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评河南高密高三学生李金川的自杀


当今社会自杀的人那么多,我为何唯独对李金川的自杀要不遗余力的呐喊呢?倘若是大明星自杀,倘若是因为个人的感情问题自寻短见,再自杀千儿八百,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虽然自杀的结果都是一死,但是自杀的原因才是看待死者死亡价值的意义所在。


在我的心中,李金川同学的一个铜像一定树立在高密试验中学的中心,李金川同学用自己的死,牢牢地把几个教育行业中的败类牢牢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倘若他不是用这种极端付出生命代价的方式,他对老师的批评,他对现代教育制度的控诉,又有谁听得进去,谁会把他的话当回事!


李金华同学的个性一点也没有被扭曲,他是因为不肯被扭曲,不肯背叛一个真实的自己才慷慨赴死的。李金华的死,和当年陈天华跳海唤醒民众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李金华的死不是搅扰打乱了高三学生的生活,也许他的死将要换来所有学生教育环境教育风气的好转,让所有的学生从中受益,就像当年孙志刚被收容站打死换来收容制度的终结。


李金川为什么要死?因为他不愿意活在这个肮脏的社会,因为他天性健康不愿意被扭曲,不肯被这个异化的教育机制任意的加工处理。反思一下我们自己吧,生活在这个不健康不理想的社会你感到痛苦没有,你感到不自在了没有,有多少人抛弃了善良纯真的自己甘愿做这个粪堆一样的社会里的蛆虫,在这屎尿里美滋滋的爬呀拱呀,如此的享受生活。他们最高的旗帜就是适应这个已经无耻的社会,因为只有让自己丧尽天良,阉割自己的良心,让自己变得无耻才能适应这个无耻的社会。


看看我们这个社会吧,当一大群中华儿女,接受了竞争意识的熏陶,为了一个公共汽车上的座位哪一点蝇头小利也算不上的利益,争先恐后挤作一团的时候,你为这个民族感到悲哀和难过吗!


当我们每一次聚会,看着广场遍地的垃圾迎风起舞的时候,你为这个礼仪之邦感到脸红和痛心吗?


当我们的灵魂工程师,把分配学生座位这点权利化作榨取学生家长的剩余价值,实现自己利润最大化的时候,你为教育产业化的改革感到悲痛和愤怒吗?


当成千万上亿的学生变成了文凭的奴隶,被已经流水线工业化的教育机制,成批定点加工的时候,你曾为祖国的前途命运感到担忧吗?


你们谁能领会龚自珍在《病梅馆记》既泣之三日,乃誓疗之的痛心情状。在我的眼中,所有的学生,为了一纸文凭,纷纷阉割自己神圣的探求好奇心,甘愿做文凭王国中的太监,任人驱使获得一点社会利益的残羹冷炙。而在我的心中却始终悬挂这样的誓言,文凭我所欲也,真理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兼得,舍文凭而取真理也。


如今我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却如同掉进冰窖一样感到刺骨的寒冷,看到的满眼都是漂亮的傻瓜,潇洒的白痴,不知道个个脸上写满了无知。


他们一个个有眼睛却不懂得寻找,有思维却不知道如何判断,有意识却没有意志,有精力却失去了最有价值的目标。那个渴望真理的眼睛在哪里!那个积极奋发的斗志在何方?这难道就是我早年梦寐以求的大学!这就是大学生应该的生活!


李金川同学慷慨赴死了,他用自己的19岁的生命对这个社会做出判决,他死去的价值不知要比那些活着的行尸走肉高昂多少倍,李金川用自己的死注解了教育产业化改革思路的所有成果。


李金川就像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一样,用自己的死炸毁教育产业化改革的四通八达的桥梁,是李金川的战友,应当为李金川报仇,奋勇前进!


(尽管几个自感利益名誉受损的老师还在网络上变换马甲打黑枪)胜利属于李金川和他的同类。





2009年11月24日22: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