵们和敌人发生着最后那无比激烈的交火,在苏军猛烈的炮火下,顽强据守在阵地上的第3守备队的指战员们在苏联人打来的那些呼啸而下的炮弹轰然炸起的炸点间不断的翻滚、跳跃,从这个弹坑爬到另一个弹坑中,三五成队的对进攻的敌人展开还击,顽强阻击着敌人的进攻。

火箭弹从各个方向射向在狭窄的二道街艰难爬行的苏军装甲战车,打头的几辆战车无一例外的被击中起火。随着刺耳的贯甲声的想起,那些硬生生撕开有限的装甲防护,洞穿入车内的40火骤然的便是用滚烫的金属射流将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装甲怪兽点燃成一堆燃烧着熊熊大火的铁骸。浑身是火的车组乘员刚刚跳出燃烧起来的战车,那些班用机枪、步枪组成的并不密集的火网便是劈头而来,无情的射杀着突入在这死亡陷阱中的苏联人。

进攻受阻的苏军显然更是疯狂,一发发炮弹反复地砸落下来,一旁狼藉的阵地上被炸得如同月表一般,满是弹坑。不时的有炮弹呼啸下来,炸起一道冲天而起的火柱,那些碎石土坷伴随着气浪被高高掀起、飞溅出去。

敌人的火力急射打的又狠又猛,着实的让朱胜利心惊不已,此时的阵地已经完全被摧毁殆尽,所有的废墟都被炸得是支离破碎,而且这样的地形上几乎是无遮无拦,疯了一般的苏军硬是在用炮火猛烈轰击着阻击阵地的同时,连续的发起步兵冲击。

一辆辆步兵战车在呼啸而下的炮火支援下,用机炮疯狂扫射着那些躲藏有中国军队的废墟。不等炮火停息,步兵便呐喊着冲了上来。密集扫射的机炮、机枪火力在阵地外如同炒豆样的炸成一片。临时构筑的街垒掩体、废墟、断壁残垣被炸得残缺不堪。

“妈的,这些狗日的是不是疯了”肖钊权捂着耳朵,连声的叫骂着“炮击加装甲冲击,妈的,狗日的打红眼了,真他妈的见鬼了。”

朱胜利窝在一个还在冉着热浪的弹坑内,高声的嚷道“敌人越是疯狂,说明狗日的被打急了,同志们,我们必须死守阵地,说什么也不能将狗日的从这边放过去。”

在猎猎飞扬的八一军旗和五星红旗下,第3守备队的全体指战员们几乎是不顾伤亡的顽强抵抗着敌人几乎疯狂的攻势。由于缺少大口径火炮、主战坦克等重装装备,而且没有什么炮火支援,所以很多时候,这些毫不畏死的勇士们只能不得不用手里一切可以使用武器阻挡苏军装甲部队的进攻。

在城内的许多地方,一辆苏军坦克轰鸣着碾过废墟中间的狭窄之路,马上便会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中国士兵们的攻击,呼啸而来的火箭弹噼哩砰隆的撕裂开坦克薄薄的侧翼装甲,用炙热的金属射流洞穿装甲的屏护,飞溅的破片和射流瞬间杀伤车内的坦克手并迅速的在车舱内引燃大火。到处都是惨烈的厮杀之景。

同样的这些中国官兵们也随即遭到苏军密集火力的杀伤,轻重机枪火力如同暴雨样的扫射向这些从废墟中露出身的中国军人,炮弹雨点样的砸来开,绽放开朵朵灿烂的烟花,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不有拖着长长尾焰的火箭弹射进前进的苏军战车,在爆炸的火球中,将无数的破片泼洒而出。而苏联人则更是疯狂的倾泄下更为凶猛的火力。

胶在一起的双方拼命的厮杀着,同样打急了眼的苏联兵顾不得正和中国人扭成一团的己方部队,炮弹不断地呼啸而下,劈头盖脸的将双方士兵一起湮没在腾起的烟柱中。

而面对着苏军的疯狂,中国官兵们也打得同样疯狂,甚至有的阵地在即将失守的情况下,早已经杀红了眼的指战员们抱着哧哧冒烟的炸药包跳入人群、钻进坦克履带下,用那漫天的烟火将自己连同成群涌来的敌人、隆隆驶来的战车一起埋葬在那熊熊燃烧的大火和漫天飞舞的钢铁破片之中。这是整个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幕。

掩护的炮火不断的砸落下来,整个满洲里城内完全的被炸成一片火海,暴风样横扫而过的金属预制破片将那些至死都还防御在阵地上的中国官兵的生命从残缺不全的尸首中带离,而就便是这样,战斗依然在继续。凭借着重装部队的优势,依托着大口径重炮的炮火掩护,近卫摩步第11师不断的发起进攻,猛烈冲击着已然面临崩溃的满洲里城内的守军阵地。

装甲车身被纷飞的钢珠打的火星四起、叮叮当当作响,喊杀阵阵的军人们厮杀着,绵密的爆炸响成一片,双方战死者的尸骸在压发雷爆炸的气浪中被高高掀起、扯成碎片。呼啸而下的炮弹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交战双方士兵一同吞没在火光中。

一阵撕裂破布的声音自天而下,炮弹划过天际的那声凄厉听起来近在咫尺,朱胜利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的所在,但他却丝毫挪动不了身体,只感觉到脑袋中一片空白。

那一抹刺破天空的火光喷涌而起,朱胜利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火光汹涌扑来,那橙红色的火苗看起来或者是那样的温暖。身体变得很轻、很轻,扑面而来的热浪是那样滚烫灼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