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云门禅人:现在的“优秀教师”

与朋友一家聚会。谈起他的儿子进入了成都一所重点中学的重点班,这位朋友对现在的教育深感忧虑。




他讲到,他的儿子除了要完成学校正常功课外,还要参加一位优秀老师的周末补课。该优秀教师是他们校区考试出题小组的成员,也是联考的评委。他每个周六和星期天有四个补习班。每班收徒约30人。每堂课交费200元。一个周末下来该老师就有大约24000元收益。可谓生财有道矣!但是,不是特别关系还不容易成为其门下弟子。




自从他的儿子进入这位老师的私家课堂后,原本属于一般水平的成绩,立刻得到突飞猛进。禅人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复出了代价,也算有了收获吧!”




朋友讲,其实不然。其中大有玄机。而他的忧虑也在于此。




原来他的儿子自从参加了这位老师的补习班后,许多的考试成绩都拿到了高分。其诀窍就在每堂的补习班,这位老师都是给参加者习题做。当这些学生再回到学校考试时,常常就会考到补习班上做过的功课。有些考题类似,有一些考题连题目都是一字不差。如此一来他的儿子自然就由普通的成绩跃近到前列了。




如此一来,小孩到底有没有学到真才实学不得而知。但却学到了偷奸耍滑、旁门左道。常此以往,这些“优秀教师”为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培养什么样人才,也就真是令人堪虑了。




或许,这正是深入实践猫论得出的“硕果”吧!




也怪不得,古人有下面的故事,专门讽刺这类“腐流”:鼠与黄蜂结为兄弟,邀一秀才做盟证,秀才不得已往,列为第三人。一友问曰:“兄何居乎鼠辈之下?”答曰:“他两个一会钻,一会刺,我只得让他罢了。”




可见自古以来,如果这类“优秀教师”不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在猫论大行其道的社会氛围里,他们就一定会向往“钻刺”之术,甘居鼠辈之下。



本文内容于 2009-11-23 21:32:33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