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情外婚泛滥成灾 老板公务员成“高危”群体

jiwuy 收藏 0 37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情外婚最泛滥的城市是上海,深圳紧跟其后。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很多人只身闯荡,没有亲人可以倾诉,经常感到空虚,很容易依赖别人。私企老板、公务员等职业最容易发生情外婚,女白领兼职当第三者也并非个别案例。”私家侦探如是说


“我用四个字来形容深圳情外婚的情况,泛滥成灾。”私家侦探郑凡个子不高但身手敏捷,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从2000年开始做*调查,郑凡在“道上”已经混了近十年,也算小有名气。


随着业务越开越大,郑凡的业务也开始转型,现在他给自己一个新的文绉绉的定位:*医生。他的公司不局限于*调查,还介入化解婚姻危机,必要的情况下会委婉劝退“第三者”。


情外婚泛滥 调查公司吃香


郑凡说,当年他开始做情外婚调查的时候,一个月就接一两宗案子,现在每天至少要接六个电话,邮箱里每天有四五个咨询信件。这不排除是郑凡名气上升带来的变化,但整个市场也在膨胀。2000年全市就那么几家调查公司,现在有两百家以上在做*调查。


让郑凡感受颇深的,还是情外婚从“偷偷摸摸”到“光明正大”的转变。“以前人们包二奶都是偷偷摸摸的,现在好像见怪不怪了。”郑凡说,有时他们到小区去调查,连保安都很清楚谁谁包二奶。而且“第三者”的心态也变了,“她们很多人觉得自己没错,反而认为那个被丈夫抛弃还死皮赖脸生活在一起的才是‘第三者’。”


这位经验丰富的侦探,自称有十多个手下,公司在广州、北京、上海等地都设了点。他列举多个案例后说,从全国范围看,情外婚最泛滥的城市是上海,深圳紧跟其后。他说深圳是一个很容易滋生感情的地方,因为它是一个移民城市,很多人只身来这里闯荡,没有亲人可以倾诉,经常感到空虚,很容易依赖别人。


郑凡分析,的事的男人多是来深圳时间较长,文化水平和收入比较高的人。这些人经过多年的奋斗,事业上小有成就。但在物质富裕的同时,他们的精神往往是空虚的。这时候他们就有很强的补偿心理,想找回年轻时那种恋爱的感觉。


郑凡还列出十大最容易发生情外婚的人群,包括私企老板、政府公务员、银行职员、IT行业人员、教师、医生等。至于“第三者”,郑凡认为他们多数是为了物质,目的性较强,其中多以80后为主。一些年纪较大的“第三者”则往往是出于感情。


郑凡还对一种现象感到担忧。他曾经受人委托到水库新村调查一个案子。被调查者是一位蓝牌车司机,来深圳20多年了,在水库新村有一栋房子。他的房客是一名年轻白领,蓝牌车司机就将她包下来,两人还签了包养协议,“深圳女白领兼职当第三者,这已经不是个别案例了。”


化解婚姻危机 推出全套服务


从事调查行业多年的郑凡,现在给自己一个新的文绉绉的定位:*医生。做情外婚调查多年,他体会到跟踪、拍照这些侦探功夫,并不能成为核心竞争力。“其实很多人来委托我们调查,是带着很大的期望,不希望家庭破裂的。”正是基于这一点,郑凡的公司提供特色服务,他们不局限于调查,还介入化解婚姻危机。


郑凡的桌上摆着毕淑敏的《女人心理咨询手记》以及《三个人的天堂》、《心理咨询》、《等待离婚的日子》等书。一位妇女发现丈夫的事后痛心不已,郑凡通过各种方法让她恢复信心,为了孩子坚强地活下去。最后妇女发短信致谢。


郑凡说,他们公司提供给客户的服务分成单项和全套。全套服务做下来收费不低于三万元,所以很多人选择做单项,比如只查电话清单、资产情况等。


但如果委托人选择全套服务,他们在调查清楚被调查人和第三者的关系,包括交往的频率、感情深浅等情况后,会向委托人分析情外婚发生的起因,并尽可能从家庭的角度帮委托人分析、选择,并化解家庭危机。他们甚至会通过各种途径,用不同的角色去接近第三者,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在必要的情况下委婉进行劝退。


香港女博士深圳调研情外婚


日前,一则招募情外婚经历者的帖子出现许多网站。发帖者是香港大学一名女博士生,她正在深圳开展一项关于情外婚的调研,她认为情外婚是人类最痛苦的情感之一。“我知道很多人对女博士这个群体有些看法,但严格讲我还没拿到博士学位,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有个美好的家庭。”戴着眼镜的池培莲说话轻轻的,看起来有些瘦弱。


池培莲说她读本科时就情外婚对家庭治疗感兴趣,她是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当时做的论文是“夫妻沟通和婚姻满意感”。后来她到香港大学读博,专攻家庭研究和治疗。“我从2008年就开始关注*现象了。”池培莲认为,情外婚是人类最痛苦的情感之一,也是对夫妻关系影响最大、最有挑战性的,“在这场情感游戏中没有赢家”。最后,她决定将“配偶情外婚的经历和应对”作为博士论文的主题,并选择在深圳做调研,“选择深圳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离香港近,另一方面深圳的离婚率较高。”


池培莲在深圳的调查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直接和受访者面谈,深入了解个人的经历和应对方法,形成理论。第二部分是通过调查问卷获取大量的信息,验证理论。目前访谈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池培莲一共访谈了23个人,其中9个将作为她博士论文分析的样本。


问卷调查还在进行中,她计划做400份调查,目前已完成了数十份。接受问卷调查的人士,可以获得一本心理方面的书籍。他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邮寄、面谈或者电话访谈四种方式完成问答。调查匿名,所有被访者提供的资料都会绝对保密,只做研究用途。


做情外婚调查,如何接触当事人是一大难题,池培莲选择和深圳几大心理咨询中心以及康宁医院合作。当求助者拨打这些机构的热线或到医院门诊,合作方的咨询师就会向求助者介绍她的研究项目,如果当事人同意,就会通过各种方法让他们参与进来。池培莲还在网上发帖,希望征集到更多的案例。但到目前为止,这个渠道还未带来任何有效的案例。


池培莲说,最开始她计划同时调查发生情外婚的人士及其伴侣,“后来发现难度太大,毕竟的事者是需要很大勇气站出来的。”于是她改变方案,只向因伴侣的事而经历情感伤痛的一方做调查。


八成婚姻问题源于情外婚


今年4月28日,深圳市市民情感护理中心正式启动。中心开设的电话热线88851085谐音“帮帮帮我一定帮我”。市民有任何情感问题都可以免费咨询。热线开通以来已经接了2000个电话,“其中有400个是关于*的,是(比重)最大的一部分。”


此前,深圳市规模最大的婚姻心理咨询机构——— 深圳市康乐园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曾做过统计。该公司一年受理的婚姻问题咨询6000多例,其中由婚外恋引发的问题就占到约80%,约有4800例左右。康乐园心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调查数据中,还呈现一个深圳特色:在发生婚外恋的情况中,女性婚外恋比例占到了40%左右,为全省最高。


2009年6月28日,香港前保良局总理事林依丽在香港发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反包二奶大游行。她认为香港法律对包二奶行为太过宽松,特别是上流社会包二奶的现象已经公开化、娱乐化乃至正常化。


林依丽曾在公开场合讲述自己的故事。1996年,与她同居13年的男友,被发现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林曾一手握着刀,一手抓20粒安眠药准备自杀。但没有死成,最后她成了香港反二奶的中流砥柱。


香港妇女服务联会主席欧阳宝珍引用香港大学2001年的调查称,如果将召妓也算在内,香港10个家庭8个有*。而香港家庭主妇自杀人数,从1998年起就不断上升,1998年为98人;1999年为116人;2000年达到157人。



本文内容于 11/25/2009 1:40:01 PM 被jiwuy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