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树上蜗居3个半月抗议拆迁续:被刑拘

SHENYONGQUAN 收藏 13 3076


老翁树上蜗居3个半月抗议拆迁续:被刑拘

生活:陈茂国每天吃喝拉撒全在树上解决,并用塑料袋装好放到地上处理


工作:树枝上挂着一个喇叭,陈茂国每天高声放着喇叭给村民“宣讲”政策


代价:面容憔悴,身体虚弱,头发像一团野草,根根直立,极像野人一般


本报记者 庞山岚 摄影报道


重庆奉节六旬老人陈茂国,家里1200多平方米的房屋被推倒后,用来修建渝宜高速公路连接道,结果双方在赔付金上相差22万元,他一怒之下爬上自家一棵15米高的桉树“安营扎寨”。3个半月,吃喝拉撒全在空中进行,必备生活用品也用绳子吊上去。




11月18日凌晨,经当地一家媒体出面协调,有关单位愿意再支付22万元的补偿费,陈茂国终于“走”下他的“树房”。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此结束,然而,就在其下树的当天下午,当地公安机关却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其抓获,并于11月19日1时刑拘,现羁押在奉节县看守所。


为补偿


老人上树“安营扎寨”


现场:边啃红薯边放喇叭讲政策


陈茂国家住奉节县朱衣镇帽峰村二组,以前在当地开有一家百货商店。他家被推倒的废墟旁,一棵约15米高的桉树显得高大挺拔。在离地面约12米高处的树枝间,搭有一个窝棚。窝棚上端挂着陈茂国的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照以及卫生许可证等证件,旁边树枝上还挂着一个喇叭。每天上午9时左右,陈茂国从树上放下一根绳子,在树底搭有一个棚子居住的妻子沈正兰来到树下后,将早早煮熟的红薯放进一个白色塑料袋中,然后用放下来的那根绳子拴住,陈茂国再将口袋拉上去。随后,陈茂国左手拿着红薯啃了起来,并高声放着喇叭给村民“宣讲”起政策来。


沈正兰清楚地记得,丈夫是8月3日上午10时爬上这棵树的,至今已有3个半月的时间。


讲述:塑料袋裹头抵挡狂风暴雨


陈茂国介绍,他爬上树后,从下面吊了大大小小60块木板,用铁丝捆在树枝上,搭成一个只能半躺的“窝棚”。每当狂风暴雨袭来时,窝棚顶端的被单就会被淋湿,这时他会用事前备好的


小塑料口袋裹住头部,抵挡暴雨侵袭。


“他在上面日晒雨淋,经常生病,他又不愿意下来,我们只得把药物让他拉上去。”沈正兰伤心地说,每天的吃喝拉撒,丈夫全在上面解决,并用塑料口袋装好再放到地面上处理。


陈茂国说,呆在树上日晒雨淋确实难受,特别是近段时间气温只有几度,寒风袭来,大树摇摆,他冷得直打哆嗦。“他上树前有110多斤,现在可能只有不到80斤了。”


原因:房屋被推赔偿相差22万元


陈茂国介绍称,他夫妻俩从1981年起开始做酿酒生意,后来又开百货店,家中建有两楼一底共1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全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后来,规划中的渝宜高速公路奉节连接道,必须经过陈茂国的家。2008年12月底,陈茂国的家被强制推掉,有些百货也被压在墙根处。


对此,朱衣镇党委书记、朱衣片区新城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任泽斌介绍称,根据国家的相关政策,陈茂国的1200多平方米的房屋共补偿了39万余元,抵扣给他们全家的3套共270平方米的住房,实际应给他们31万余元,而相关业主方也同时答应给他们26万元的百货和酿酒原料等损失费。面对这58万元的赔付,陈茂国则称,自从房屋被推掉至今,他们一直没有营业,再加上其他方面的损失费,至少要求赔偿80万元。


谈妥了


老翁3个半月终下树


记者协调谈妥赔偿老人下树


此事引起了重庆一家媒体的关注,愿意从中撮合协调。17日中午,该报记者来到这棵桉树下,陈茂国的二儿子陈元告诉该记者,他们全家对房屋的补偿没有意见,但因百货的损失太大,他们希望在这方面能增加22万元的补偿,也就是共补偿现金80万元。获知这一消息后,该报记者迅速将情况反馈给了朱衣镇党委书记兼朱衣片区新城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任泽斌。不久,任泽斌回话,该事具体由业主单位国平集团来负责处理。18日凌晨1时,经紧急磋商,国平集团最终同意增补这笔费用给陈家,并给陈家开具了一张80万元的现金支票。


身体虚弱头发直立犹如野人


18日凌晨5时左右,陈茂国在树上放下软梯,从树上下来。“整整3个月未下地的他,左脚刚一着地,突然身子一软,险些摔倒在地,陈的3个儿子马上将他扶住。”村民陈治亮说。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