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集团四干将的夫人们:陈绥圻深爱吴法宪[组图]

tjzqb2008 收藏 10 5493
导读:  [img]http://img.ifeng.com/hres/200911/25/09/2d1835d13ea0c07eda82ddfca272d07d.jpg[/img]   [img]http://img.ifeng.com/res/200911/1125_862377.jpg[/img]   陈绥圻带女儿参加吴法宪遗体告别仪式   当吴法宪出现在法庭上时, 其妻陈绥圻还在浙江绍兴县龙虎山林牧场劳动。   1971年10月30日,陈绥圻由中央专案组审查,1978年经中央批准,

林彪集团四干将的夫人们:陈绥圻深爱吴法宪[组图]


林彪集团四干将的夫人们:陈绥圻深爱吴法宪[组图]


陈绥圻带女儿参加吴法宪遗体告别仪式


吴法宪出现在法庭上时, 其妻陈绥圻还在浙江绍兴县龙虎山林牧场劳动。


1971年10月30日,陈绥圻由中央专案组审查,1978年经中央批准,结论为:“林彪死党,积极参加了林彪反 党反革命阴谋活动。鉴于罪行严重,属敌我矛盾,撤销党内外职务, 开除党籍、军籍,交空军送浙江省国营农场监督劳动。”


1968年5月,由叶群提名,军委办事组下达命令,将本来不是军人的陈绥圻从民航总局调到空军,任吴法宪办公室主任。


对于叶群的关心,陈绥圻有些受宠若惊。她亲笔给林彪、叶群写信:“您对我们的关怀和照顾,永生难忘……”此后,在陈绥圻给林彪、叶群的信中,不断出现效忠的语言。


1970年7月,林立果在空直机关二级部副部长以上干部会上做了所谓活学活用的“讲用报告”,陈绥圻带头喊起了“向林立果学习”的口号,一连喊了十七句,嗓子都喊哑了。


在人们的印象中,吴法宪是最怕死的。实际上他怕死的原因在于有陈绥圻和五个孩子。对妻子的爱怜和对孩子的歉疚使他要争取活下来。


1980年夏天,孩子们来探监。他得知陈绥圻已经从农场回来,而且空军党委已明确指示:“吴法宪的女儿考大学不受吴法宪影响,考得上就上。”他的二女儿吴金秋考上了北京师范学院外语系,三女儿吴梦璀考上了北京无线电技校。他彻底相信了党的政策,他是几个主犯中交代材料最多的一个。


陈绥圻心甘情愿地接受了长达九年的改造。劳动使她成为一个普通劳动者。农场每月发给她五十元生活费,她很节俭,回到北京时还给孩子们带回了一点积蓄。


她是从广播中得知审判吴法宪的。当听到吴法宪还能保住性命的宣判时,她振臂高呼了三遍:“共产党万岁!”不久,吴法宪活着同她见面了。他同陈绥圻在山东济南市过上了他们向往了十来年的平常人的生活。


林彪集团四干将的夫人们:陈绥圻深爱吴法宪[组图]


黄永胜与项辉芳


在几名主犯的妻子中,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的感情生活是最不幸的。


在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开庭的第二天下午,项辉芳向学习组汇报了自己的四点思想:


一、拥护公审林、江集团,拥护公审黄永胜;二、希望组织上在公审后尽快解决他的结论问题;三、她和孩子有些东西在黄永胜原来的住处,怕被当成黄永胜的东西没收;四、她不是黄永胜的家属,再次提出和黄永胜离婚。


这是一份较有意思的思想汇报,不是简单的划清界限、表明态度。


可以证明,项辉芳同黄永胜在感情上存在矛盾。矛盾之一是黄永胜虽已年过半百,但拈花惹草的习性仍未改掉。黄在聂帅手下工作时,因同一个地主的女儿发生不正当的关系,挨了批评后才到东北去投奔林彪。


到北京不久,项辉芳给叶群写了一封告状信,告黄永胜喜新厌旧、偷鸡摸狗、感情不专一。她没有想到信和汇报都成了后来叶群俘虏黄永胜的王牌。


项辉芳在黄永胜被羁押时还蒙在鼓里。而且在这之前,项辉芳不管与黄永胜如何吵闹,但为了攀附林、叶,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项辉芳同黄永胜的关系越来越恶化,这在林彪、江青反 革 命集团中已不是什么秘密。黄永胜被羁押后,项辉芳也于1971年12月由中央专案组审查。 1978年6月定性为林彪死党,敌我矛盾,开除党籍、军籍,送安徽省监督劳动。同其他被告的家属一样,中纪委于1979年9月宣布对她进行重新审查。


在漫长的审查中,她已知道了黄永胜的一切,并决计重新开始自己的一切。


军事学院的大院里,人们常见到一个憔悴孤单的女人在夜晚散步。她每月领取六十元生活费,等待和盼望组织上对她的处理和定论。


后来,黄永胜被判决后,项辉芳就同黄永胜离了婚。没多久,黄永胜保外就医,因病情恶化在青岛结束了生命。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