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五章 商旅冲动 第三节 再见老情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三节 再见老情人

岳文平也当了老板,而且看起来比周飞这个老板要体面多了,这是周飞始料未及的。岳文平打电话给周飞说,自己下岗了,准备跟人合伙开一家“洗浴中心”问周飞有没有兴趣回去帮他做管理。这事要是搁在三个月前岳文平提出来,周飞说不定还真动心了。

岳文平下岗是因为报社被纳入了新成立的省报业集团,一个县小报养了十多个记者,这是任何一个自负盈亏的企业都无法接受的。一没文凭二没个性,守在里面混吃等死的岳文平被清理当是情理之中。岳文平没有难过,甚至还庆幸自己再也不用当那个“御用文人”了,结束了这狗一样的人生。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契机,他是没有勇气跳开现在的生活模式的。岳文平是在八个被清理的记者中,唯一一个微笑着离开的。这一年,岳文平二十七岁,当了整整五年记者,而摆在他面前的,是远比周飞坦途的人生。

周飞问岳文平:“你小子哪里来的钱去开洗浴中心?那生意,可不是谁都能赚钱的!”

岳文平神秘地笑道:“我背后有个手眼通天的大老板,在天江,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他给我股份,我只要帮他数钱就行了!”

周飞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道:“不会是单老板吧?”

岳文平开怀大笑道:“姓单的算个老几?我那个老板要姓单的今天死,他就不敢明天亡!”

这种事情,已经超出了周飞的理解范围,他也没有兴趣往更深里研究。

答应考虑几天的周飞,最终还是回绝了岳文平的邀请,不仅是因为面子的问题,他想得更多的是自己的理想。当然,凌雁也绝对不会答应,周飞笑着征求凌雁的意见,凌雁说:“你绝对不是个出污泥而不染的人,到了那种地方,你还能顾得了我吗?”

周飞感觉得到岳文平邀请他是非常诚恳的,这么多年来,周飞一直把他当作最知心的朋友,自己欠他的太多了。周飞决定回家一趟,参加“洗浴中心”的开业典礼,也算是对岳文平的一点补偿吧!

“维纳斯洗浴中心”典礼的场面,用奢华来表述都显得太过苍白。这个独立的五层欧式风格的建筑,正居县城的闹市中心,四颗红色的巨型汽球高悬在半空中,通往这里的几条道路两边彩旗飘飘,沿街站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中心那些穿着伪军服,戴着贝雷帽的保安,间或几个穿着制服的交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手忙脚乱地指挥着前来庆祝的各种车辆。

“维纳斯”门前横穿而过的大街干脆施行了交通管制,所有无关的车辆与行人要想去中心的另一边,必须得绕行一公里。这样的排场,只有不到十万人的小城寡民恐怕一辈子也没见过。中国人组织喜庆活动有天生的卓越才能,只要锣鼓一响,观众就会源源不断,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当日之盛况,一点都不夸张!

周飞没有拿到岳文平签发的请柬,更没有开着豪华的小汽车,他决定回来参加典礼,事先并没有通知岳文平,他是想给这个老朋友一个惊喜。他好不容易拽着凌雁从人堆里挤到第一排的周飞,看到这个场面,就开始后悔了,他觉得自己有点太自作多情了,这里的一切无不显示出主人公的身份显赫,自己一个平头百姓,跟这里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谁都不会相信自己这个土包子会跟这里的岳老板是曾经穿着一条裤子的兄弟!

在保安不耐烦的盘问后,周飞决定离开这里,马上离开!凌雁抱紧周飞的胳膊小声提醒到:“不管怎么样,既然专门回来了,怎么样也要给岳文平打个电话!”

岳文平的电话一直占线,今天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宠儿,也许,他并不在意有这样一个老朋友站在人群里翘首以盼,需要他招呼的有头有脸的人太多了!

秦芳早在周飞跟保安商量的时候,就在对面看到了他,这个依旧风情万种的女人正在给岳文平的“洗浴中心”开业典礼客串礼仪。跟她站在一起的,是二十多位身着大红旗袍的绝色佳丽。秦芳没有上前,而是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拿着对讲机的保安。

就在周飞和凌雁转身要挤开人群离去的时候,两个保安将他们请进了“维纳斯”的一楼大厅,那里摆放了数不尽的花蓝,在挂满匾额的四壁,单老板那个金光灿烂的匾额没有上墙,被放在了一个很不显眼的角落。

周飞怎么也不会想到,能在五年后碰到自己的初恋情人,那一刻,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凌雁刚好又在身边,失态是不可避免了。

就在周飞东张西望,满世界地找岳老板的时候,秦芳从背后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背,大叫:“周飞!”

周飞吓了一跳,愣在那里没有马上转身,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也能在瞬间分辨出。秦芳没有等周飞转身,直接绕到了周飞的面前,伸出右手歪着头笑道:“怎么?发财了,连老同学也不认识了?”

周飞尴尬地笑了笑,伸出手轻轻地握了握秦芳的手,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秦芳却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双丹凤眼狠命地盯着周飞,大笑道:“觉得很意外吗?看来我出现的不是时候,我老了,你可是一点也没变!”

没等周飞说话,秦芳又将手伸向一旁的凌雁问道:“也不介绍一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漂亮的小姐应该是嫂子吧?”

凌雁有点害羞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周飞笨拙地介绍道:“她是我女朋友凌雁,这位是我和岳文平的老同学!”

凌雁这时却落落大方地招呼道:“是秦芳姐姐吧?我早听周飞讲起过你!”

秦芳有点意外地笑笑,转移话题问道:“你们是专程回来的?我怎么没听岳文平说你们要回来呢?”

周飞有点酸酸地说道:“算是吧,早知道这么大排场,我就不回来烦他了!”

秦芳说:“岳文平是个大神,估计算到了你要回来,我是他请来专门接待老同学的,好多天前就叮嘱我说今天会有神秘的客人到场,要我好好侍候着。不是你,谁能享受到岳总这么高规格的待遇?”

周飞不置可否,问道:“这家伙人呢?”

秦芳说:“他忙得够呛,这会儿正陪着几个大领导在参观呐。没关系,岳总专门在四楼的西餐厅里给我们老同学留了个包房,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肯定会来敬酒!”

周飞掏出红包说:“这个给你收着吧?”

秦芳笑道:“岳总专门交待了,老同学的红包一个不收,否则,他跟我急!”

周飞没再坚持,对秦芳说:“要不,你先忙着去,不用管我们,我们到处转转!”

秦芳说:“也行,你是第一个到,那几个同学都约好了,一会儿组团过来,到时我们一起上去!”秦芳说完,拿了两支矿泉水递给周飞和凌雁,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秦芳走远了,凌雁狠命地掐了一把周飞的后背,朝着门口努努嘴,小声说道:“老情人见面,你也不去陪陪人家,跟我这里瞎呆着干嘛?”

周飞痛得嘴巴“咝咝”作响,一把搂过凌雁问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讲过她叫秦芳了?”

凌雁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这人太阴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事瞒着我呐!”

周飞说:“你跟我讲,到底是谁泄密的?是不是我老妹?”

凌雁说:“你问那么多干嘛?反正我就觉得你这人城府太深了!怪不得上次回来躲在家里不出门,是怕人家抱着孩子找上门吧?”

周飞笑道:“好,你不说,我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跟老情人过!”

凌雁一脚踩在周飞的脚背上,没好气地说道:“我呸,你可就得了吧!就你那点胆子,见到老情人脸红得跟个猴子屁股似的,我都觉得丢脸!我还真纳闷了,你那伙夫的模样,人家长那么漂亮,当年怎么就瞎眼看上你了?是被人家甩了吧?”

周飞嘿嘿乐,照着凌雁的额头“吧唧”就是一口,揶揄道:“人家不要的,你不照样当作宝贝?”

凌雁气得,大叫道:“我非……”话没说完,看了下四周,又照着周飞的脚狠命地跺了一脚。

周飞见到岳文平的时候,一群老同学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周飞没喝酒,秦芳也没有喝酒,但秦芳的眼睛却是红红的,因为有凌雁在,秦芳几乎没有再主动找周飞说话,周飞更不知道跟她讲什么。岳文平只呆了不到五分钟,这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年轻的总经理,面对一群老同学,并没有厚此薄彼,对周飞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直到喝完一圈酒,他才伏在周飞的耳边说道:“兄弟,今天没办法照应到你了,我知道你是专门为我回来的,等忙完这几天,我们再好好聚聚!”

岳文平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或者说他没有来得及兑现。参加完开业典礼后的第三天,周飞和凌雁就匆匆地赶回了深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