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4.html


敌人果然愈来愈近来,有三个小鬼子组成的特工小队,背负着作战装备,鱼贯从沼泽地穿梭前进。越南人真他妈的穷,连块遮雨的塑料布都没有,他们戴着越南特色的大斗笠,上面缀满了伪装用的鲜嫩枝条,像野猴子一样在泥泞的路上跳跃穿梭。为首的家伙好像扛着一副带三脚架的观测镜,后面还有两个跟班的。由于距离太远,林浩然无法确定他们携带的武器,但他能肯定他们是越军的炮兵前沿观察员,其兵种性质属于侦察兵,而且是炮兵里的侦察兵,是一种专业侦察兵,因为是他们是直接为炮兵服务的,他们掌握一套属于自己的独门绝技:那就是为炮兵矫正弹着点,炮兵观察员很少自己来执行任务,由于其任务的特殊和身处环境的险恶,一般都是由步兵侦察兵来配合完成,步兵侦察兵通常要给他们当向导、当警卫。因此,后面两个跟班绝对是身经百战的越南特工,他们手上一定粘满了法国人或者美国人,甚至是柬埔寨、中国人的鲜血,林浩然心想,对付这种老练的特工,一定得小心。

昨天傍晚,这个特工小组秘密潜如我军阵地前沿,窥查到林浩然所在的三连的隐蔽工事,立刻呼叫来炮火,无数发炮弹划破天际,顿时吞没了二十多条人命。尝到甜头的小鬼子们,今天又来行动了。

说实在话,从军人角度考虑,林浩然很佩服越军士兵的吃苦精神,他们上很陡的山不歇气,跑得很快,都是光脚丫。他还看见他们分饭吃一人一碗,没有多的,碗里只有糙米饭,没有菜,也不知他们怎吃得下,他们经常翻越丘陵和峡谷、陡峭的山脉、大面积的灌区,经受寒冷和酷暑去执行任务,但是,越南当局的称霸野心让这种吃苦精神只能是成为它受苦受难的枷锁!

咱中国人有句俗话:走多夜路碰到鬼,这帮阴险的家伙,今天又急着赶来。目标越来越近了,林浩然也慢慢紧张起来,眼睛死死贴着狙击镜孔,T字型的狙击线上敌人,牢牢掌握在他扣着扳机的右手食指上。

79式狙击步枪比原来的56式半自动步枪先进很多,该枪是边防哨所和步兵狙击手使用的单兵武器,主要杀伤中、远距离上的单个重要目标,射击精度较好,有效射程远,重量轻,机构动作可靠。配有4倍放大率的光学瞄准镜,减小了瞄准误差,提高了射击命中率。本枪采用导气式复进,只能行单发射击,具有射击精度良好,有效射程远,重量轻,机构动作可靠等特点,采取10发弹匣供弹,发射7.62毫米53式枪弹,有效射程1000米。射手在光学瞄准镜精确锁定目标非常容易。这把狙击步枪和枪法如神的狙击好艘结合在一起,绝对是每一个敌人挥之不去的噩梦。狙击手,这个特殊的称谓,带给人们的印象,是一种即冷酷又浪漫的联想,着个很有震慑力的称谓,总是隐藏着黑暗中的杀机。

灰蒙蒙的天空依旧淅淅沥沥的飘着雨滴,稠密的雨帘和潮湿的水雾使视野变的很模糊,敌人就是乘这样的恶劣天气出来行动的,林浩然想让这几个特工尽量放近点打,才有足够的把握,将他们精确的逐一狙杀掉。

这种蒙胧的雨天,即减少了狙击手暴露的危险,而且可以将狙杀的目标放的很近,这样射杀起来把握较大,即便敌人想转身逃跑,子弹依旧追杀的到。

峡谷中不断吹来湿冷的空气,沼泽地带的苇草杆因此高低起伏,三个特工的身影忽隐忽现,终于草那茂密的草丛中钻出来了,沼泽地的边缘,是那片开阔地,草木稀疏,乱世狼籍,地表有很多深深的弹坑。

林浩然从放大4倍的狙击镜孔,看到那三个猥琐的人影,失去了植被的保护他们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这回总算看清楚了,这个特工小组各有分工,最前面那个扛观测镜的,是个炮兵观察员;中间扛着和他手中相似的苏联SVD狙击步枪,八成是个担任护卫的狙击手;最后面的那个家伙,背了台861步话机,后背有根长长的天线,估计是个通讯兵。对方的活力也很强大,除了那个狙击手,其他两人都装备了火力强悍的苏联AKM自动步枪。

望着这群家伙得意洋洋的嘴脸,林浩然猛然想起昨天牺牲的战友,眼睛里立马喷出复仇的火焰,浑身充斥着杀戮的欲望。