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父辈的战争 第一百九十六章 秃鹰的眼神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1945年2月4日,雅利安城。 在距离帝国总理府不远的地方有一栋五层高的传统德式建筑,一扇扇钢窗镶嵌在黑色的墙壁上,钢窗后面的厚重窗帘很少被掀开过,人们从外面只能看到窗帘后面那从不熄灭的昏黄灯光,这在无形中也为这栋建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里就是纳粹中央保安总局所在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1946年2月4日,雅利安城。

在距离帝国总理府不远的地方有一栋五层高的传统德式建筑,一扇扇钢窗镶嵌在黑色的墙壁上,钢窗后面的厚重窗帘很少被掀开过,人们从外面只能看到窗帘后面那从不熄灭的昏黄灯光,这在无形中也为这栋建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里就是纳粹中央保安总局所在地——阿道夫·希特勒广场13号,这里聚集着雅利安城内最凶恶的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做盖世太保。

作为保安总局的核心人物,罗蒙一般情况下总是呆在他那间位于三楼中央的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不停的指示手下从事各种阴谋活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只用山石雕刻而成的秃鹰,雕刻者的手艺非常好,每一个见过这只秃鹰的人都会对它微凸的双眼过目不忘,那里面装满了残忍和狡诈,总是能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不寒而栗……

一份体检报告静静的躺在罗蒙的办公桌上,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上午十一时,可是罗蒙却依然坐在办公桌后面没有挪动身体的迹象,同样的姿势他已经保持了一个小时,除了深深的眼窝里不时掠过一丝残酷的目光,他几乎和办公桌上那只毫无生气的秃鹰没什么两样。卢泽在他面前站得笔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被看出破绽,整间办公室里静得吓人,仿佛一场大战前短暂的宁静一般。

思虑良久之后,罗蒙终于打破了寂静,“这么说,克劳柏森上校的身体的确非常健康对吗?”

“是的,”卢泽立刻答道:“他的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我知道了,”罗蒙轻轻的一摆手,“谢谢您为我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体检报告,想必霍夫曼总理也会对此很感兴趣。”

卢泽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庆幸自己编造的体检结果骗过了罗蒙,于是他决定赶快离开这间办公室,房间里的气氛太沉闷了,简直就像是坐牢一样。

“旅队长阁下,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我想告辞了,陆军医院里还有很多事情正等着我去处理呢。”

“好吧,您去忙您的事情吧,有事我会再找您的。”

“是。”卢泽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在走廊里一个无人的角落擦了一把汗,接着就马不停蹄的逃出了这个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的地方。

办公室里,罗蒙盯着桌上的体检报告,嘴边露出轻蔑的笑容,“中国人,我会让你会后悔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接着,他伸手按了一下藏在秃鹰脚下的电钮。

一名盖世太保急匆匆的跑进办公室,立正敬礼道:“旅队长阁下,您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上午我将要接见党卫军上尉维克多·莱曼,他来了吗?”

“报告,他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

“马上让他来见我,要快。”

盖世太保得令离去,不多时,他就带着莱曼回到了罗蒙面前。

“嗨,希特勒!”莱曼站得笔直,自从他被调到帝国中央保安总局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罗蒙接见,一时间,他的心情非常紧张。

罗蒙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那名盖世太保心领神会的退出办公室,关上了房门,偌大的办公室里此刻只剩下了罗蒙和莱曼两个人。

“维克多·莱曼,拥有坚定的北方性格,纯雅利安血统,1909年3月21日出生在莱比锡的一个商人家庭里,您的父母一共养育了七个子女,而您作为兄长从来不曾辜负他们的冀望,您在莱比锡大学法律系的成绩非常好,毕业后还一度成为当地很有名的律师,后来您受到元首意志的感召,成为了莱比锡当地党务部门的主管,战争爆发后不久,您被调往波兰筹建集中营,您在那里的工作卓有成效,为此还曾受到过希姆莱的嘉奖,并被授予骑士勋章,从您的履历上来看,我毫不怀疑您是一位勇敢而又忠诚的战士。”

听到罗蒙的夸奖,莱曼心中非常受用,他挺直胸膛,扯着嗓子喊道:“为元首和帝国而战是每一个德国军人必须尽到的义务,我甘愿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罗蒙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围着莱曼踱起了方步,随着长筒皮靴与厚重的羊毛地毯发出沙沙的接触声,莱曼的心情也转而变得异常紧张,他隐约感觉到一种不祥之兆,似乎是有一把尖刀正在向他捅来。

“莱曼上尉,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您,”罗蒙停下脚步,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莱曼的脸庞道:“一名律师和一名党卫军集中营司令官的职业有什么区别吗?”

莱曼心里咯噔了一下,惶恐不安的答道:“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倒是可以给您一个答案,”罗蒙说:“军人必须严格遵守法律,忠于职守,可是律师就不然,他可以通过研究法律的漏洞,再加上一点点狡诈来为自己谋得好处,凑巧的是,这两种职业您正好都从事过,我倒很想知道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知道严格执行命令,服从长官的意志,绝不去做违反军纪的事情,而且自从我加入党卫军以来都是这样做的。”莱曼的话不像是答案,倒像是辩解。

罗蒙嘴边的笑容消失了,他冷冷的盯着莱曼,突然问道:“藏在您家中阁楼上的那个俄国女战俘是怎么回事?”

“啊!”莱曼惊愕的望着罗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隐秘的事情居然会被罗蒙发现!

“我……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我家里从来就没有什么俄国女战俘……”他的舌头登时打了结,却不知这种行为和承认事实毫无二异。

“想必您当年在法庭上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时绝对不会是这副德行,”罗蒙语气冷的像块冰,“您为了回到雅利安城,接二连三的贿赂弗莱舍尔上尉,为了满足他的淫欲,您甚至伪造死亡证明,把一个非常危险的女布尔什维克藏到自己家里,我说这些并没有污蔑您的意思,因为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莱曼眼中写满了惊恐,他的双腿不停的打颤,上述罪名只要得到证实,他就会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毫无疑问,他的生命此刻已经掌握在罗蒙手中。

“旅队长阁下,请您听我解释,我做这些事情也是迫不得已,这都是弗莱舍尔上尉逼着我干的……”

一双冰冷的手搭在了莱曼的肩头,罗蒙竖起手指冲他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莱曼知趣的闭上了嘴,忐忑不安的等待宣判。

“我当然知道您是无辜的,对于一个想要和妻儿生活在一起的人来说,无论您为此做些什么都可以理解,倒是那个以假惺惺的面孔帮助您的人令人憎恨,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无视法律的存在,一再做出那些令人不齿的事情来,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身居高位,他必须为自己的卑鄙行径付出代价!”

罗蒙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莱曼听出他是在说弗莱舍尔,虽然莱曼自己也认同罗蒙的看法,但是一想到弗莱舍尔特殊的身份,他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您不想对我的意见说些什么吗?”罗蒙继续冷冷道:“保持沉默并不能让您逃脱惩罚,我想您应该明白这一点。”

“那样的人的确不讨人喜欢,可是有些时候我们也要学会和他共同生活。”莱曼小心使用着词汇,生怕自己那句话说错。

但是很显然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罗蒙满意,他接下来说话的语气变得更加冷酷无情,“莱曼上尉,请您告诉我,到底谁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莱曼心惊胆战道:“当然是您……”

“那您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玩弄那些律师的伎俩!”罗蒙怒吼道:“我告诉您,弗莱舍尔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把您带回雅利安城,但是我现在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让卫兵把您拉出去毙了!”

莱曼脸上顿时呈现出一种死灰色,恐惧使他找不出任何恰当的语言来为自己辩护,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涣散,希望面前突然出现一扇逃生门,好让他离开这间阴森的办公室。

看到莱曼已经被自己的气势完全震住,罗蒙心中暗自得意,他本来就不想真正惩罚莱曼,因为他知道莱曼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而眼下盖世太保里缺的就是这种人,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像霍夫曼当初对待自己一样,让莱曼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干。

“好啦上尉,您用不着紧张,”罗蒙换上一副笑脸,亲热的拍着莱曼的肩膀,“您知道吗,当初弗莱舍尔找到党卫队人事部门的官员,希望可以把您安置到后勤部门服役,但是我得知此事之后,就主动把您要到我这里来,一个出色的军人怎么可以去干那些搬运货物的差事呢,只有帝国保安总局才是发挥您才干的地方,只要您今后听我的话,我保证您很快就能拥有令人羡慕的地位,怎么样,您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吗?”

莱曼虽然还没有完全从恐怖中清醒过来,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拒绝的建议。

“我保证,我将完全服从您的命令,决不再做哪些违反军纪的事情!”

“很好,”罗蒙收回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亲自为莱曼点燃一支递到他手中,莱曼接过香烟猛吸了几大口,一缕缕青烟从他嘴中袅袅而上,而他的心情也在这一刻暂时平静下来。

“旅队长阁下,我现在就回去把那个俄国女人处理掉!”莱曼把烟头狠狠地摁进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罗蒙拒绝了他的提议。

“为什么?”莱曼惊讶的问道。

“我这也是为您好,毕竟弗莱舍尔很喜欢这个女人,在罗森巴赫上尉正式接替他的职务之前,您最好还是表现的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什么!”莱曼大吃一惊,脱口道:“弗莱舍尔要被撤职了吗?”

“他没有被撤职,只是今后他要远离统帅阁下身边,”罗蒙说:“这个小人的无耻举动已经严重影响到统帅阁下的形象,所以他必须被赶出艾德斯瓦尔宫,但是统帅阁下体恤他多年来一直跟随自己,所以决定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来处理此事,要不了多久之后,弗莱舍尔上尉就会被任命为雅利安城内一处军需仓库的主管,到那时他就再也无法借助统帅阁下副官的身份来为非作歹……”

“也许他将从此消失在雅利安城里!”莱曼迅速接上了罗蒙的话。

“没错,”罗蒙对莱曼露出赞赏的目光,“这正是霍夫曼总理的高明之处,悄无声息的就把一条毒蛇赶出了它的巢穴,连一点报复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它。”

“这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好消息!”莱曼咬牙切齿道:“如果他不是仗着自己是统帅阁下的副官,单凭他做的那些事情枪毙他一百回都足够!”

“您当初向他送礼时可没有这样想过吧?”罗蒙不无讥讽道:“我猜想您当时一定在他面前表现得很恭顺。”

莱曼的脸唰的一下涨得通红,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好了上尉,我们言归正传,”罗蒙转身回到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委任令递到莱曼手中,“从今天起,我任命您担任雅利安城盖世太保负责人,并且交给您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我会牢记自己的职责!”莱曼激动的接过委任令,接着问道:“旅队长阁下,我的任务是什么?”

“我要您安排人手,全面监视统帅阁下的保健医生齐楚雄,您必须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及时向我汇报,不许发生任何差错!”

“什么!是他?”莱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可是统帅阁下身边的红人,听说统帅阁下非常信任他……”

“不是听说,而是确实!”罗蒙打断道:“统帅阁下很欣赏他,甚至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朋友,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有些不太明白,既然统帅阁下非常信任他,而且他也加入了党卫军,那我们干嘛还要监视他呢?”

“上尉,您千万不要对齐楚雄掉以轻心,这是一条隐藏的很深的毒蛇,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险恶的目的,无论是作为一名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员还是忠诚的德国军人,我们都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您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暗中查找他密谋发动叛乱的证据,一旦有了证据,我们就可以毫不留情的铲除这条毒蛇,而您也会因此成为捍卫第三帝国的英雄。”

“虽然我对此还是有些怀疑,但是我会坚决执行您的命令,”莱曼接着不无担忧道:“只是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发生,否则将会对统帅阁下的威望带来打击,要知道齐楚雄可是被他树为自己收服人心的典范。”

“所以您必须在暗中从事这项活动,”罗蒙叮嘱道:“记住,如果您发现了什么,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会让这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世界上。”

“是!”莱曼两脚一并,高举右臂道:“嗨!希特勒!”

送走了莱曼,罗蒙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听筒,里面立刻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亚历山大,克劳柏森上校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吗?”

“报告总理阁下,卢泽上校的检查结果显示克劳柏森上校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一点患病的迹象。”

“我就知道中国人是在故弄玄虚,他想借此机会刺探情报,哼,我是永远不会给他这种机会的!”

“请您放心,我已经布置人手开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露出一点马脚,我就会把他送进地狱!”

“有您的这句话,我就可以睡个好觉了。”电话一端的口气变得轻松起来。

罗蒙勉强的笑了笑,接着不安的问道:“总理阁下,我感觉统帅阁下好像是对我有些看法,不知道您是否也对此有所察觉?”

电话一端沉默了好久,才传来霍夫曼略带疲倦的声音:“亚历山大,想必您应该很清楚,帝国保安总局历来就是一个连自己人都会讨厌的部门,我希望您对此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您拿出出色的工作成绩,统帅阁下绝对不会亏待您。”

听到霍夫曼这句话,罗蒙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他在电话里大声保证道:“请您放心,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帝国的生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