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首例高级将领被杀案

警用品收藏 收藏 2 2338
导读:1970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不同寻常的消息———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yang委员会委员、中共中yang军事委员会委员、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谭甫仁同志,于一九七0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昆明不幸逝世,终年六十岁。因文中并没有像通常的讣告中披露死亡原因及“医治无效”等字样,故引起诸多猜测。 将军喋血 1970年12月17日清晨5时许,在昆明军区大院的第32号院中,啪!啪!啪!接连响

1970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不同寻常的消息———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yang委员会委员、中共中yang军事委员会委员、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谭甫仁同志,于一九七0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昆明不幸逝世,终年六十岁。因文中并没有像通常的讣告中披露死亡原因及“医治无效”等字样,故引起诸多猜测。


将军喋血


1970年12月17日清晨5时许,在昆明军区大院的第32号院中,啪!啪!啪!接连响起了令人震惊的枪声。


执掌云南党、政、军帅印的谭甫仁中将及夫人被刺身亡,举国震惊。周恩来总理于12月17日6时就接到了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昆明军区副政委周兴的报告,当即作出三点指示:一、全力组织抢救;二、作案者可能来自内部,要抓紧时间破案;三、立即成立专案小组,由周兴负责,公安部派人协助。


传达了周总理的重要指示,昆明军区当即成立谭甫仁、王里岩被害案侦破小组(简称“017专案组”)。


专案组将案发当晚住在32号院内的6个人全部进行了隔离审查。


现场勘查发现,院西北角墙外凳子上留有两个清晰的解放牌胶鞋印。院墙内有一个白色的皮鞋包装盒,上面也有一个清晰的解放牌胶鞋印。院墙内外都有新鲜的蹬蹭痕迹。厨房的前后窗户都是开着的,窗台上和临窗的案板上都留有相同的胶鞋印。据此判断,刺客是从军区北门进入大院(军人随便出入,不受检查),绕过司令部大楼走到干部大食堂,从食堂中偷出一把凳子放在32号院西北角的外面,踩着凳子越墙进入了32号院,绕过养鱼池,因厨房通向养鱼池的后门上了锁,故从后窗跳进厨房,又从厨房的前窗跳入前院,通过小长廊溜进小洋楼,作案后又顺原路逃离现场。


现场勘查人员从楼外和楼上两个中心现场共搜获8个手枪弹壳和5颗手枪弹头(其中从楼上发现3个弹壳、2颗弹头,从楼外院内发现5个弹壳、3个弹头),加上医生从谭甫仁臂骨中取出的一颗弹头,共获得8个弹壳、6个弹头。经鉴定均系同一支五九式手枪发射。


查枪毫无结果,所有佩发的五九式手枪一枪一弹不少。这使专案组大惑不解。


其实,查枪工作尽管看起来力度很大,但却留有一个死角———


那就是军区保卫部自身,结果出现了严重的“灯下黑”。原来,保卫部的保密室中就保存着一批备用的五九式手枪,而且枪弹混存。32号院血案发生后多日,保卫部人员整天忙忙碌碌地去检查别人,却偏偏忘记了检查自己的枪。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还真发生了:在全军区检验枪支后的第九天,当保卫部副部长王庆和要用枪时,发现锁在保险柜中的五九式手枪竟少了两支,并且还丢了20发子弹!奇怪的是,保密室的门窗没有撬动痕迹,保险柜的暗锁也完好无损,而里面的枪弹却不翼而飞,显然具有内盗的嫌疑。


谁是凶手


专案组成员在军区政治部家属院走访时,住在该院的8岁男孩马苏红反映,12月17日清晨5点多钟,他用木盆顶着的小屋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一个穿军装的胖胖的大个子,脸庞圆圆的,好像还满头大汗。他冲着睡眼惺忪的马苏红问道:"陈汉中科长住在哪儿?"马苏红指了指上边,回答道:"就住在楼上。"那人转身就往楼上去了。


经走访住在楼上的陈汉中的妻子,她证实,那天早晨5点多钟,她还没有起床,未拴住的房门突然被推开,来人开口就问:"陈科长在家吗?"她说:"不在,到上海出差了。"那人一听未进屋,就转身走了。她提供的该人身材特征与马苏红所反映的完全一致。


过了约七八天,马苏红放了学往家走,正好与住在同院的王冬昆同学走在一起,这使他突然想起,那天早晨他所见到的那个胖军人很像是王冬昆的爸爸。专案组拿来一张包括王冬昆的爸爸在内的集体照片让马苏红辨认,马仔细地逐人看了看,然后果断地指着其中一人说:"就是他,他是冬昆的爸爸。"专案人员愕然了。原来,王冬昆的爸爸叫王自正,是军区保卫部刚提拔不久的副科长(副团级),因被原籍老乡检举有历史反革命问题,正在被隔离审查。按说,王自正的身材长相同马苏红等人所见到的可疑人完全相符,但他此时正被隔离在西坝原战俘管理所内受审查,他的住室中有保警队员日夜陪伴监视,门外有一个班的战士24小时轮流看守,他怎么可能在监管人员的眼皮子底下溜出来盗枪、杀人,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回躲藏呢?所以,不少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原形毕露


12月31日,当专案人员领着马苏红走进西坝俘管所大院时,王自正正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插在裤兜中扫院子,马苏红一眼便认出了王自正,脱口说道:"是他,就是他!"


这话被王自正听到了,他抬眼一看这个小家伙不禁大惊失色,急忙转过身去,强装着镇静继续打扫着院子。王自正的反常表现自然逃不过专案人员的眼睛。


31日晚上10点半左右,陈汉中、李伯志来到王自正的隔离室,陈以平淡的口气对躺在床上的王自正说:"王自正,起来,拿上你的缸子,到饭堂去一下,有点事。"王自正下了床,就在他穿上鞋子的一刹那,突然从被子底下摸出一支五九式手枪,转身对着陈汉中和李伯志"啪!啪!"各打一枪,二人应声倒在门口。值勤的战士听到屋里响起枪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王自正拿着手枪冲出来,一边对着战士打枪,一边拼命地向西南角厕所处跑去。这时,枪声把住在南屋的全班战士也都惊醒了,他们纷纷提着枪跑出来对着王自正放起枪来。


王自正见战士们一边打枪一边追来,就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经检验王自正自杀的五九式手枪,正是保卫部被盗的两支手枪中的一支,但不是杀害谭甫仁夫妇的那一支。


王自正是不是真凶?还得从一封来自河南省内黄县武拐公社的检举信说起。检举信缘起于1947年7月武拐村富农分子王某纠集其堂弟王志政等数人,枪杀了本村武委会主任武不会的一起反革命报复案件。解放初期,首犯王某被我人民政府镇压,而王志政却一直逍遥法外。有人反映,王志政有一次跟家人的通信地址好像是"昆明靖国新村50号"。于是,革委会以王志政亲友的名义试探性地给这个地址发去一封信,但不久信被退回来,理由是"查无此人"。


武拐公社革委会的办案人员仍不放弃,他们干脆把检举信寄给了云南省革委会。不久这封检举信转到了革委会人保组。其时,昆明军区保卫部的何凤毓科长恰巧在该组支左。他看过检举信之后,认为"王志政"很可能就是保卫部的王自正,便将此信转给军区呈报了政委谭甫仁。谭甫仁鉴于此事重大,便提交军区党委进行了研究,决定先派人到其家乡进行调查核实,如情况属实则立即将其进行隔离审查。


王自正被隔离审查之后,因该案的首犯已被处决,死无对证,所以检举揭发的主要事实难以查清,王自正一直被隔离审查了7个月结不了案。处于绝望中的王自正不甘心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他在日记中多处流露出要报复杀人的思想,将军区党委会主要领导均列入了暗杀黑名单,但首先目标"还是找头头来吧,谭甫仁是第一把手"。令人费解的是,失去人身自由的王自正怎能轻而易举地摆脱看管人员的监视,又畅通无阻地进入32号院连杀二人,然后再悄无声息地窜回隔离室隐藏?而如果有同谋同伙,那可能是谁呢?


侦查工作紧紧围绕着4个犯罪现场(32号院、保密室、俘管所、政治部家属院)和王犯在被隔离审查期间书写的三本日记,从头做起。


办案人员详细了解了战士站岗值勤的情况,发现这里边有很大的漏洞:12名战士分12班,每班只有一人,一人值两个小时,换岗时需交班的到宿舍去叫接班的,接班的即使能立即起床,中间至少也有三五分钟的空岗时间。


王自正是不是发现并利用了这一漏洞呢?答案是肯定的。


其一,据多名战士反映,王自正经常同挂在大槐树上的马蹄表对表,这个马蹄表是战士们值班时掌握时间用的,王自正将自己的手表与马蹄表相对,显然是为准确无误地利用战士交接班时的空当而做准备的。其二,从王自正的日记中可以看出,他对战士轮流值班情况进行了长时间地观察和研究。其三,王自正的妻子李素云、儿子王冬昆、女儿王冬云都证实,王自正被隔离审查期间,晚上不止一次回过家。李素云交代,有一次王自正拿回去两支手枪,要放在家里,她死活没让放。其四,院西南角厕所的围墙内外有蹬蹭痕迹,地上有杂乱的胶鞋印痕,尺码与王自正的相符。


案情大白


办案人员了解到,王自正当了多年保卫部的秘书,他的办公室就是存放枪支的保密室,枪柜内存放着一批备用的五九式手枪和子弹他是知道的,枪柜的钥匙就放在办公桌的中间抽屉里,换了几任秘书历来如此。秘书从来是兼做枪支保管员,王自正管了几年枪柜,保险柜的密码自然是烂熟于心,并且还记在了自己的日记本。


王自正虽然被隔离审查了,但因尚未定性结案,他依然穿着军装,帽徽领章齐全,况且一般哨兵也不知道他正被隔离审查,因而军区大院和办公大楼他照样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入。


王自正由于工作的关系,以往经常到32号院去,对该院的环境、布局非常熟悉,同院里的主人和工作人员也都熟得很,对院内警卫班松松垮垮、形同虚设的情况也十分了解,因而潜入作案无所顾忌。


认定作案人数的重要依据是遗留在现场的痕迹物证。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作出了科学的鉴定结论:在排除了谭甫仁全家、工作人员、战友等有正当理由留在现场的指纹之外,有3个是王自正留下的,其中一个留在了楼梯口,另一个留在了王里岩卧室的门上,还有一个留在了谭甫仁屋门的外侧。除此之外,现场没有其他可疑人留下的痕迹。这是认定"017案"系王自正一人作案的可靠依据。


经过前后两套专案班子反反复复、曲曲折折长达7年之久的侦查、复查,终于使惊动中yang的新中国首例高级将领被杀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