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古人经验之谈:女子,远之则念,近之则烦,左之则盼,右之则怨,远近左右均是难难难!——清远语录十九

---------------------------------------------------------------------------------

帮魔族美女再收了两个小弟后,邓清远暂时闲了下来,想起还有岭南三怪躺那里呢,这三人本事没多少,脑袋有些抽筋的后遗症,偏偏像小强一样命大,难道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尽管刘传伦疲累不堪,邓清远不管那么多,拉着他将岭南三怪弄醒,刘传伦累的半死不活、气喘吁吁,忙活了半个时辰才将三人情况稳定下来。也算这三怪的运气,竟然没受什么严重的内伤,主要是碰撞以及被树枝挂出的。弄好岭南三怪后,刘传伦彻底罢工了,走路都是飘的,不管邓清远的埋怨,躲到灌木丛内打坐休息。

钱七十先睁开肿的象桃子的双眼,四处迷茫的扫了一下,对已经易容的邓清远道:“阎王大爷……我……我想问你件事。”

“阎王大爷?”邓清远被钱七十的称呼给吓了一跳,难道自己易容后很像阎王?

“那个……那个我们有个四弟,他是不是早就来了啊?可怜的四弟,还那么年轻,才找到个彪悍的娘们儿……他肯定被那天杀的黑衣贼给宰了,要不我们三个给你做牛做马,你让我四弟投胎个富贵人家好不好……”

邓清远有些心热,这岭南三怪,虽然傻傻的,可心眼直,竟然死了都还惦记自己,尽管才认识几天,不由得对三人有些感动,嘴唇动了几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钱八十也醒过来,听了钱七十的话接着道:“哎——咱三兄弟还想着抢到那宝贝,让四弟也跟着混个神仙耍……没想到长生不老梦未成,却作无定河边骨啊……”

邓清远感觉鼻子有些发酸,怕这三个再说些什么煽情的话,连忙道:“你们那四弟是不是叫邓清远啊?人称风流潇洒倜傥玉树临风诚实正直、外加古道热肠丹心铁骨侠义无双,长的虽然有些帅,但帅的却不明显的那个?”

“对啊对啊!”钱七十连忙道:“名字对了,不过长的却不帅,有点贼兮兮的,还有点猥琐,外加好色淫荡,论长相,还不如俺呢,你见过?”

邓清远眼睛直翻白眼,恨不得操块板砖把钱七十给拍翻!难道自己就真的那么不堪?连忙道:“见过,昨天上午就看见他跟着个老道驾着飞剑回了中原,现在怕已经到江南了。”

“四弟没事就好!对了,你不死阎王啊?咱们没死?”钱七十猛然醒悟。

“你才知道啊?”邓清远丢了个白眼过去:“你们三个怎么回事?不是被岐山门的追杀么?怎么又到了雪峰,还挂在雪峰下的树枝上?”

“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岐山门的追杀?难道是四弟告诉你的?四弟真是好啊,还惦记着咱们被追杀,呜呜呜——”钱七十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以后一定要找到四弟,好好的对他。”

邓清远对钱七十的自作多情直接无视,连连催促,让他们把这几天的经过说说,钱八十见钱七十兀自在那学老孔雀,只好把情况说了一遍。

那天分散逃跑,岐山门的四个人死追岭南三怪,三人被追的鸡飞狗跳,岐山门的人是驾驭法宝飞在天上,他们三个甩火腿跑路,眼看就跑不掉,幸好他们短命的死鬼老道师父虽然嗜酒如命,但多少还有些本事。他们师父醉酒之后就画符,酒醉之下挥笔而成,浑然天成,画了十几年的符,除卖了一部分给普通人驱邪防身外,全便宜了三怪。

三怪靠着层出不穷、古灵精怪的各种符咒,也让岐山门的人一时间手足无措,拿他们没策,最厉害的是钱百竟然用出一道回魂符,招出个远古战魂,手持五丈长枪,宛若天神下凡,若不是才维持了几秒时间,直接就可以把岐山门的几人灭了。岐山门的人吓的不轻,逃之夭夭,三怪也不敢停下,继续跑了半天。

第二天,三怪遇到普陀寺的一群和尚,得知了比武夺宝的消息,三人没有法宝飞不起来,可又觉得那法宝非他们莫属,所以千辛万苦的跑到雪峰下,手脚并用的往上面爬。那雪峰很多地方陡峭无比,又有冰雪覆盖,攀爬起来艰险无比,三人咬牙坚持,爬到下午,竟给他们爬到距离比武平台不足三百丈处而没跌落,实在是运气。

不过到那里之后,罡风凌厉,三人抵挡不住,又舍不得放弃,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天青寺的老不死赶到,和上面的人打了起来,一时间石块如雨而下,三人被砸的一头包,脑袋也成了猪头。

后来云雾里掉下个盒子,钱七十心念一动,将那盒子紧紧抓住不放,紧跟着盒子掉下来的,是俏红杉等几人的身体。三怪被几个人一砸,再也抓不住,跟着一起掉了下来,运气不错,挂到树枝上,才捡回条小命。

邓清远听完,拿过钱七十抓住的盒子左看右看,除了像个古董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仔细体会之下,却有些异样的感觉在脑海掠过,想了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告诫钱七十好好收藏。

考虑到现在昆仑山混乱无比,天青寺的老不死手段毒辣,三怪实在没什么本事,留在这里简直是危机四伏,于是动了个心思,对岭南三怪道:“那个邓清远走的时候给我说,要是遇到你们三个,就带些话。”

钱百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道:“四弟说什么?”

“他说,你们三个本事不足,连他都保护不了,被人追杀,叫你们回岭南去好好修炼,三年后他会到道观找你们,要是你们还是连飞都飞不起来,就不和你们做兄弟了。”

“这怎么行?四弟太不够意思了!”钱八十叫了起来。

钱百脸色一变,有些无奈的道:“四弟说的有道理!咱当哥哥的,连兄弟都护不住,实在是没脸见人。”

钱七十点点头:“大哥说的对,死鬼师父不是说给我们留了什么功法在下面吗?咱们回去好好修炼。”

邓清远见三怪同意回去,也松了口气,叫三人好好休息下,等刘传伦恢复了功力,好送他们一程。

中午时分,俏红杉打坐完毕,从洞窟走了出来,原本俏丽精致的容貌带了些妖异的美,越发的勾魂。

俏红杉走到易容为中年人的邓清远身边,用放电的眼眸直直的看了邓清远片刻,直看的邓清远脸红心跳,小腹发热。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肯定见过!”俏红杉看完之后道。

“不是吧?就在修远边上被你丢了个白眼,这样都能记住!女人的直觉果然厉害!”邓清远暗自心惊,以后决定对女人要十二分的小心。

没多久,刘传伦和那个年轻人也调息完毕,走了过来,年轻人恭恭敬敬的走到邓清远边上,单膝跪下道:“小人曲石磊参加大人。”

邓清远也不客套,让刘传伦和曲石磊驾驭飞剑将岭南三怪送走,赶到晚上回来就行,两人领命,各自驾驭法宝带着岭南三怪腾空飞走。

俏红杉见人都离开,靠到邓清远身边,顿时一阵香风扑鼻,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不知这女人想干嘛。

“大人,关于本族的一些秘闻,小女子也略知一二,不知对也不对。”

邓清远对魔族简直可以说一无所知,连忙道:“说来听听。”

“小女子家族原本也是个自上古传下的门派,现在没落到就我一人。”俏红杉有些萧瑟的道:“在流传下来的典籍中有这方面的内容,天地有六道,上有神道、魔道,中为人道,畜生道,下为鬼道和地狱道,据传魔道和神道乃天敌,但不管神还是魔,对我们人道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能力超凡,争斗之下斗转星移、天崩地裂。”

邓清远像听天书一样,以前可从没听见过这样的事,但对神魔之争还是有些感触的道:“那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嘛!传说上古时期火神和水神打架,弄的天崩地裂,整个大地都是洪水和烈火,后来失败的那个把天的支柱不周山都给撞垮了,差点让天塌下来,幸好女娲大神补天成功,重新支撑起天地。”

“呵呵,传说未必真的,不过大人的这摄魄丹也不简单。”俏红杉媚眼半横道:“根据记载,摄魄丹也瑶池至宝一样,也是千年才一现,功效各有千秋,现在的魔教新月就很可能来源于三千年前获得摄魄丹的几人,不过经过几千年传承,现在的新月教教义面目全非。”

“看来魔族美女确实是和那些仙神来抢小弟的!不过从神魔两方的实力来说,人类实在不值一提,难道是面子上的问题?魔族一向对人道不感兴趣,不像那些仙神,弄的到处都是道观、寺庙。”邓清远暗自猜测,然后结论,对人来说,神魔都不是什么好玩意,起码没安什么好心。

俏红杉见邓清远只管低头思索,说了一阵话,引起她的心事,也沉默下来,郁郁寡欢的坐到山崖边那个神秘高手用一剑削出的岩石平台上,呆呆的看着山外。

邓清远坐了一阵,走到岩石边上,看着美女落寞的神情,觉得这俏红杉越发的风情万种,于是腆着脸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那天雪峰上发生什么事?你怎重伤掉下山的?”

“一般问美女名字的,大都有些想法,大人莫非对小女子有想法?”俏红杉恢复了俏皮的神情,翘着嘴角道:“小女子姓俞,字思箐,昨天,我和两人进了雪峰上流星撞出的山洞内,进去后发现一个盒子,我们三人拿着盒子出来,刚到洞口就发现两个天青寺的老骷髅等在外面,见我们拿的盒子就出手抢夺,我们三人联手,死命抵挡之下也不过挡了数十招,打斗过程中盒子被打开,滚出三个红色丹药。那两老骷髅全力发招,将我们三人击成重伤飞落下山崖,丹药也被抢了去。然后就被你捡了回来,说真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只有以身相许,大人你看可好?”

俏红杉说罢,身子向邓清远靠了过来,邓清远顿时觉得全身发烫,一股奇异舒服的感觉从小腹处升起,心跳的厉害,像要跳出胸膛,可到底该怎么做却不明了,毕竟是初哥,没见识过这样的市面。

俏红杉见邓清远手足无措,双眼放光呆呆傻傻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当真是千姿百媚美艳无双,伸出白皙纤细的玉指,轻轻的在邓清远的下巴上刮了下,然后用暧昧的语调道:“大人,你的表现可年龄反差太大哦!既然大人看不上思箐的蒲柳之姿,那就算了。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奈何奈何!”

说罢,俏红杉轻摆蛮腰,款款的走下岩石,回了打坐调息的洞窟。邓清远看的口舌发干,片刻之后才从暧昧的心思中回过神来,见佳人已逝,不由得后悔万分,狠狠的将泛滥成灾的口水咽下喉咙,狠狠的在脸上给自己一巴掌:“我靠!失之交臂啊……案板上的肉都飞了,我恨自己……我恨自己没用啊……不行,要找个人学习下,光靠看玉女心经是不行滴,要实战经验……要不,找个妓女学习先……”至于现在去找俏红杉,他可没那胆子,万一这魔女翻脸,真吃不了兜着走。

邓清远患得患失、懊悔万分的在岩石上坐到天黑,直到刘传伦和曲石磊驾着飞剑回来才回过神来,见两人回来,将两人招呼到一起,走到俏红杉所在的洞窟内。

邓清远从百宝袋中拿出一个油灯,点了起来,俏红杉却双眼发光,盯住邓清远的百宝袋,邓清远感觉这眼光有些威胁,连忙将百宝袋藏回身上。

洞窟内飘荡出一股让人平心静气的淡淡清香,俏红杉靠近油灯看了片刻,惊喜的道:“竟然是静心灯!能发出安魂香,对修炼之人平心静气很有好处,能事半功倍呢!”

“大人——”俏红杉用能淹死人的秋水明眸盯住邓清远,娇声道:“小女子无亲无故,行走江湖凶险万分,你把这油灯送我好不好?”

“这个嘛——”邓清远眼珠一转:“是不行滴!能不能打个商量,不送油灯,改送人好不好?”

“大人,你真坏!”俏红杉俏脸红了一下,心里面却暗暗盘算,什么时候把邓清远那百宝袋都骗过来,来个一锅端。

对于两人的打情骂俏,曲石磊和刘传伦直接无视,两人非常认真的观察着地面的石头,似乎要从那些石头上看出朵花来。

“说正事!”邓清远稳了稳心神道:“你们三个等会出发,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捡到迷路的小妹妹带回来……错错错,是受伤的,有天分或者特别特长的人带回来,现在还有九个名额。”

曲石磊想下问道:“没受伤的行不行?”

“当然可以,不过草包不要,关键要心甘情愿加入我们魔族的。”

刘传伦和曲石磊点点头,转身准备出去,俏红杉连忙叫住:“你们就这样出去,被人认出以后行走江湖多有不便,装扮下,毕竟许多人对魔族不友好。”

刘传伦苦着脸道:“我还不是被你们两个认出了,再说咱们的包裹都丢了,没装扮的东西啊。”

俏红杉早把主意打到邓清远的百宝袋上,邓清远无奈之下,只好道:“只有几件道袍。”

俏红杉接了邓清远拿出的道袍,将三人赶出洞窟,换了衣服出来,三人眼前一亮,好个标致俏丽的道姑!怕是三清祖师也要吞口水吧。

等刘传伦和曲石磊出发后,俏红杉又缠上了邓清远,挽着邓清远的胳膊,用腻的出水的声音哀求道:“大人……昨天天青寺的老骷髅将我的双钺也打没了,不知掉到那里,人家现在赤手空拳的,怎么帮您办事嘛?您那么多宝贝,给我个当兵器好不好?”

邓清远现在感觉到女人在美丽之下的可怕,明明不不好意思的讨要都能弄的柔情万千,缠起人来头痛,偏偏女人的美丽又让男人很难拒绝,明知是个美丽的陷进,不愿意跳又不愿意逃,都说女人傻,其实傻的岂止女人?

见邓清远很是肉痛的样子,俏红杉越发的努力起来:“大人,别那么小气嘛……男人小气会被女生看不起的……我现在手无寸铁的,很可怜的……”

看着俏红杉秀丽的眼眸里水花泛滥,邓清远的同情心立即占了上风,闭着眼睛从百宝袋里面搜罗一下,捡了个铜镜出来:“别闹了,给你这个!”

俏红杉见有东西,脸上立即多云转晴,放开邓清远的胳膊,抢过铜镜看了起来,片刻之后高兴的跳了起来,清脆的笑声连串而出:“大人,你真好!天雷镜,哈哈!比我双钺好多了……哈哈!”

俏红杉高兴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邓清远的脸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然后转身跑开:“这是对你的奖励!下次别那么小气。”

“还有下次?”邓清远眼睛都直了,再听到俏红杉边走边嘀咕,迟早把他这吝啬鬼骗的清洁溜溜才算完,更加的郁闷起来,暗自悔恨,自己就这点家当,还是给魔族美女卖命换的,怎么对美女的免疫力就那么低呢?以后要和俏红杉保持距离,免得狐狸没捞着,白惹一身臊,那才亏死。

没到一个时辰,刘传伦就先回来,带了两个年轻人,询问之下,原来是他的徒弟,自己加入了魔族,自然要照顾着自己的亲近之人。邓清远见那两人也还不错,也同意了。

很快曲石磊也带了三人回来,均是他的朋友,曲石磊没什么门派,遇到个老道,稀里糊涂的学了十年本事,老道挂后就独自行走江湖,功力不怎么高,可鸡鸣狗盗的本事厉害,他三个朋友自然也差不多,这三人本就没有什么神魔正邪的念头。邓清远估摸着鸡鸣狗盗也算特长,也同意了。

刘传伦和曲石磊见状,更加的卖力,马上又转身去从事拐卖江湖人士给魔族的伟大事业。

到天亮的时候,刘传伦和曲石磊各带了个人回来,也和他们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最让邓清远吃惊的是俏红杉,竟然真给她捡到两个迷路的小妹妹回来,让三人有些傻眼。

见三个人瞪着滚圆的双眼看,两个伤痕累累憔悴万分的小妹妹有些害怕,使劲的向俏红杉的背后躲。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俏红杉秀眼一横:“色迷迷的样子,想吓坏小妹妹啊?”

“怎么回事?”邓清远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们两个是江南飞燕门的弟子,营地被天青寺的贼和尚攻击,就剩她们两个了,飞燕门的主要人员这次倾巢而来,正好被灭了个干净。”

“江南妹妹?”邓清远吞了下口水:“我喜欢!水嫩清秀的,呵呵……”

“想都别想,以后她们两个跟我混了!”俏红杉挡在邓清远的面前,低声道:“大人,你可真花心!连我都没追上,又垂涎人家小妹妹……拿神丹来,两颗!”

曲石磊见邓清远恋恋不舍的看着俏红杉带着两个少女进了洞窟,非常懂事的靠近邓清远低声道:“大人,喜欢江南佳丽?”

“是啊是啊……”邓清远口水横流,魂不守舍的回答。

“小人带来的两个兄弟可是此中好手,要不大人和我们一起去江南?保管大人心满意足。”

“好……好……”

曲石磊见马屁有效,更加的卖力,向邓清远叙述内中的奇妙销魂,让邓清远的心思跟着飘啊飘,眼睛里面全是阿娜多姿、千娇百媚、成群结队的如花美女,他就像一只扑进羊群的恶狼,龇牙咧嘴凶相毕露,恨不得全部咬进嘴里,捏到手心。

可惜邓清远的春梦没持续多久,就被俏红杉给毫不留情的一脚踹飞,俏红杉赶走马屁精曲石磊,挽着邓清远的胳膊继续柔情攻势:“大人,那两个妹妹可怜不?”

“可怜……可怜……”邓清远魂还没彻底回来。

“可爱不?”

“非常可爱!”

“那大人还不送她们两件宝物防身啊!如今这江湖,色狼多,防不胜防,小心才好,对吧?”

“送法宝?”听到这关键词,邓清远立即回魂,挣脱俏红杉的手道:“我……对了,我突然想要方便一下,这事以后再说……”

说罢,不管脸色不虞的俏红杉,邓清远一溜烟的跑了,开玩笑,再送下去,非破产不可。这事玩一次还能说是情调,玩两次就成傻瓜了。那百宝袋到手之后一直没有研究过,也不知道那些才是值钱的东西,原本想随便弄个东西打发掉俏红杉的,结果弄了个天雷镜出去,看俏红杉欣喜若狂的样子,绝对是好货,现在邓清远还后悔肉痛不停呢。本来对付女孩子嘛,随便弄点花俏好看的小东西哄骗下,逗高兴了就行,老用极品装备可不行,哪怕有万贯家财也要被败个精光,为很可能是擦肩而过的女人下血本就太傻了。万一这次抵挡不住俏红杉的糖衣炮弹柔情蜜意,再弄两极品出去,岂不是懊悔一辈子?极品可不是大街上的青菜萝卜,又便宜量又足,随便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